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食人梯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八十九章 食人梯

“这道选择题还真是简单粗暴啊……”随口感慨了一句后,凌默的目光就转向了楼上。 蠕动的血肉几乎将楼梯完全覆盖住了,甚至连墙壁和天花板也是如此。从血肉中长出的利齿则反射着寒光,同时不断地发出“咯吱咯吱”的磨牙声,令人望而却步。 “食人梯吗……” 凌默略作思考后,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不是还有壁虎方案吗?”黑丝提醒道。 “不要随便给我命名啊!非要说的话也给我换成xx侠啊!” “何必在意这种细节……” “这不是作为宠物的本分吗?” 凌默一边抬脚,一边解释道:“不是我不用,而是那个办法已经没用了。当我开门的那一刻,对方就已经发现我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正大光明地走上去。” “身为潜入者还真是振振有词啊……”黑丝啧啧说道。 “我还想问你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呢……” 说话的同时,凌默的这一脚就已经坚定不移地踩了下去。 通过凌默共享过去的视野,黑丝也将这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只登山靴刚踩上台阶,下方的血肉就迅速地陷了下去,很快就将整只脚淹没了。同时从血肉中又蹿出了十几根血淋淋的藤蔓形物体,如同毒蛇般沿着凌默的小腿缠了上来。其中一根“藤蔓”高高地仰起,正好将它那锯齿状的口器暴露在了凌默眼前。 虽然这东西没有发出什么瘆人的尖叫声,但光是造型和身上不断滴落的血浆。就足以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更别说它还随时一副会扑过来的样子。更是能给人带去极大的心理冲击。 “没想到还挺完善的嘛……” 突然受制的凌默却还是一脸镇定的表情。仿佛被缠住的根本不是他的腿一样,那条“藤蔓”更是被他无视了:“凡是试图通过这里的人都会陷入这个血肉沼泽之中,接着出现的藤蔓会将受制之人杀掉并肢解,断裂的肢体掉下去后就会被利齿嚼成碎片,最后融入这些血肉中成为楼梯的一部分……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你这是在分析自己的下场啊!”黑丝顿时回过神来,说道。 不过它语气里倒是没多少担心的成分,因为凌默的精神波动仍旧很平稳。 只是对于凌默的这一番说法,它不太能理解罢了。 “怎么会……”凌默的另一只脚也已经踩了上去。他伸手一抓,就将那根“藤蔓”捏在了手里,“这只是对方构想中的结果,不代表会成为现实啊。” 话音刚落,凌默的拳头就猛地收紧了。 那根“藤蔓”顿时抽搐了起来,口器也不断地攻向了凌默的手臂,但在几秒钟后,当凌默的手掌张开时,它却已经化为了飞灰。反观凌默的手臂和掌心,别说伤口了。就连一点血迹都没沾上。 黑丝顿时愣了一下:“咦,是幻觉?” “没错。从走廊到这里,都只是幻境。实际上,只要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的话……” 说着,凌默已经抬脚往上了走了好几步,而刚刚被缠住的那条腿也根本毫发无损。 “……就能轻松通过了。另一个要点就是不能接受这个设定,一旦自己认为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么痛感之类的体验也会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这个连本身存在都很虚假的幻境,也就只能骗骗你这种变异生物了。在我看来,这里的惊吓性要大于实用性。” 凌默也是在有意地向黑丝灌输这些知识,它的幻想投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能算作是一种幻觉型的异能了。 继续开发的可能性不高,但至少也要尽早摆脱简笔画的范畴啊! “到底怎么样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啊,最重要的部分根本做不到吧!”黑丝无语地念着。 “当然之所以会这么简单,也是因为对方构造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阻挡我,而是刚才那两个人。把场景弄得这么夸张,就是要他们知难而退吧。”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怪不得那女人怒气冲冲的,她不是说这里是她的地盘吗?这是被人欺负到家里了啊……” “这话唯独你没资格说吧?不过……你怎么知道对方没有针对你呢?不是说已经发现你了吗?”黑丝感兴趣地问道。 “要是针对我的话,肯定会使用一些杀伤性的幻觉引导吧?比如把向下的楼梯变成平地,让我一脚踩空,又或者把墙壁虚化掉,导致我一头撞上去……这些都是比较简单的手法嘛。” “因为没多大意义吧……” “还记得我关了一次门吧?就是因为发现遇到了幻境,所以想验证一下对方是不是会立刻根据情况做出改变。事实证明,对方在察觉到我之后,也的确想过要根据情况来改变幻境,但最多也只是做到了胃痉挛的程度而已……幻境的大部分情况仍然和之前一样,所以四楼只是有惊无险罢了。”凌默很肯定地说道。 “是胃收缩啊……那这么说,对方是分心乏力了?” 黑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要是许舒涵真的就在楼上的话,现在应该还是安全的,因为这些人类还没抓到她!” “没错……不过对方宁可把我放进去,也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五楼,这一点让我感觉很不妙……说不定,是打着让我自己送上门的主意,要准备一网打尽啊……” 凌默快速跑上了楼,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幻境虽然很容易看穿,但毕竟只是对方所构造出的边缘地带。如果以此来判断对方的实力,那就大错特错了。 而且他要应对的不光是这个精神系异能者,还有隐藏在幻境中的其他人。 “不过,既然是通过影响感官实现的幻境,那倒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凌默想了想,又对黑丝说道,“你们先到附近来,如果发现那一男一女提前回来,就暂时拖一下……” “光是这样啊?哎,太浪费了吧……”黑丝有些不满地说道。 “我先探查下情况,不对劲你再接应,总比两个都跑进来要好。”凌默说道。 这段“食人梯”越往上就显得越干瘪,地面和墙壁上的血肉都仿佛在腐烂萎缩似的,那些“藤蔓”也变成了干枯扭曲的长绳,乱七八糟地挂在周围。 他说话的同时,人就到达了五楼的楼梯口,正站在楼梯边缘向走廊内望去。 五楼看起来一片漆黑,同时还有一股更为浓烈的消毒水气味扑鼻而来。 长长的走廊上,随处可见萎缩的血肉,两边的房门都敞开着,门缝上也连着不少黏稠物。 墙面上还有不少黑液流淌的痕迹,脚下也仿佛多出了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这些都还只是其次…… 真正让凌默觉得瘆人的,是挂满了天花板的那些尸体…… “不是白大褂就是病号服……这人的幻境倒是做得很严密嘛……恶趣味。” 凌默站在原处想道:“要破除幻境的话,最好是能直接攻击到相关的精神系异能者……但从对方先一步发现我的情况来看,估计会是对方先找上我吧……” 在对方的幻境中活动,危险性肯定是有的。但考虑到对方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那名第一个“侵入者”身上,对他恐怕还是以拖为主的。当然凌默也不打算把自己的小命都押在这上面,他还有另一个办法…… “好歹我也算半个精神系的……” 踏入走廊的同时,凌默的精神触手就已经探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