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谁的大门开了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六十九章 谁的大门开了啊!

“还不快去!”大老板不耐烦地吼道。 众位高层同时打了个激灵,争先恐后地下了车。 “对了,把那些精神系异能者都叫到一起,我有事让他们做。”大老板又喊了一声。 “是!” 实验组组长迫不及待地应了一句,然后便抢先下了车。 很快,车厢里就只剩下了大老板一人。 他坐在那张背对着车门的沙发上,浑身仍在不由自主地微微抽搐着。 随着车门关闭的声音传来,大老板那双紧闭的眼睛,也在此时突然睁开了。 他缓缓转过头去,面向了侧面的一扇车窗。 校车的这一侧并没有遭到凌默的攻击,看上去一切完好。而外面则是建筑物的外墙,黑漆漆的看不见任何人影。 大老板看的,却是那面玻璃里映出的自己。 灯光映照下,他的模样看着很清楚。 阴沉的脸色,略显扭曲的五官,但最为醒目的,却正是他那双眼睛。 此时的他,和墨镜男的情况,竟然一模一样…… 盯着窗户中眼睛翻白的自己,大老板突然咬住了牙齿,一把抓住了面前茶几上的烟缸,狠狠地砸了过去。 “哐当!” 伴随着这声脆响,大老板的牙缝里也挤出了一声怒吼:“都要死!你们都要死!” …… 医科大的绿化带内,一行人正小心翼翼地沿着一条简易的“路径”向前走着。 但说是路径,实际上却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球有意滚出来的。只是滚得不怎么圆润罢了。 锋利的草叶被压到了地面。灌木丛则硬生生地豁开了一条口子。 老蓝一脸震惊地跟在木晨身后。突然就叫了起来:“这应该是个变异兽做的吧!” “怎么可能……”凌默嗤之以鼻地说道。 不过他心里却很是震惊,这居然也能看出来?! 按理说小白那种粗糙的滚法,怎么都和一般意义上那些身手敏捷的变异兽扯不上关系吧? 换做别人看到这种痕迹,肯定就认为是人做的了。 而这个“别人”,指的就是在一旁露出惊讶之色的蓝蓝和木晨…… “不对吧,这个是夏娜她们弄的。”蓝蓝说道。 木晨也点了点头:“不要因为她们看起来柔弱你就觉得做不到啊,你当夏娜手里的镰刀是摆设吗?那可是割草专用,还能发动无双技……” “你不想做人了?”夏娜微笑着问道。 “凌小夫人。我错了。”木晨果断地闭上了嘴巴。 老蓝却摇了摇头,兴奋地说着:“不不,这里虽然有镰刀切割过的痕迹,可是这些压痕和草叶的断裂处呢?你们来看这里……” “多半是有只变异兽刚刚打这里滚过吧,不稀奇……”凌默说道。 “这种应该很多吧,无聊就在草丛里滚来滚去的变异兽……”蓝蓝随口说道。她也半蹲着身体,可是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不过这不妨碍她一直面带笑容的转来转去,要不是“路径”就这么宽,估计她还能即兴跳个芭蕾舞什么的。 木晨也附和道:“某些动物的习性啊……” 他此时的表情却有些郁闷,追兵就在后面。可这对父女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就差拿着放大镜到处观察了,而另一个则高兴得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至于吗?! 木晨哪里知道。这两人已经快一年没出过涅槃总部了…… 蓝蓝少女心性,突然重获自由,本身又没有性命之忧,自然表现愉悦。 而老蓝呢? 那是个疯子…… “可滚成一条路的就太少见了吧!”老蓝还在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那就是你看错了。”凌默说道。 老蓝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凌默正眯着眼睛,有些不爽地盯着他。 他顿时愣了一下,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难不成,是那只丧尸?! 他顿时又激动了起来,没想到这丧尸居然还能搞到变异兽! 但是一般来说,变异兽跟丧尸,那也是水火不容的啊…… 老蓝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随后就将答案推到了那只丧尸的脑部变异上。 连人都能搞定,还拿不下一两只变异兽吗? 这么想着,他顿时露出了一丝释然之色,还摸着下巴点了点头,一副“我了解”的样子。 凌默则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一路过来,就数老蓝最难糊弄。 天色这么黑,亏他还能观察得这么仔细! 离地面那么近,干脆趴下去算了! 不过那只尸偶倒是个万能药,凌默都不用解释,老蓝自然会根据需要进行各种脑补…… 还好叶恋和夏娜外表看起来一切正常,老蓝虽然看了她们两眼,却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只是颇为感慨地拍了拍凌默的肩膀:“你可真行啊……想当年我在国外进修的时候,那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呐……” “所以就是一个妹子都没泡到?”凌默敏锐地看透了这句话的本质。 老蓝顿时收起了笑容,沉重地点了点头:“是她们不懂欣赏!” 说完之后,他又用那种感慨万千的眼神看向了凌默:“可你居然有两个啊……还都长得那么漂亮……” “是三个。”凌默纠正道。 “漂亮吗?” “挺好的。”凌默还稍稍谦虚了一下。 “……我突然想回涅槃了……”老蓝憋了几秒钟后,一脸忧伤地说道。 “呵呵。”凌默笑了笑。 …… 他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呢,蓝蓝却突然转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道:“哎。我问你啊。为什么不能叫娜娜呢?” “以后告诉你。”凌默高深莫测地说道。 走在前面的夏娜似有所感,回头冲着凌默笑了笑。 凌默也回报了一个笑容,心中却忍不住想道,难道他还能跟蓝蓝说,那具身体里有两个夏娜吗? 光喊娜娜,那精神体倒是高兴了,可丧尸本体却会很不爽啊! 而当夏娜不爽的时候,凌默也不能保证她会不会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这时夏娜也已经转过头去。对着最前面的叶恋小声地说了两句话。 很快,凌默就听见了叶恋那有些怯生生的声音:“啊?凌……凌哥的……大门开了?” “谁的大门开了啊!”凌默怒道。 夏娜这丫头……还真是一有机会就在黑他啊! “你想看就直说好了。”凌默又补上了一句。 “让诗然看吧,望肠止渴……”夏娜笑着说道。 “喂,梅字哭晕了都……” 一说起于诗然,凌默顿时感觉头皮一麻,同时也有些好笑。 对着小萝莉敞开大门,他有那么变态吗? 话刚说完,凌默却突然发现,身边的蓝蓝也正带着一丝审视之色打量着他。 “真的没开啊!”凌默火大道。 木晨终于忍不住唉声叹气道:“你们能不能有点危机感……” “对了,我刚才就想问了。你干嘛要把这只白眼狼抓出来?”蓝蓝指着凌默拖着的墨镜男,问道。 听蓝蓝提到自己。墨镜男的嘴里顿时“呜呜”了两声,身体也再次挣扎了起来。 可他这一动,肩膀就立刻被旁边的草叶划破了,剧痛感让他一下子瞪大了那双“白眼”,“呜呜”声也更急促了。 “嘴都已经被堵上了,怎么还不老实?”凌默嘴里说着,脚下却果断地又踹了上去。 这一下不偏不倚地又踹在了墨镜男的腰部,他身体一僵,整个人又瘫软了下去。 此时的墨镜男看着实在有些凄惨,一根绳子勒住了他的嘴巴,里面还塞了一团破布。 手脚也都被绳子捆了个结实,而凌默则仍旧提着他的后颈。 此时的凌默虽然看着有些脸色苍白,但体力却还是足够的。 消耗的精神力也在行走的过程中,慢慢开始恢复了…… 至于墨镜男头上的大师球,此时却已经转移到了他的后脑。 被那股吸力限制着,墨镜男的精神力根本就不敢动用。 不过凌默也没想让大师球吸了他,这只是一种防范措施罢了。 而事实证明,这还挺有效的。 “老蓝,”凌默没有回答蓝蓝的问题,反而转头问道,“你能确定之前在车里那个,就是你最开始见到的大老板吗?” “是啊。”老蓝将视线从周围收了回来,点头道。 “那他呢,你真的不认识?”凌默问道。 老蓝不太感兴趣地看了墨镜男一眼:“不认识,见都没见过。他长得这么奇葩,我要是见过肯定记得啊。” “呜呜!”墨镜男嘴里又哼唧了两声。 “这样啊……那没事了。”凌默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突然低头冲着墨镜男笑道,“我这里有了个猜想,等回去后,还需要你配合我验证一下。” “呜呜呜呜!”墨镜男硬着脖子,看上去很是激动。 凌默冷哼了一声,他大概能猜到这墨镜男想说什么,顶多不过就是什么宁死不从,你干脆杀了我之类的…… “你想死,哪有那么容易。”凌默小声说道。 墨镜男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看向凌默的“眼神”,也头一次浮现出了一丝慌张。 凌默却已经不再看他了,又和夏娜她们开始东拉西扯起来。 蓝蓝也不时地插上两句嘴,在这阴森的绿化带里,一行正在逃跑的人反而显得很是轻松随意。 而木晨已经彻底放弃了,他自言自语地念着:“算了,反正那些人也想不到我们的逃跑路线竟然是这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