第七百九十章 尖叫的墙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九十章 尖叫的墙

正当凌默进入走廊的同时,五楼的一个角落里也突然有了动静…… “刚闯进来的那个,精神力还不错嘛,判断力也还行……”一个男人吐出了一口烟雾,说道。 旁边则有个少女意兴阑珊地问道:“涅槃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是那两个人。”男人有些不太肯定,他一只手揉着太阳穴,显得有些疲惫。 “那就先困着他呗,好不容易碰到了线索,不能就这么错过了。”说到这里,少女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粗暴,“他要是捣乱,就留给我去收拾好了。” “不用不用!”男人连忙说道,“我跟他玩玩,你歇着,请务必歇着。” “那你顾好正事啊……”少女嘱咐道。 “放心吧……哎!我晕!” 听着男人发出的惊呼声,少女也立刻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她那有消息了吗?” “不是……”男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不过语调却变得有些兴奋了,“我看错了啊,他不是不错,而是很强!” 说着,他又“啪”一声点燃了一根香烟。 …… 一进入五楼的走廊,凌默就明显地体会到了一丝不同。 光线的昏暗,还有这诡异的寂静…… “嘎吱……嘎吱……” 脚步声就仿佛被刻意放大了似的,稍微走快两步,都会感觉有人正在跟着自己。 “不太对劲……” 凌默很快就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之后,就抬手在墙壁上敲了一下。 “咚!” 伴随着一声闷响传来,墙面顿时鼓动了一下。 没等凌默反应过来。一张扭曲狰狞的面庞就突然浮现了出来。 这张脸被蒙在那层墙皮之下,嘴巴大大张开,径直咬向了凌默的手指。 隔着墙皮,凌默都能看见它嘴里的尖牙,还有那双空洞的眼睛。 “啊!”一丝若有若无的尖叫声也穿透墙体传了出来。 “尖叫的墙吗……” 凌默一动不动。甚至连手都还放在原处。 “啪!” 随着触手快速抽过,这张脸顿时闭上了嘴巴,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果然啊,不光是视觉,听觉和触觉也受到了影响,只有精神力例外。” 凌默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精神触手能帮他辨认出幻境和真实,也能帮他破除眼前的幻境,但他的肉眼却还是受到影响的。 “这样的话,可以选择闭眼吧?只要将最重要的视觉关闭掉,其他影响无视就好了。”黑丝建议道。 “不用了,幻境本身还是依托着这座医院形成的。至少在大体格局上不会发生改变,闭着眼效果不大,反而耽误时间。” 凌默摇了摇头,又望向了走廊深处:“我就是觉得好奇,对方既然是要抓人,干嘛不弄得简单一点?这么复杂,用来困人还差不多……” 这话说出来。凌默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可一想到那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他顿时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应该不会吧……” 头顶的尸体渐渐增多,一开始凌默还能专挑缝隙绕过去,到后来就只能贴着墙边了。 余光瞥见的全是垂在半空中的双脚,这种感觉注定不会太舒服…… “数量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些尸体竟然没有一张脸是重复的啊……这人是有多喜欢幻想尸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很强啊!”凌默忍不住感慨道。 “每具尸体都要看一眼的人也很强啊……”黑丝念着。 吱---- 没走多远,走廊深处就突然传出了一声轻响。 这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刮擦着黑板,不仅刺耳,而且来得突兀。 “果然是要拖住我吗……而且还偏偏把这种令人讨厌的声音幻想出来了……” 凌默刚顺着声音来源望去。背后就突然蹿起了一股凉意。 不用想他都知道,大概是有什么盯上自己了…… “兹兹……” 在他抬头的一瞬间,青白色的灯光也突然亮了起来。 “我去,还带灯光效果的……” 凌默下意识就想转过头去,却被一束目光吸引了注意力。 在那一圈吊着的尸体中。有一具正死死地瞪着他…… 这尸体穿着一身女性病号服,头发垂在两边,肤色惨白,一双泛黄的眼珠子正对着他。 和凌默对视了一秒后,这尸体的脖子突然晃动了一下,发出了“咔嚓”一声轻响。 同时她的嘴巴也微微张开,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极为嘶哑的声音:“我好……” “啪!” 随着触手激射而过,这具女尸顿时化为了乌有。 “差点以为会让人假扮尸体挂在这里,趁机偷袭我呢,结果是我多虑了啊。”凌默说。 “一般人没办法假扮尸体的吧,而且为什么你的语气听着很失望啊?”黑丝疑惑地问道。 “碰到人就可以先问问情况,搞错了我就可以撤了嘛……不过对方连这么好的机会都放着不用,说明这人没有将活体纳入幻境的能力,至少不会改变其他活体的形象。”凌默说道。 对方的幻境无论是真实度还是完成度都相当惊人,但也不是真正完美的。 活体拥有自己的精神力,且无法完全按照对方的意志来行动,因此要伪装起来并不容易。 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后,凌默对自己全身而退的信心就更多了一些。 说着,凌默就已经来到了第一间病房的门口,但他看了一眼后,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相反,在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念念有词地往左边踏了两步,这才伸出手去,按向了墙壁。 “你这是要穿墙啊!”黑丝叫道。 “刚才只是幻觉,如果相信那里是门,走过去就会撞墙。另一种可能就是真的以为自己穿门而过了。结果却在原地持续踏步。不过在四楼的时候我就已经记下了每道门的距离,就算略有差异,应该也不会太大才对。如果记忆出错,还可以用触手来确定方位。”凌默在脑海中说道。 “是这样啊……”黑丝若有所思地答道。 “不过你怎么还在啊,于诗然还没跟你交班?”凌默突然问道。 “她在啊,我们一起听呢。你要不要跟她说话?以我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为你们俩建立短暂联系……” 凌默那个“不”字还没冒出来,脑海中就已经响起了于诗然的声音:“香肠!” 丧尸萝莉的声音相当清脆,但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圆润的感觉。 这显然是因为信号问题所导致的了…… “……代它向你问好。”凌默无语道。 与此同时,凌默已经诡异地穿过了“墙壁”,出现在了一间病房内。 也不知是格局不同。还是幻觉所致,这间病房要比楼下的病房大得多。 普通病房只有两张或三张床,但这里却有八张。 不仅如此,大部分床铺都被帘子隔开,一眼难以看清全貌。 窗户没开,外面也是漆黑一片,但屋内的帘子却突然晃动了起来。 “呜呜……” 一阵低低的抽泣声突然响起。在寂静中听着格外清晰。 “已经失败了一次,却还是不肯放弃吗……” 凌默表情不变,脚下已经朝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微微晃动的帘子后,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影背对着凌默,正蹲在一张病床旁边。 从它起伏不停的后背来看,发出哭声的就是它了…… 凌默又朝着周围张望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幻影后,这才将注意力又转回了它身上。 “按照一般鬼片的尿性来说,这个时候如果走过去拍着肩膀问一句没事吧,百分百会转过一张鬼脸来……”凌默一边想着。一边就已经走了过去,抬手就拍,“没事吧?” “喂,你干嘛要问啊!”这次倒是于诗然跳出来了。 可惜她话音刚落,凌默的手掌就已经拍了下去。 “呜……” 白影的哭声顿时就停下了。于诗然和黑丝也立刻没了动静。 这一丧尸一变异生物都没见过这种场景,一时间也是彻底惊呆了。 大概在它们的认知中,人类作为猎物,哪有这么诡异啊…… 随着白影撑着床边慢慢站了起来,凌默也往后退了两步。 “说不定会有意恶心我一把,还是先拉开距离以防万一……” 刚这么想着,那白影就已经转过了身来。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幻影形象倒是好看了不少。 它不光穿着一身合体的护士服,还长了一张辨识度很高的脸。 “这不是那位x女星吗!”凌默愣了一下。 护士抬眼看了凌默一眼,又擦了擦眼泪:“你好……” “你能听听我的心事吗?”她一脸期待地问道。 “不能。”凌默斩钉截铁地答道。 “我照顾的病人死掉了。”护士自顾自地说道。 “原来是这种策略啊!这次打算用讲故事拖住我吗?”凌默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可护士却已经抽泣了起来:“明明已经快痊愈了,却为了和我多呆一段时间从二楼跳了下去,结果摔碎了膀胱……” 凌默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触手,眼神中却突然闪过了一丝异色。 他饶有兴趣地盯着这名护士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打断道:“你就是那个幻境制造者吧?” ps:我高估了自己的恢复能力啊!我今天补不上了qaq,推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