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悄悄觉醒的受虐倾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七十章 悄悄觉醒的受虐倾向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木晨的想法得到了事实的验证。 他们一行人在绿化带里越走越远,可前来追击的敌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是涅槃还没有派人出来吗?木晨可不会这么认为。 在凌默使用了那么嚣张的手法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惨烈打脸后,已经脸肿得面目全非的涅槃哪里还能忍得住…… 即使作为同伴,在看见凌默“漂浮”而起,并且以俯视角度冲着下面几十个人淡淡微笑的时候,木晨都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了一股想要找块石头将凌默打下来的冲动。 能“飞”了不起啊! 就算真的了不起也不用露出那么欠扁的得意表情吧!那句“有本事你们就上来”的话已经写到脸上了啊! 木晨猜想当时站在地面上的人,十有八九可能都在想着同一句话。 “有本事你下来啊!” 不过作为一群正常人,这种充满了羞耻感的叫嚣是不会有人喊出声的。 但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凌默这一次的仇恨拉得非常成功…… 普通成员大概还能对这种程度的嘲讽视而不见,毕竟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他们也犯不着为了这种事情就跑去出生入死……但涅槃的高层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木晨却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那些普通的总部成员跑到分部后都会大秀优越感,更何况那些高层?他们的自我感觉必定很良好啊……凌默这次的行为就算没有给涅槃带去什么毁灭性的打击,可在涅槃的必杀名单上。他绝对飙升到了榜首啊……” 木晨心中想着。目光却在蓝蓝父女及墨镜男身上晃了一圈。 老蓝是什么身份他倒是知道了。可关于老蓝在涅槃总部的分量,他却并不是很清楚。 而墨镜男……这人在他看来,就是个长相奇葩的小混混罢了。 这种争强斗狠,好像还有点阴险的人,即便能在涅槃捞到一个位置,想必也不是很高才对吧…… 和蓝蓝一样,木晨也想不明白凌默抓他的用意。 不过转念一想,凌默做的哪件事他又明白了? 明明这才是刚潜入涅槃的第一晚。事情的发展就突然被凌默推上了过山车道。 整个过程中他除了配合凌默做一些辅助工作,基本什么都不知道啊! 原本他以为,凌默是在精神探测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最后事情就“这样那样”地发生了变化…… 可一想到他居然需要用到“这样那样”这种说法来安慰和糊弄自己,木晨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但见到叶恋和夏娜的时候,木晨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道凌默早就想好了?所以他才一早就安排了后手? 可之前他连涅槃总部都没进去过,这后手又是根据什么安排的…… 谜团太多,木晨也实在想不明白。 他寻了个机会走到了蓝蓝身边,小声问道:“哎,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会跟凌队走的?” “哦……这个啊……”蓝蓝拖长了尾音,足足过了好几秒才答道。“就是在那儿碰上了嘛。” “喂,你这答案很含糊啊!而且你的语气也很不耐烦啊!就算要忽悠我,拜托能不能态度端正点……”木晨一脸不信。 反倒是前面的凌默突然转过头来,冲着木晨招了招手。 “干嘛?”木晨垮着脸问道。 凌默笑了笑:“有些事跟你解释下。” “真的?!”木晨皱起了眉头。 看着凌默那看似很“亲切”的笑容,木晨的脑海中立刻拉响了警钟。 “一般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是准备坑我了吧!” 可即便如此,木晨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心。 “你说吧。”木晨绷着脸说道。 “呜呜……”墨镜男又哼唧了两声,这次不等凌默动脚,木晨就不动声色地踹了上去。 “你闭嘴!” 听着木晨的低声喝骂,墨镜男的脸部顿时抽搐了一下,眼白也似乎翻得很厉害了。 被凌默踢一脚,他还能展现一下自己威武不能屈的意志,可是被木晨踢,墨镜男感受到的就只有屈辱了。 他没跟木晨交过手,在他看来,木晨多半只是凌默的一个小跟班罢了…… 墨镜男心里这么想着,鼻子里也跟着重重地哼了一声,以此表达自己的不屑。 “我靠,你还很叼啊!”木晨怒了。 凌默却顺水推舟地将墨镜男扔了过去:“交给你了。” “谢了……”木晨刚将墨镜男提起来,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等等,你就是为了把这个包袱丢给我吧!” 凌默揉了揉手腕,笑道:“怎么会呢……” “可你明明一脸轻松啊!” “我是有正事要说的。”凌默有些严肃地说道。 他一边将手插进了衣袋,一边说着:“这次能成功潜入,你的功劳不小。” “呜呜呜!”墨镜男又挣扎起来,同时将一直盯着凌默的仇恨目光迅速转移到了木晨身上。 木晨只感觉头皮一麻,表情也变得难看了几分。 墨镜男好歹是个精神系的异能者,加上那特殊的眼睛,“盯”着人的时候的确能带去很大的压力。 而木晨又不像凌默那样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顿时就感觉有些不自在。 “你果然是为了把他丢给我吧!”木晨悲愤地说道。 “他影响我恢复啊……”凌默说着,又腾出只手来揉起了自己的眉心,“大敌当前。还是早做准备比较好。” “你也知道啊!”木晨翻了个白眼。 凌默却看了看前方的夏娜和叶恋。眼神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丝笑意。 这副难得出现的表情看得木晨眼角一抽。紧跟着他就不屑地闷哼了一声:“恋爱中的逗比。” “你这可是开群嘲啊……而且就算羡慕嫉妒恨也不要表现得这么直接嘛……”凌默无语地收回了目光,接着说道,“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也有苦衷的。” “行了,不过就是为我好之类的话吧……”木晨摆了摆手,摇头说着。 “这倒不是,只是不能告诉你而已。而且。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凌默很直接地说道。 “喂!” 木晨的表情虽然很不爽,但心里却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虽然这么想怎么都感觉自己有点受虐倾向……可老实说,凌默这种实话实说的态度,却让木晨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毕竟被凌默毫无诚意地糊弄了无数次,如今总算听他说了句实话…… 而且,他能在这个时候把真心话说出来,也说明凌默是完全信任自己了吧? “算了,不能就不能吧,我这人只是好奇心太重而已。”木晨自嘲地笑了笑。 墨镜男竖着耳朵,正想多听点内幕呢。没想到凌默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顿时气得眉梢直跳,却无奈说不出话来。至于木晨的反应。更是让他愤怒不已。 你倒是争取一下啊!居然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你理解就好。”凌默说着,话题就突然跳到了另一件事上,“我跟你说这些的,是不希望你心里有什么芥蒂,毕竟你当着我这里的教官呢。” “只不过是带个小队……”木晨刚略带得意地答了一句,就忽然虚起了眼睛,“说好我只当教官的,你别想忽悠我。” “你误会了。”凌默很诚恳地拍了拍木晨的肩膀,“我只是想着,把小队的规模壮大一点……” 木晨花了一秒来消化这个突然蹦出来的信息,然后便抓狂了:“你这是压榨!剥削!简直无情!说,你到底想壮大到什么程度,还想弄多少人……” …… 医科大的车道上,十几个人影正沿着路中央快速朝前方奔跑着。 这些人手里都提着武器,为首的一人拿着把手枪,正是那名被实验组组长赶去下命令的警卫。 他也是倒霉,警卫队的宋队长不在,这指挥的任务就顺势落在了他的身上。 看着那些平时谁也不服谁的队友,此时都老实地跟在自己身后,这位警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些人哪是听他的话啊,根本就是想撇清自己罢了…… 而他作为临时指挥,唯一的用处不就是担责任吗? 此时他正眉头紧皱地盯着前方的一处十字路口,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办?” 已经快二十分钟了,他们在这偌大的校园内却根本一无所获…… 虽然这个结果让他有些庆幸,可也不能正大光明地表现出消极怠工的情绪吧…… “大门那边都堵上了吗?”警卫回头问道。 “肯定啊,前后的几条马路上也都有人盯着。”队伍中有人懒洋洋地答道。 听到回答,警卫的脸上却闪过一丝苦色。 那些混账,简直是在坑他们啊! 堵门倒是很积极,可这么一来,不就意味着他们这一队很有可能会碰到那个煞星了吗?! 这场追击,在场的没一个人想参与,可上面却下了死命令。 他们和普通成员不同,算是完全隶属于涅槃的一支队伍,对命令没有反抗能力。 实验组组长敢把他们派出去,也是因为他们这支队伍中最不可能存在奸细。 但凌默的实力,还有隐藏在黑暗中的未知敌人……这些可都是风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