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你想山鸡变凤凰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七章 你想山鸡变凤凰吗

面对突然暴走的许舒涵,叶恋和李雅琳突然就有点无所适从了。 倒不是因为她们的力气不够……事实上,许舒涵虽然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极为强横的力量,甚至堪比一只变异级丧尸,但和两只高级丧尸比起来,却还是远远不够看的。 要不是为了将她固定在这个位置上,叶恋一只手都能搞定她了。 可这一点也正是让两只女丧尸感觉为难的地方,她们光抓着许舒涵的肩膀,真的就只能将她压制在原位上啊…… 但除此之外,她身上还能动用的地方却多了去了。 好在许舒涵这会儿的智力水平也跟着直线地掉了下去,她虽然在努力地伸长着脖子试图去咬那个瓶子,但两条腿却还是老实地放在原处。不然她要是来个乱踢乱蹬什么的,凌默还真有些不好做。 不过这一幕却像是早在凌默的预料之中了,他的表情仍旧显得很镇定,甚至连身子都没有晃一下,更别说往后退了。 在看向许舒涵的同时,凌默的眼中突然就闪过了一丝异色。 精神干扰! 这个攻击手段和凌默的其他手法一样,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全看凌默付出了多少消耗。 理论上来说,只要他能控制好精神力输出的力度,那么就可以在两个代表杀伤力的数值间来回波动了。 只不过人脑里可没有什么调节杆,输出多少全靠自身的意志力来控制。 要不是凌默对精神力的控制极为出色,也不敢贸然在许舒涵身上用到这招。 要知道。许舒涵现在的情况可是极为危险的。 稍有不慎。她就会彻底变异。从最低级的普通丧尸做起。 一个人失去了和人类一样的身躯,又失去了理智,想想都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虽然一旦变异后,当事人就不会再有这种感慨了,可凌默会有。 类似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再看到了。 “啊……” 许舒涵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吼,眼神中瞬间出现了一丝茫然。 精神干扰用在许舒涵身上,实际上却是个弱化版。 它顶多能让许舒涵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恍惚一下。乍一听是很鸡肋的。 但对于此时的许舒涵来说,她所需要的就是这一瞬间的清醒。 “帮……帮我……” 许舒涵的神情显得有些痛苦,显然是因为体内的本能又蹿了上来。 光是挤出这两个字,就已经让她有些撑不住了。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想想别的事情。”凌默又一次说道。 许舒涵虽然是个异能者,但精神力的强度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而偏偏在对抗本能这件事上,强化系之类的能力是派不上任何用场的,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意志力。 不过变异时的冲击是相当强力的,即便许舒涵在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处于那种将变未变的过程中,对这种感觉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但也不可能光凭咬紧牙关撑过去。而凌默所说的这种转移注意力的办法。反而有可能起到一些效果。 “我会一直注意你的情况,但你自己首先不能放弃。”凌默接着说道。 许舒涵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将目光从瓶子上移开了。 要做到这点其实很难,因为这瓶血此时在她眼里,简直就跟她的命一样重要。 一种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本能悸动在其中起了作用,就像是有个声音一直在她脑子里大喊大叫着:“夺过来!这是你的,你的!” “想吧,别怕。”凌默说道。 “嗯……”许舒涵眼角有些湿润。 她确实是有些怕了,当丧尸的本能开始取代人性的时候,她甚至有种自己正在死掉的感觉。 要不是这些日子和叶恋她们相处,让她对丧尸有了另一面的了解,她甚至有可能在刚刚清醒的那一刻就崩溃了。 而凌默此时的声音,却无疑给了她极大的安慰。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说得也不多,但表达的意思却让许舒涵安心了不少。 至少她还能得到帮助,至少还有希望啊…… 看着安静下来的许舒涵,凌默的表情也起了一丝变化。 “放心吧。”凌默又说了一句。 他将瓶子彻底打开,又从兜里拿出了一些工具,然后便开始了行动…… 而在他忙忙碌碌的过程中,叶恋却一直在看着他。 盯着凌默看了一会儿后,她的目光又转向了许舒涵。 这一次,她的眼神不再茫然,而是闪过了一丝很疑惑的神色。 紧跟着,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兜,用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拍了拍…… “丫头。” 凌默突然喊了一声,叶恋也立刻将手拿开了。 不过专注状态下的凌默并没有注意到叶恋的小动作,而是接着说道:“帮我拿着这个。” 叶恋呆呆地将那凝胶接了过去,然后看着凌默将一根吸管放到了许舒涵的嘴唇里。 “我喊吸的时候,你就开始。等我叫停的时候,你也要自己停下来,可以吗?如果你反应不对,我就会强行帮你停下来,然后让你休息一会儿。不过这样成功率会降低,所以你最好自己来。”凌默对着许舒涵说道。 许舒涵仍旧看着天花板,但不用想她也知道吸管的另一头是什么。 凌默的办法她也隐约有了一丝了解,大概就是要让她在清醒的状态下将这些血液吸收完毕吧…… 不过光是闻味道都差点沦陷了,真要吸进去还得了吗? 见许舒涵没反应,凌默却没有催促。而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他本来是想拍肩膀的。可惜两边都没位置了…… “你也要对自己有点信心。当时你能有勇气退出涅槃,怎么就没勇气对抗自己了?何况,这里还有我。”凌默的声音仍旧很温和。 “其实有件事我刚才就想说了,丧尸的进化变异跟自身的想法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可以理解为自己想变成什么样,或者对什么东西格外有印象,那你最终的变异就很可能会朝这个方向靠拢……”凌默又说道。 “你……你说这个……干什么?”许舒涵终于答话了。 印象?想法?这么一说……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形象是某只狼和她的平底锅怎么办啊! 许舒涵本能地有些畏惧,她既不想变异成那只狼。更不想变异成平底锅……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 “我的意思是,脑部的思维其实还是可以对病毒造成很大影响的,已经感染变异的丧尸尚且如此,更何况你颈部以上还是人类?我能理解你害怕变异,但这种事不是光害怕就能解决的。”凌默正色道。 许舒涵愣了一下,随后扯动了一下嘴角,很是勉强地微笑了一下:“我……我知道了。谢……” “你要是实在太害怕,就干脆想想以后的变异目标好了。万一失败了,说不定还能进化成凤凰什么的……”凌默却继续说道。 许舒涵差点一口喷出来,说话的声音也忽然变得顺畅了:“你意思我现在是山鸡吗!” “山鸡多难听啊……”凌默说道。 “还真是这意思啊!凌默。你给我等着!” 许舒涵一边骂着,一边就狠狠地吸了一口。 鲜红的血液顺着透明的吸管直接涌入了许舒涵的口腔里。顿时就像是一个病毒炸弹在她体内爆发开来。 平衡瞬间被打破,而许舒涵眼中的血色也再次加深了! “噗噗!” 她的十指直接插破了沙发的外层,深深地抠了进去! “保持清醒啊,我刚跟你说了山鸡,你这会儿满脑子肯定都是山**?要是在这个状态下变异了,你以后真的会进化成鸟人的,还是长毛的那种……”凌默一边观察着许舒涵的精神波动,一边说道。 在吞下血液的瞬间,许舒涵的精神波动就仿佛突然停止了一般。 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她的大脑受到了病毒的影响。 不过在凌默念着那番话的同时,许舒涵的意识深处也爆发出了一股不屈的意志。 精神光团也随之活跃起来,而她嘴里也在嘟囔着:“我一定会咬死你的……” “呃……其实真要是变异了,大概会变成我的尾行者吧,还是之一……”凌默若有所思地说道。 “啊!” 许舒涵的挣扎顿时又变得剧烈起来,同时她的眼神也再次从狂暴中恢复了过来…… 不过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种不同的残暴:“谁尾行你啊!谁会啊!” “真的有啊,而且还很漂亮的……”凌默却很认真地说道。 “对了,你再喝一口?” …… 隔壁房内,老蓝翻了个身,将目光从变异锦鲤的身上移开了,同时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动静还真是不小啊……” 而在另一间房内,同样盯着天花板的蓝蓝却带着一丝兴奋的笑容,正听得仔细…… “你好像很好奇啊?要不要我给你本书看看?”一旁的夏娜突然侧过身来,轻声说道。 蓝蓝顿时吓了一跳,可没等她跳起来,一本杂志却突然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她脸上。 随着一缕微弱的光线亮起,刚将杂志拿起来的蓝蓝也看清了那张封面。 “啊……这是哔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