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世界很危险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世界很危险的

医科大本身的绿化就做得不错,大灾变爆发后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变异荒草又见缝插针地长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凌默一行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绿化带里。 木晨嚷着没路了,其实指的是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空当。从他们所在的方向能很清楚地望见那边立着的雕像,以及不远处的一幢建筑物,可前方的“路”却彻底没了。十来米开外的地方,全是密密麻麻的草丛,那些锋利的草叶光是看一眼,都让人觉得浑身发疼。 凌默三人在前面聊得正欢,这一点倒是只有木晨注意到了。 “不要一惊一乍啊。” 夏娜走上前去,手中的镰刀一甩,然后又往下一压,前方的草丛就被拨开了,硬生生地空出了一条道来。 “原来是伪装啊……”木晨有些尴尬地说道。 “没错,这前面是个广场,从这里穿过去后,再进那边的草丛里走一段路,就到最外层的围栏了。这里确实没有地方可供绕行了,所以只能这样。”夏娜说道。 “那速度快点吧,穿过去后还要找入口。”凌默点头道。 为了迷惑追兵,掩盖行踪,叶恋她们在开辟道路的时候,已经刻意在绿化带的外层做了伪装。 例如他们进来的地方,就是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角落,还刻意留下一大丛没有动过的荒草。不过之后一行人就始终穿行在绿化带里,绕了一大圈后终于到了出现断层的地方。 荒草被迅速地拨开,很快就到了广场的边缘处。 透过缝隙向外望去,已经能一目了然地看见广场的全貌了。 这广场面积不算太大,中间是个积着污水的喷泉池子。周围则点缀着几个荒芜的花坛。一张生锈的长椅上,还歪歪斜斜地挂着几根人骨和染血的布条。夜风一吹,那摇摇欲坠的路灯杆子就不停地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响声。 不远处的那幢欧式建筑物则敞着大门,那一扇扇黑黢黢的窗口后就仿佛有影子在晃动,可仔细一看。却不过是一些腐朽的窗帘条罢了…… 整个广场连着两条车道,正好将绿化带彻底地切割开了。 从环境来看,凌默一行人已经绕到了医科大较为偏僻的区域内,而这个偏僻是相对于涅槃总部来说的。 “被涅槃利用起来的部分,就只有拥有实验设备的那些地方了吧?”凌默问道。 老蓝点了点头,说道:“这边我也没有来过……” 不过这场面看起来再阴森。对凌默一行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就算是一直“死宅”着的蓝蓝父女,眼神中也只有好奇,没多少惧色。 “死人骨头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觉得血腥的场面比较恶心而已……” 见凌默像是不放心似的回头看了自己一眼,蓝蓝立刻不服气的说道。 “是吗?” 夏娜也扭头看向了蓝蓝,嘴角微微翘起。语气淡淡地说道:“你会觉得恶心,是因为你只看到了鲜血,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在那一瞬间迸发而出的生命力呢……” “到底什么人才会看见那种迸发啊……”蓝蓝不自然地打了个寒噤。 木晨则同情地看了蓝蓝一样,这少女也算是很叛逆的类型了,但是和夏娜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够看啊…… “走吧。” 凌默站在原地稍稍感应了一下,然后便说道。 随着最后一层荒草被拨开,一行人迅速地钻了出去。 叶恋走在了最前面。她伸手将脸颊边的一缕长发拢到了耳后,小声说道:“跟……跟我走吧。” 她难得主动说话,这一开口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月光下她那高挑又不失纤弱的身影,黑如深潭的眸子,以及浑身上下散发出的一股非人般的神秘气质…… 就连凌默都不由自主地呆了一下,心想一般人可能难以想象,如病毒这么致命的东西,却也能造就一种极致的美丽…… 老蓝又一脸哀怨地从后面拍了下凌默的肩膀,说着:“我突然明白异端审问会是因何存在了,他们的宗旨烧死异性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代表了我此刻的心情……” “作为研究人员,你干嘛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凌默无语地说道。 “你要理解一个父亲渴望理解女儿的心情啊……”老蓝低声叹气道。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凌默随口说了一句,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异色。 “f团么……” 一行人从喷泉边经过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一池子的黑色污水。 完全静止的水体。从水底长出来的一些形状狰狞的杂草……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凌默总觉得水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总不会还有活物吧……”凌默心中正想着,余光却突然瞥见蓝蓝正好奇地朝里面张望着。 她几乎贴在了喷泉边上,上半身向前仰去,头部已经彻底暴露在了水面上。 “喂!”凌默刚喊了一声,就听见水里“哗啦”一声,随后一团黑影就从水体中蹿了出来。 这黑影速度极快,当众人听到动静回头的时候,它已经接近了蓝蓝的头部。 匆忙之间,凌默也没有看清它的样子,但却看见了它脑袋上闪过的一抹寒光。 “这东西还有牙齿!” “刷!” 夏娜的镰刀突然从旁边刺出,而蓝蓝也在即将被攻击到的一刻诡异地向后退了两步,这才惊魂未定地站定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伸手摸了摸腰部,然后苍白着一张脸看向了凌默。 “不要看到什么都好奇,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凌默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之前蓝蓝表现出好奇心的时候,他还没想到可能会有这种危险。不过最让他震惊的还是那团黑影,这东西的精神光团只有很小的一点,又躲在水里,难怪他之前没有探测到。 夏娜刺出的瞬间,凌默也适时地附送了一次精神绞杀,那黑影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力,正好被镰刀穿了个通透。 不过当夏娜收回镰刀的时候,这黑影却还在刀尖上扭动着。 “这是什么?” 叶恋也好奇地凑了过去,拿着一截顺手扯下来的草叶在那黑影身上扫了两下。 一滴黏稠的血液出现在了草叶上,而众人则同时皱起了鼻子。 “好刺鼻的味道啊!” 唯独凌默脑子里念的却另一句话:“这东西怎么就跟喷了古龙水一样……” “它体内含有大量病毒。”老蓝很快就恢复了常色,说道。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凌默也走过去仔细看了两眼,却突然发现这一团黑墨似的生物看着还有几分眼熟…… “这不是锦鲤吗!” “锦鲤是怎么变异的啊!”木晨不太相信。 老蓝却在观察后点头道:“是锦鲤,变异前可能就有一尺长了。” “可按理说那个体型……”木晨还想反驳,凌默却想起了在翠湖市见过的老鼠。 一般的老鼠才多大?它们都已经出现了变异的初步特征,更何况是这么大一条鱼? 这条锦鲤变异后,光是力气和身体扭动的幅度就已经跟普通鱼类大不相同了。 剧烈挣扎的同时,它还微微地张着嘴巴,露出一些尖利的细齿来,乍一看有点像一个圆形口器。 “这里面曾经有尸体的吧。”凌默分析道。 他说到“曾经”两个字,木晨和蓝蓝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再看这条变异锦鲤的时候,眼神中也只剩下了惊恐。 “病毒感染的覆盖面越来越广了……”老蓝感慨着。 “放心,我会让你们安全的……” 凌默话音未落,就听老蓝接着说道:“这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应该出来的!这外面可供研究的东西,可实在是太多了啊……”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兴奋地搓着手,连眼睛都有些放光了。 随后他又突然回过神来,期待地对凌默说道:“能不能把这锦鲤带走?” “弄死了再说吧……” 这一耽搁,凌默的脸色却突然变了一下。 他迅速地转过头去,目光投向了其中的一条车道:“有人来了。” “怎么追到这儿了?”木晨顿时紧张起来,催促道,“要不我们躲起来?” “来不及的。”凌默朝着另一边的绿化带看了一眼,默默地计算了一下距离。 倒回去?可那样更不安全…… 等总部那边情况稳定后,被派出来搜索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那怎么办?”蓝蓝问道。 凌默看了一眼被木晨提着的墨镜男,突然说道:“正好,也能暂时把后顾之忧解决一下。” 即便他们今天逃出了医科大,可接下来也必定会面临着涅槃铺天盖地的追杀。 他们拥有大量异能者,要追踪凌默一行人并不算什么难事。 可凌默这边要做的事情还有不少,如果一直被他们缠着,无疑会很麻烦。 “虽然不可能让他们彻底放弃追杀,但是为我们争取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的。”凌默笑着说道。 而被凌默盯着的墨镜男却使劲挣扎了一下,嘴里又一次“呜呜”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