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掌握正确的开门方式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八十八章 掌握正确的开门方式

那一男一女转身上楼的时候,凌默已经出现在了三楼的走廊内。 他特意选了一个靠角落的房间,出来后便朝着楼梯口的方向望了一眼。 “果然还没上来……虽然不能使用精神探测,但脚步声在楼梯中段就突然消失了,这么明显的漏洞谁会注意不到啊……”凌默心中想道。 他这番话基本是当做心声“说”出来的,所以立刻就引来了黑丝的回应:“一般人怎么会在那么紧张的时刻注意到这种细节啊!而且你的注意力不是全都在脚印上吗?何况,我看他们也是在上了楼梯之后,才突然察觉到有人可能跟在后面的吧?说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倒回去查看呢……”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已经关上了房门,就算倒回去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刚才虽然惊险了一点,但至少可以排除那两人是精神系异能者的可能性,这也算一种收获了。”凌默说道。 黑丝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换位思考啊,这是他们的地盘,要是感应到有人,不会直接用精神探测吗?”凌默反问道。 “那……就是感官特别敏锐?或者具备某种特殊的异能?”黑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大概吧……不过他们这么小心,又不是精神系,倒是能利用一下。” 说话的同时,凌默已经沿着走廊往前走了不少距离。 这家医院的建筑布局十分老旧,走廊就一条,一侧是电梯,另一侧就是楼梯口。 凌默正是从电梯那边上来,然后又沿着走廊走向了楼梯口的方向。 他这么做看起来危险。但两边的病房却给他提供了足够的后路,而且只要速度够快,既能将两边的病房探查一遍,还能凑到近处再去听听那两人交谈的内容…… 三楼的走廊和下面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同样是大片的血迹。时不时还能看到一些残破的肢体。 经过血迹较多的地方时,凌默甚至感觉自己在通过某种生物的血盆大口…… 浓烈的消毒水甚至都不能完全将血腥味掩盖住,反而混合成了一股极为怪异的味道,让人一闻就觉得反胃。 不过凌默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当楼梯上再次传来细微的交谈声时,他已经闪身躲进了一间病房内。 没过几秒。那两人的说话声又再次清晰了起来。 “……总要看看吧,说是有人潜入,又不让我们插手,但这里可是我们小队的地盘。”那女人有些不满地说道。 “行,你说了算,不过别惹他们啊。”男人小心地嘱咐道。 “我什么时候惹他们了?说起来也是运气不好。偏偏就遇到他们了……”女人继续抱怨道。 “你往好点想,这也算立功了啊,要不是我们正好来这儿,也碰不上不是……”那男人的语气颇为无奈,似乎又有些畏惧这个女人似的。 眼看着两条人影出现在楼梯口,且毫不停留地准备拐弯继续向上,走廊中却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响。 “哐当……” 这动静很轻。但在寂静无声的走廊内,却显得分外清晰。 那女人的一只脚刚踏上台阶,就顿时停了下来。 她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又看了看身边跟着的那名男性,低声道:“过去看看。” 两人同时拿出了武器,无声无息地朝着发出声响的房间摸了过去。 房门虚掩着,并且还在微微晃动当中…… 等了几秒不见动静后,女人便贴在了门边,冲着那男人做了个手势。 “谁!” 随着男人一下子踹开了房门,女人也提着枪冲了进来。 然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却只是两张空无一人的病床罢了…… 遮挡病床的布帘还在摆动着,可看起来更像是他们踹门时的风带动的…… “怎么回事……” 女人还端着枪,眉头却已经皱起了。 她左右看了看,突然将目光转向了屋内的那扇窗户。 和房门一样,这窗户也是半掩的…… “你看。这里的灰少了……”那女人突然指着窗台说道。 她推开窗户朝下面望了一眼,表情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 “走,下去看看!” 男人也跟着望了一眼,嘴里还问道:“那上面的事儿呢?” “先把这个抓住再说,这人已经受伤了,跑不远的。”女人不容置疑地说道。 扭头的时候,这女人还在念叨着:“我就知道他们不靠谱,这肯定是被他们放跑的……好好的方法不用,非得……”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 就在他们出门的同时,楼上的一个人影也轻轻地舒了口气。 隔着一层天花板,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察觉到真正的入侵者就在自己头顶上…… “太小心了,要是我就当风吹的了。”凌默摇头想道。 “你不光在窗台上留下了痕迹,你还在下面的空调上留了一点血迹啊!”黑丝忍不住说道。 凌默顺手将手中的一团血布扔到了地上,说道:“如果他们先去隔壁病房看看有没有少了枕套,再注意一下地面的血迹是不是有被擦过的痕迹,最后再自己跳到空调上摸一下血液的黏稠度,自然就知道自己是上当了。” “是这样吗……”黑丝有些愣神地说道。 “不过这办法只是暂时的调虎离山罢了,要不了几分钟他们就会回来的。另外,我已经从他们的谈话中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许舒涵很可能就在楼上。除非这地方还真有第二个侵入者,要是那样的话我就赶紧闪人了。” “你不蹚浑水吗?”黑丝的语气突然就变得有些不怀好意。 “看情况啊……怎么也要把许舒涵先找到吧。”凌默说道。 “嘻嘻,我就知道!”黑丝顿时兴奋了起来。 凌默脑海里想着,脚下却悄无声息地走向了房门口。 即将靠近门口的时候,他却突然注意到了一截铁链。 实际上,这玩意儿差点就被他踩到了…… 突然在医院的病房里发现了这种东西,凌默险些以为自己潜入的是一家精神病医院,但仔细一看,这铁链竟然还是新的…… 铁链的一端绕在病床上,而另一端则浸泡在一滩尚未凝固的血泊里。 凌默蹲下去盯着那滩血泊看了两眼,又用刀子将其中的一些黑色碎片给挑了起来。 “这是……布料吧?还有裁缝过的痕迹,看起来应该是西装裤子之类的……” 他此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家医院的用途,嘴角顿时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 “还真是巧啊……不过这个地方本来应该是针对高级丧尸做的陷阱吧,许舒涵这才刚变异,怎么就跑进来了……不过这样一来,她在这里的可能性也就上升了不少……” 凌默没头没尾地念了一句,然后便转向了房门。 “那两人说他们在楼上,而这里已经是四楼了,再往上就是五楼……听他们的口吻,那不让他们插手的一伙人应该是很有自信的……大概就在这两层楼之间了吧……考虑到另外两人大概会被骗走三到五分钟,那么留给我的时间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凌默一边想着,一边小心地拧开了房门,然后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外面。 不料这门一开,外面的景象就完全不同了…… 地面上全是蠕动的肉块,墙壁则仿佛在向外渗血一般,不断冒出黏稠的血浆。 天花板上也不时有绿色的黏液跌落下来,“啪嗒”一声掉在肉块上,立刻就会冒起一缕青烟。 整个走廊内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甚至比下面的混合怪味还要刺激得多…… “一开门就到了一个胃袋里啊……”凌默顿时惊了一下。 黑丝则煞有其事地说道:“是你开门的方式不对吧。” “啧……”凌默感慨了一声后,还真就把门关上了。 他等待了两秒钟后,再次拉开了房门。 吱呀---- 走廊中仍旧是那副场景,不过却多出了一点东西。 那不断喷出血浆的墙壁,似乎开始合拢了…… “胃痉挛吗……”凌默说道。 “明明是胃收缩啊……”黑丝纠正道,它又一次提议道,“要不要再开一次?” “不用了,要验证的东西已经知道了。”凌默平静地说着,同时抬脚迈出了房门。 一般人要在这种情况下前行,需要承担的心理压力还是挺大的。 尤其是脚下的触感传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身处在一个真正的胃袋里,并且即将被消化。 凌默甚至能在那些肉块中瞥见几缕发丝,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翻滚的头骨…… “这种场景一出的话,许舒涵肯定是被吓傻了吧……”凌默忍不住想道。 他在这里面走得跟散步一样,没过一会儿就到了楼梯口的位置。 “既然四楼没有动静,那么真正危险的地方就是五楼了……这楼梯简直就是生死门选项啊……” 向上的楼梯赫然是无数利齿和血肉堆成的,而向下的楼梯除了肉块之外,几乎就看不见任何危险了。甚至头伸得够长的话,还能看见下方较为正常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