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是我方太弱,而是敌人太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是我方太弱,而是敌人太强

“嘭!” 直到天色已经完全放亮了,医科大那边的枪声才总算响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凌默一行人却已经出发了。 隔着两条街听见枪响,凌默转身朝着那边望了一眼,然后又回头说道:“昨天一晚就算是拖过去了,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老实说我也不能肯定。不过几小时的时间应该还是能拖住的,我们就抓紧这段时间走出黑水市吧。” 走在他身边的夏娜也转过身去,一边轻松地倒退着走路,一边拿着手机对凌默说道:“路线差不多已经选好了,不过按这个速度的话,可能要一星期才能达到目的地了。唉……” 凌默顺手敲了下她的额头,说道:“叹什么气啊,老蓝虽然很变态,但你也不要总暗示他是累赘嘛,多伤人啊……” “真正伤人的话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变态和累赘你都说了啊!” 老蓝的注意力刚从变异锦鲤身上收回来,正好听了这么一句,顿时就嚷了起来。 “嘿嘿……”夏娜则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一瞬间倒有了一点纯真少女的感觉。 不过下一秒她就转了过去,笑眯眯地看向了拽着墨镜男的木晨:“拖人好不好玩?” “……” 木晨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几个小时的意思……是说他们找不到那个居民楼吗?”蓝蓝一边问着,一边还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呵欠。 “肯定能啊,有那个匹诺曹在呢。我说的是其他办法。”凌默顺口答了一句。却突然有些疑惑地看了蓝蓝一眼。“你昨晚没睡着?” 这少女眼睛里全是血丝,脸色也有些憔悴,垂着脑袋走在叶恋旁边,对比之下就显得更矮了…… “活脱脱的一米四啊……”凌默心中暗道。 蓝蓝又揉了揉眼睛,说道:“有点吧……”她抬起眼皮看了凌默一眼,补充道,“因为太吵了。” 凌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昨晚的动静持续了将近两小时。结果今天一碰面,木晨就一脸郁闷地绕开了他,而老蓝则迫不及待地凑了上来,一边拍着凌默的后腰,一边用无比佩服的眼神打量着他。 “其实不是……”凌默试图解释。 “我懂,我也年轻过啊,哈哈哈……”老蓝理解地点了点头。 “……你懂什么了啊!” 反倒是身在浴室的墨镜男对昨晚的事情一无所知,甚至当木晨用略带一丝可怜的眼神看着他时,这墨镜男还愣了好一会儿。 怎么回事?难道凌默终于想动手了? 想到这里,墨镜男反而还兴奋了一下。结果又被木晨狠狠踹了一顿。 “有病啊你!”木晨嘴里还骂着。 墨镜男有苦难言,他感觉自己又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打。 不过实际上。他的这种情况也在凌默的意料之中。 被大师球影响后,墨镜男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对外界刺激的反应当然也会降低。 那些声音他未必没有听见,可脑子里却反应不过来,等到清醒的时候,就已经只剩下很模糊的记忆了。 长此以往,他总有一天会变成白痴。 但在短时间内,大师球对他造成的精神损伤还不算太大,至少不会影响到他的根本。 “丧尸吞噬血肉,大师球吞噬的则是精神力。那种异变丧尸的脑袋上会长出这个,很可能是一种更高级的进化吧……”凌默突然想到这一点,同时在心中下了个定义,“这是一种全面发展……” “只是发展的外形有点怪……跟头顶ufo似的……” “总之……你还是悠着点吧。”蓝蓝嘴里说着,余光却瞟向了李雅琳那边,表情显得有些怪异。 凌默顺着她的目光朝那边看去,差点咳了出来。 学姐正轻轻松松地背着许舒涵,而许舒涵则双眼紧闭,看着似乎十分疲累的样子。 她嘴里偶尔还嘟囔两声,却都是咬牙切齿的:“凌默……” “你听我说……”凌默开口道。 “哼!还骗人说是三个。”蓝蓝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昂着头越过他走到了前面,很快就到了夏娜身边。 她这会儿倒是和夏娜混熟了,一口一个“夏娜姐”叫得亲热,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女孩儿凑在一起,笑嘻嘻地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只不过她没发现,凌默却看得清楚,当她们交谈的时候,夏娜的眼底偶尔会闪过一丝血色…… “无知真是幸福啊……”凌默忍不住感慨道。 他又将目光转到了许舒涵身上,表情变得有些担忧。 虽然许舒涵吸收母体血液的过程还算顺利,但大概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大,所以这位女主播居然在对他的骂声中睡了过去…… 结果这样一来,凌默也无法肯定到底是不是成功了。 但既然她精神波动还算正常,也还有说话的能力,那至少说明情况不会比昨晚之前更糟糕…… 不过……至于吗?! “谁知道你对嘲讽的反应那么大啊……难道意外的是个玻璃心?”凌默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许舒涵的身体稍稍动了一下,眉头也微微地皱了起来:“吃……吃了你……” “我明明是好意啊!”凌默顿时头皮一麻。 但在呓语之中,许舒涵的嘴角却又突然翘了起来:“吃……” 只是凌默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医科大的方向…… “快让开,都是认识的还检查什么啊!” 涅槃总部的铁丝网外,十几个人正堵在豁口处。其中两人被人背着。头发上全是汗水。看着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十来个互相搀扶着的警卫,似乎都有点双腿发软的感觉。 “我们这也是小心行事……不过你们这是……”守着豁口的警卫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你被捆几个小时试试!” “老子是被吊起来的!” “我被绑了个sm的造型啊!还是和这个傻逼绑在一起的!” “骂谁傻逼?!” “tmd我骂的就是你,你往老子身上撒尿!” “人有三急懂不懂……” 一片有气无力的叫骂声中,又一个更微弱的声音响起了。 这人一说话,周围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警卫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被人背着的男人。 这人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发着抖。腿部尤其抽搐得厉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用极其诡异的姿势保持了一晚上似的。 他手里还提着枪,嘴唇也在哆嗦着:“送……送我去见……大老板……” “大老板回去了。”警卫抬手指了指后面的建筑物,那里虽然被烧黑了一半,但靠后方的三幢楼却没有受到多大的波及。只是这会儿仍然有黑烟从窗口冒出来,下方的空地上则摆满了尸体…… 涅槃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个难民营,但秩序却已经基本恢复了。 “我去叫宋队吧……” 警卫刚说完,就听那男人嘶吼道:“不行!”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又喊道:“去叫吧,要快!” “那你等着……”警卫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掉头走了。 男人直着脖子看了两眼,又无力地趴了回去。 “他猜到我没资格直接见大老板吧?也是。这也是种拖时间的办法……”他嘴里低声念道。 这人正是那名被困住的临时队长,他和小潘坚持不懈地努力了好几个小时,才终于扣动了扳机。 等到守着马路的人循声过来找到他们的时候,这位临时队长已经累得快虚脱了。 他甚至连诅咒凌默的力气都没有了,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赶紧去报告,然后看着凌默是怎么被追杀而死的! 实际上刚听到凌默说那番话的时候,他心里还在盘算着别的念头。 转述?那也得看内容吧? 而那番话听着格外作死,他活腻歪了才会跑去自寻死路啊! 可凌默却好像并不担心的样子,只是淡淡地加上了一句:“你肯定会说的,因为这些话能给我拉仇恨。” “你已经够遭人恨了……”这是临时队长当时的想法。 但几个小时后,他却发现自己当时真是太天真了! 已经够了?够个鬼啊!这人身上的仇恨值在那几个小时内一直在往上蹿啊! 别说他现在恨得咬牙切齿,就连面无表情的小潘也摆着一张便秘脸,一副想骂却又不知从何骂起的表情…… “换个角度想想,他还真是挺厉害的……”小潘憋了半天,最后把这句话给憋了出来。 “不,他这不是厉害,是丧心病狂……”临时队长否定道。 …… “那个变态……”他还在念叨着。 背着他的人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想着亲自去追杀他吧?我劝你不要冲动啊……” 他这么一问,周围的人顿时都看向了这位临时队长。 “不是吧!” “不过真要去也可以理解啊……” “去吧去吧,抓到了你也先把他绑起来,然后在头上挂个面包让他不停做引体向上!” 而临时队长的声音却立刻消失了,几秒钟后,他有些悲愤地别过了头去,试图将一个无奈又沧桑的背影留给众人。 “不是我方太弱,而是敌人太强啊……” 小潘也叹了口气,说道:“真去了的话,靠引体向上吃面包的人……肯定是他自己。”(未完待续。。) ps:明天是六一啊……提前祝六一快乐!另外今天是月底,各位看看月票,还有的话赶紧交粗来吧,不要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