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有种病是深入骨髓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六章 有种病是深入骨髓的

带着这么一帮人回到住处,自然又免不了一番闹腾。 老蓝父女在处在逃出涅槃的兴头上,激动得嚷嚷着不肯睡觉。 凌默严肃地说道:“不管你们睡不睡,总之一大早我们就会出发,路上也不会有太多休息时间。到时候你们的体力跟不上,我就让木晨找根绳子牵着你们走,不然你们能说动他背你们也行……” “小伙子,你得尊老爱幼啊……”老蓝劝道。 “不带你这么威胁人的!”蓝蓝则抗议道。 这中间还夹杂着木晨郁闷的念叨声:“为什么又是我!而且你至少问问我的意见再决定啊……” 不过凌默的语气听起来却不像是开玩笑,蓝蓝嘀咕了一阵不见成效,就不情不愿地跟着夏娜去了隔壁房。 对面的屋子已经被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凑合着睡几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 这么多人,总不能住在一套房里吧…… “我就和叶恋她们住一起了。”凌默安排道。 “应该的,不过你倒是早说啊,我要是早知道是那种‘睡觉’,地方不早就让给你们了吗?”老蓝摇头说道。 “只是普通的睡觉啊……”凌默嘴角抽搐地解释道。 “我懂我懂。”老蓝冲着他挤了下眉毛,然后又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这才提着他的宝贝锦鲤也跟了出去。 “死变态……” 凌默有些无语,谁说老蓝只是在研究上变态的! 仔细想想,变态这种病根本是深入骨髓的啊! 要是本性正常。他又怎么会研究出那种东西? 而一旁的木晨在将墨镜男重新捆了一次后。便有些纠结地问凌默道:“队长。你打算什么时候帮许舒涵……” “就今天了。”凌默说道。 “我猜也是……”木晨点了点头。 老蓝父女没感觉到,可木晨却看出凌默是有事想做。 “虽然她的情况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但是越早动手,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凌默接着说道。 “那我……”木晨的神色间含有一丝疲惫,但想到许舒涵,他还是显得有些担心。 凌默伸手拍了拍木晨的肩膀,嘴里说着:“你去睡吧,你也知道。就算你留在这里,我也不会让你看到什么的。” “好吧……”木晨眼神复杂地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那你一夜不睡,扛得住吗?我看你脸色也不是很好……” “放心吧,我有特别的恢复方法。”凌默微笑着说道。 木晨眼中的关切顿时就消失了,心中忍不住暗骂:“我靠!真以为我不知道啊!每次接完吻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真是当之无愧的接吻狂魔啊……早晚玩成香肠嘴!这可是我单身三十年积累下来的怨念诅咒……” “一瞬间好像在你眼中看到了一团火焰啊……”凌默有些诧异地说道。 “一定是你看错了……” 待木晨走后,凌默这才将目光转向了角落里的墨镜男。 见凌默朝自己走来,墨镜男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惊慌。但却还是伸长了脖子,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结合他的表情来看。大概意思就是“我不怕死”之类的…… 凌默拖着他来到了浴室门口,抬起一脚就将这人给踹了进去。 “呜呜呜!” 凌默靠在门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那道极其狭窄的窗户,说道:“你就在这儿呆着吧。” “呜!” “别再费心思了,我不会杀你,但你也逃不掉。” 凌默说话的同时,墨镜男也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常,紧跟着,他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一只晶莹剔透的血色水母从他的后脑勺爬了上来,慢悠悠地转到了他的脑门上,然后再次扎下了根。 墨镜男的眼睛翻得更厉害了,但身体却仿佛冻僵了一下,偶尔抽搐一下,看起来都有些不协调的感觉。 “放心吧,大师球是不会弄死你的。但你的精神力都被迫用来抗衡这股吸力了,对身体的控制也就力不从心了吧?不过这样一来,你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呆着了。” 关上门的前一刻,凌默又扭头补充了一句:“别指望跟大师球拼消耗,你是拼不过它的……” “咔嚓!” 房门关上的瞬间,凌默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那小东西可是自带充能的……” …… 滴答……滴答…… 凌晨四点过,凌默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而对面则坐着许舒涵和李雅琳。 为了不让老蓝父女看出什么端倪,许舒涵从刚才起就一直躲在屋内,直到这时才走了出来。 不过看着许舒涵的样子,凌默却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 “你这是怎么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凌默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许舒涵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扯了下自己的领口,说道:“没什么啊……” “可你的发型都变了啊。”凌默指着她的脑袋说道。 原本的许舒涵扎着头发,看起来有些随意,但这会儿却被剪了个更随意的短发。一侧看起来长了不少,另一侧却刚好露出了脖子。 其实这样反倒让她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同时也将这位女主播的气质完全衬托了出来。 只是那双泛红的眼睛中仍旧带着狂暴之意,这让她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都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就算最后保住了理智,但这双眼睛应该是变不回去了……”凌默心中想道。 “没事……”许舒涵接着扯自己的领口,坐姿也变得有些奇怪。 凌默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就将目光转向了一旁:“学姐……” “我没有吃她啊!”学姐很无辜地答道。 “应该是就差吃她了吧!”凌默一巴掌拍在了额头上,然后冲着许舒涵歉意地笑了笑,“别在意啊……” “说了没事嘛。”许舒涵的反应倒不是生气,而是有点怪怪的感觉。 凌默却再次看向了李雅琳,而学姐则赶紧摇头道:“我真的没做什么啊,只是帮她变得更像同类了一点。” “哪里像了……” “下面……” “喂!” 凌默瞟了许舒涵一眼,发现她已经快把脸埋到沙发上了,顿时有些同情地说道:“学姐也是跟夏娜学坏的。” “我没事……” “反正还会长出来的嘛。” “真的没事啊!”许舒涵伸手就将一旁的外套抓了过来,朝着凌默扔了过去,“你故意的吧!” 凌默偏头躲过,面色如常地说道:“只是有点好奇……你要克制啊……” “是你逼我咬你啊!” “咳,时间不早了,你也调整得差不多了吧?”凌默却瞬间就摆出了一副正经的表情,同时将背包里的一个瓶子拿了出来。 这玻璃瓶里装满了黏稠的血液,但微微晃动之中却又看不出凝固的迹象,正是丧尸血液的特性之一。 许舒涵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这瓶血液一出现,她的目光就被彻底吸引了过去。 “这个……”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深深的渴望之色。 “果然对母体的血液格外敏感啊……”凌默看在眼里,心中却想道。 这还隔着一层盖子呢,她就已经起了反应,等一会儿正式开始的时候,会不会干脆因此失去理智? 要真是那样,凌默又上哪儿去给她找来合适的血液,让她保持住平衡状态? 所谓的“合适血液”,当然不会是随便抓一只丧尸就能提供的,首先在病毒含量上就得和许舒涵差不多才行。 而凌默对于这种数据根本无法得出准确判断,这一点只有老蓝这种专业人士才能做到。 但在缺乏设备的情况下,就算是老蓝也得抓瞎啊…… “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有一点风险,但也比拖下去要好。”凌默想到这里,眼神顿时就变得坚定起来,转头说道,“丫头,学姐,抓着她。许主播,我这是为你好。” 他刚一说完,叶恋和李雅琳就已经走了过去,一人一边伸手按在了许舒涵的肩膀上。 许舒涵的眼中还带着一丝疯狂的神色,但总算没有乱动,而是略带挣扎地点了点头。 “本来以为到了这种决定命运的时刻,她的情绪也会变得很不稳定,说不定还会哭喊着要放弃什么的……但现在看来却用不着担心了。有利有弊啊……” 凌默拿着瓶子走到了许舒涵跟前,却没急着动手,而是先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 一分钟后,当凌默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极为专注了。 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凌默这一眼注视,竟让许舒涵暂时恢复了一丝清明。 “我……” “别说话,多想想一些重要的事,千万控制住自己。” “好……我会……会的……”许舒涵断断续续地应道。 凌默说着,手上就已经果断地拧开了瓶盖。 一条缝隙刚刚出现,那浓烈的病毒味道就已经蹿了出去。 “啊!” 许舒涵的双眼瞬间达到了完全充血的状态,被压在椅子上的身体也剧烈地挣扎起来。 她呲牙咧嘴地看着凌默,仿佛随时可能冲过来将他撕碎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