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抓鸟这项技能并不是人人都会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八十一章 抓鸟这项技能并不是人人都会的

等小队长再见到宋队长的时候,他才知道大老板并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平时只有在召开重要会议的时候,大老板才会主动出现在众位高层面前,而大部分时候,他都过着一种近似于隐居的生活。当然像今天这种情况,大老板肯定不会再继续闲着,但这也就意味着他很忙,未必就能抽出时间来。 “毕竟是那小子的消息,应该会见你的吧。”宋队长说道。 不过仔细想了想,他又突然冷笑了一下:“但这件事也说不准,也许大老板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呢?他再厉害,也就那么几个人罢了,能跟我们涅槃比吗?这次要不是他们趁虚而入,怎么可能闹成这样?依我看,大老板在意的,只是他们背后代表的势力,根本就不是这个上蹿下跳的小子。” 小队长听得想擦汗,不管是怎么趁虚而入的,对方也只有几个人啊……输了就找借口,还不如干脆在墙上挂块牌子,写上一句“赢的其实是我们”算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好换了件事问道:“队长,大老板他有什么喜好吗?或者一些忌讳什么的……” 小队长看起来很是紧张不安,连带着上楼的速度也慢了不少。哪怕旁边有人扶着,他也像是提不起半点力气似的。 而退出这两个问题,显然也是耗费了他极大的勇气。 宋队长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哪知道!” 说了隐居,难道他还见过吗? 真是缺心眼…… 宋队长有些不忿,要不是凌默,哪来的这些破事! “是这样啊……”小队长难看地笑了笑。突然又问道,“我来的时候,看见所有普通成员都被集中起来了……” “查内奸!”宋队长干巴巴地说。 “还真有啊……”小队长有些不安,他这么“听”凌默的话,也是因为有这么一丝顾忌在里面。万一他回来什么都不说。到时候处境艰难不提,莫名其妙被人给宰了,那才是亏大了。凌默不直接提这件事,他反而觉得心里毛毛的,像有把透明的刀子等在前面,一不小心就自己撞上去了。 “谁知道有没有。你少打听。”宋队长又瞪了他一眼,然后随便讲了一点注意事项。 他讲的这些都和大老板有关系,小队长也听得仔细。 “能见大老板吗?我们有关于凌戈的消息,他说……他有话要让我们带给大老板。” 一到楼梯间的安全出口,他们就被人给拦住了。宋队长往前走了一步,语气很温和地说道。 “变脸啊……”小队长有些目瞪口呆。 “等着。”看守的人是张生面孔。但说话的声音却让小队长觉得有些熟悉。 他闷头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 这不是跟墨镜男一起的那个男人吗?还有另一个铁棍男…… 原来他们是大老板的人? 两分钟后,这男人又回来了,懒洋洋地往墙边一靠:“正忙着,再等一个小时。” “一个……”小队长刚想说话,就被宋队长给瞪了回去。 “那儿有沙发。”男人让开了一条缝,朝着角落里指了指。 小队长东张西望地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一间间紧闭的房门。 走廊上也有些人在巡逻,气氛看起来有些紧张。 他们两人的屁股刚沾上沙发,走廊深处就突然传来了一声模模糊糊的惨叫声。 小队长“刷”地站了起来,而那个守门的男人则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在审奸细。” “奸细?这么快……” 楼下不是刚开始查吗?这奸细也暴露得太干脆了吧! 小队长回头看了一眼宋队长,却发现他也一脸茫然。 他倒是知道有几个精神系成员被叫走了,可这是怎么看出他们是奸细的? 非要说的话,这些人在“凌戈”逃跑的时候,不是还试图动手吗? 难道是伪装? 搞不懂啊…… “不该你们问的事情,少问。”那男人又冷冰冰地加上了一句。 小队长讪讪地坐了下去,心中却在暗暗嘀咕道:“这会儿知道装逼了。在姓凌的面前你怎么就孙子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在不时听到惨叫声的情况下,这感觉可就有些坐如针毡了…… 同一时间,凌默一行人已经远离了医科大,顺着偏僻的巷子走向了郊区。 有凌默的精神探测和叶恋的嗅觉。他们一路上遇到的丧尸并不算多。 而于诗然她们则被凌默放在了后面,以免不知不觉被追兵接近。 有小白和黑丝在,哪怕是异能者也很容易暴露出来,安全系数自然又高了不少。 不过连凌默自己都没想到,他此时已经因为大老板的原因收获了一个小时的宝贵时间。 “老蓝,你说连鱼都能变异,鸟能不能?”凌默正走在老蓝身边,颇为感兴趣地问道。 “那要看多大的鸟了。”老蓝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常见的鸟类基本都不行,体积太小。你看这锦鲤变异,但它本身的体长已经达到一尺了,吃的还是刚变异的普通丧尸。你想以它的体积,吃了多久?更何况当时的池子里,肯定还不止它这一条鱼。血液基本都在水里,光是腐肉能有多少病毒?所以它这是一个积累和渐变的过程……” “你跟我讲理论干嘛,我就想知道你能让什么鸟变异。”凌默说道。 这次潜入涅槃,他要是手里能有只变异鸟,那行动就会更方便了。 不过真正让他又想起这件事的原因,却还是因为涅槃的追杀。 在这荒芜的钢铁森林中,各方面的感官都会受到限制。例如嗅觉和听觉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干扰,视线也会被建筑物所阻挡。但如果能有个空中监视器的话,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凌默也曾自己动手试过,但最终却还是失败了,现在想来,完全还是因为他的意识太超前了。 半年前就想着要将那种小生物变异,可病毒的影响直到现在才发展到那一步。而且听老蓝的意识,哪怕现在提起来都有些为时过早了。 “鸟比较特殊啊,它得飞……”老蓝皱着眉头说道,“大型鸟类都在山里,我上哪儿给你抓去?” “城里也有食腐的鸟,积累算是有了。”凌默提醒道。 “不多见啊……”老蓝抬头朝周围看了看,说道。 他们这一路上的确没见到鸟,不过凌默却觉得很正常。 “这边没有新鲜尸体,怎么会有鸟来?反正这一路还长,到时候遇见了,我给你抓一只过来。”凌默跃跃欲试地说道。 老蓝却再次被震惊了:“你还能抓鸟!” 一旁的李雅琳伸手过来揽住了凌默的胳膊,还颇为正常地靠到了他的肩膀上,嘴里说着:“我也会……” 她那双眼睛顺着凌默的胸口就飘了下去,嘴角也跟着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咳咳……” 凌默差点岔了气,赶紧用咳嗽声掩饰了过去。 可蓝蓝却已经回过头来,好奇地问道:“哪儿呢?我也去抓。” “抓什么啊!”老蓝愤怒地瞪了凌默一眼,挥手把女儿撵到了前面。 但就在蓝蓝面带疑惑地经过木晨身边时,那墨镜男却突然浑身抽搐了起来,被堵住的嘴里也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嘶嘶声。 “啊!”蓝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脚去踹,“你还敢吓我!” 没想到墨镜男却根本没看她,而是咬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呵呵”笑着。 “终于开始了啊。”凌默却在此时走了过来,面带笑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