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嘴下留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五章 嘴下留人

等凌默的第二支烟抽得差不多了,这警卫也就基本写好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本子递了过去,嘴上还说着:“凡是我能想到的,我都写上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遗漏……”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很像是学生时代交考卷,区别在于这位考官打的不是分数,而是他的小命…… 凌默翻看的速度还是挺快的,饶是如此,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这警卫也已经又出了一身冷汗了。 “怎么样?”警卫挤出来一丝笑脸,问道。 “写的不错。”凌默评价道。 被凌默那手“读心术”震住之后,这看似胆小如鼠的警卫也终于老实了不少。 不过真要是他有意瞎编的话,那一直注意着他精神波动的凌默也是能够看出来的…… 听到凌默的肯定,警卫有些脱力地松了口气,然后便有些期待地说道:“那我……” “不急,还有正事要谈呢。”凌默摆手说道。 这警卫顿时瞪大了眼睛:“原来正事你还没说到啊!” 小潘则在此时抬头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却发现凌默已经走到了那警卫跟前,并且用很小的声音说了起来…… 几十秒后,凌默就直起了身子,而警卫则略显茫然地点了点头。 “都记住了?” “不敢忘……”警卫赶紧点头。 “没见到人你最好别说。”凌默又嘱咐了一句。 警卫继续点头:“我明白。” 小潘原本还在旁观,但却突然听了这么一句:“你熏了这么一会儿烟味,对香水味的记忆也已经混淆了吧?” “什么?”小潘呆了呆,然后有些愕然地应了一句。 凌默只是神情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笑道:“看来是用不着再抽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潘面无表情地答道。 然而当凌默移开目光的时候。这小潘的眼中却突然闪过了一丝懊恼之色,面部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不过他嚅动着嘴唇,做出的口型却是两个字:“变态!” 十来分钟过去后,这幢位置偏僻的建筑物已经恢复了平静。 那十几个进去的人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既没有再发出声音。也没有从里面走出来。 但如果此时有人深入其中的话,却能在楼梯口听到一些细微的轻响声…… “呜……” 警卫涨红着脸,正努力地伸长着腿,试图将前方摆着的一把手枪给勾过来。 而在他对面不远处,同样被堵了嘴的小潘也在奋力地挣扎着,不时将脑袋使劲抬起来。 两人中途对望了一眼。都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 “加油啊,我很看好你的。对了,你的小伙伴们都被关在了楼下,生命危险倒是没有,不过短时间内也可能醒过来。另外我怕你可能会消极怠工,所以好心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能自己逃出来的话,承担的罪责会轻很多的。再加上我告诉你的那些,说不定反而有功呢。” 一想到凌默将手枪放下时所说的那句话,这警卫就一脸悲愤。 那人也太奸诈了! 话说得好听,你倒是把难度降低一点啊! 不过他这种办法的确最能拖延时间,那把枪被放在了一个很合理的位置上,小潘基本够不到。而他的脚尖则刚好能接触到。 再加上凌默有意摆放的角度,只要警卫持之以恒地伸出腿去,然后根据角度不停地更换碰触点,就能慢慢让枪支竖着倒过来……这样一来,他也就能轻松勾到了。 但这里面最有难度的一点是……他根本看不到啊! 能看到枪支的只有小潘,这也意味着小潘必须在全身受限的情况下,尽量地做出仰卧起坐的姿势,而且还得是不间断的! 在这个过程中,两人还要不时地进行眼神交流。 而可供他们交流的时间,也就只有短短一两秒而已! 难度那么高的姿势。谁能坚持那么久啊! 一开始还能支撑一会儿,可随着体力的迅速消耗,他们能够保持住动作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分分钟就想到了这么丧心病狂的办法啊!” 警卫泪流满面地想道…… 拿到枪,发信号! 想到这点。警卫再次瞪大眼睛抬起了脖子,同时使劲地伸出腿去……他赶着去将功赎罪啊! …… “队长,你确定你的办法有效吗?要是跟你预计的不一样,那怎么办?”草丛内的通道上,木晨正跟在凌默身边问道。 凌默想了想,说道:“本来就不是什么绝对万无一失的计划,至少从成功率来说还是挺高的,这就值得一试……再说就算失败了,至少今晚是拖过去了。能拖一点时间,我们的优势就大一点。他们跟在后面追,最怕的就是距离被拉长,或者失去我们的行踪。不过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抓不到我们,涅槃应该还会有别的动作。” “也是……”木晨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怎么也不会甘心吃闷亏的。” “不想吃闷亏,却有可能吃更大的亏啊。” 凌默颇有深意地说了一句后,却不再接着往下说了。 木晨张嘴想问,但看了墨镜男一眼,却又忍了下去。 “那要是成功了,又能拖多久啊?”老蓝忍不住插了句嘴。 他手里还提着那条变异锦鲤,脸上也一直挂着兴奋的笑容。 看来他也是迫不及待地想动手研究了,所以才突然关心起这个问题来。 凌默有些无奈地答道:“最多三天吧……” “够了够了……” 老蓝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保鲜袋,然后忍不住嘿嘿了两声。 木晨头皮一麻,念道:“靠,你这是贝爷附体了吧!” “怎么?你当我不知道贝爷是谁啊!不过你还真说对了,要是能找到不含毒的部分,其实真的可以炒来吃的。一般生物刚变异的时候,体内还有部分内脏未感染,这时候只要进行消毒处理的话,就跟普通的食物没什么区别了……”老蓝认真地说道。 “这怎么听都不普通啊!还有你这一副早就尝试过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顺便一说,这里说的一般生物里也包括了人类,不过要记住,在完成变异的瞬间,那具身体就已经全是病毒了……呵呵呵……” “我干嘛要记住这个……另外,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是从哪儿钻出来的?” 这时,翻着白眼的墨镜男却突然流露出了一丝异色,视线也转向了凌默。 虽然凌默说话时是对着木晨和老蓝的,但墨镜男却隐约觉得,凌默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从他身上扫了过去…… “呜呜!”墨镜男愣了一会儿后,突然就发狂地扭动了起来。 “嘭!” 木晨毫不客气地又踹了他一脚:“瞎闹腾什么!” “没事,他只是有点怕了而已。”凌默却突然开口说道。 听了凌默的话,墨镜男的脸色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灰败。 而从凌默的眼神中,他也仿佛明白了什么…… 根据那名警卫提供的情报,凌默等人在翻出围栏后,又贴着墙角走了一段距离。 直到离开了校内高楼的监视范围后,凌默这才带着他们迅速地穿过了马路。 至于那些守在路上的涅槃成员,却是很容易就躲过去了。 这些人往校外一站,对于两只高级丧尸来说简直就像是发光的灯泡一样,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而于诗然她们虽然还在校内,但有凌默进行指引,要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见凌默带着他们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幢居民楼下,蓝蓝父女顿时就傻了眼。 两人同时转头向来路的路上望了一眼,然后又回头看了看这幢居民楼。 “你们居然住在这么近的地方啊!”老蓝感慨道。 而蓝蓝则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试探着问道:“难道我们今晚就住这里?还是不要了吧,多危险啊……我可不想再被抓回去了,外面要比实验室好玩多了,各种各样的收藏品也更多呢。” “灯下黑嘛。”凌默解释道。 “这说法太随意了吧!喂!”蓝蓝还想接着抗议,但凌默却已经拉着叶恋和夏娜率先走了进去。 见他们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楼梯口,蓝蓝的表情却还保持在双眼瞪大这个状态下。 “其实我们可以慢点走……”木晨也拖着墨镜男走了过去,同时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低声说道。 “为什么?”蓝蓝下意识地问道。 “队长的外号可是接吻狂魔啊……”木晨叹了口气,慢慢地上了楼。 蓝蓝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 她嘴角突然往上一勾,迈开腿就朝着楼上狂奔而去:“我去看看。” “去吧……哎,等等!不对啊!为什么别人接吻你那么激动啊,爸爸可没教过你偷看这种事情啊,你还太小……给我站住啊!”老蓝提着变异锦鲤跟在了后面,可惜作为一个普通老头,他怎么跟得上身为强化系异能者的蓝蓝呢…… “凌默,嘴下留人啊!” 楼道内,老蓝的低吼声不断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