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这是后遗症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六十八章 这是后遗症吗?

足足三分钟后,枪声才终于戛然而止。 整片空地顿时安静了下来,几十个人趴在地上,场面显得分外诡异。 倒是那些实验品横七竖八地倒在血泊里,一部分还在微微抽搐着,可也离死不远了。 又过了几秒钟,这些保持着匍匐状态的涅槃成员们才纷纷有些愣神地抬起头来。 “不打了?” “好像真的不打了……” “刚刚还换枪了吧?” “那这么说,他们是把子弹都给打空了?” 成员们小心翼翼地张望了一番,见确实没了动静,这才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 刚刚实在太危险了…… 被堵在这一处角落里,周围连个掩体都没有,子弹又跟长了眼睛似的…… 要不是对手没有痛下杀手,他们现在还有几个能站起来的? 说起来,如果不是听了上头的命令,他们也不会主动聚到一起,等着跳进火坑了。 一些人的神色顿时就变得复杂起来,站在人群里小声地问道:“谁知道今晚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清楚啊,不过我看到实验组的副组长了,该不是叛逃吧?”有人接过话头,说道。 “叛逃?有可能。这件事肯定有人里应外合,刚刚不是也在抓奸细吗?可惜啊,人没抓到,反而让别人带着人质跑了。”这语气里的讽刺意味太浓了,听得众人不停点头。 “那人太厉害了!” “是啊!不过那真的是精神系吗?” 一说起凌默,成员们顿时都来了兴趣。 虽然立场不同。可凌默的那一番壮举还是引起了这些人的热议。 有人酸溜溜地说道:“有人配合我。我也能做到啊。” “你?算了吧!你有那个胆子吗?”旁边的人则哈哈大笑道。 那人顿时不说话了。如果说异能是软件,那胆气就是硬件了。 几十个异能者就在脚下,却还能面不改色地将人带走,光是这份胆识,就已经让许多人甘拜下风了。 “亡命之徒。”有人总结道。 “胡扯,我看他惜命得很。”反驳声立刻就钻了出来。 最早问话的那人却在此时冷笑了两声,说道:“被一个人闹成这样……”他说到这儿,眼神朝校车那边瞟了过去。“应对真是太差了。” “是啊……” “简直是一直被对手牵着鼻子走啊。” “谁说不是呢?” 人群外,黎姓男子支撑着发抖的双腿站了起来,脸上的赘肉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听着这些讨论声,黎姓男子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他心里清楚,这件事很不简单,对手的人数不详,后手则是一个接一个。 唯一一个站出来的“凌戈”,也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 涅槃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所做的一切又都被对方所利用,提前在前面挖好了陷阱。 这并不是应对上的失误。而是博弈上的输赢。 可那些普通成员又哪会想那么多,对他们来说。涅槃栽了,那就是决策层的错。 当黎姓男子的目光扫向那片铁丝网的时候,他的眼神中也不可避免地浮现出了一丝怒意。 之前挂在那儿的铁棍男,这时已经不见了。 不仅如此,那些跟着墨镜男从小车上下来的人,现在也都不见了踪影。 “呸!”黎姓男子愤愤地吐了口唾沫,低声骂道,“被抓了也是你活该!” 他记得清楚,枪声响起的时候,那个墨镜男居然躲到了他的身后…… 不过人都是惜命的,这年头更是如此。 自己活着都很难了,谁还会管别人? 就像那些普通成员,他们谈论凌默的时候,谁又想着那个墨镜男? 一些人倒是插上了两句,可很快又被其他声音淹没了。 黎姓男子骂了两声后,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拖着双腿慢慢地朝着校车方向走了过去。 这一堆烂摊子,正等着有人主动站出来收拾呢…… “哈……” 车内,大老板在众高层担心的注视下,终于有了反应了。 他嘴里发出了一声异样的怪响,上半身猛地弹了起来,然后像是呕吐一样埋下了脑袋。 保持着这个动作,他的四肢则如同通上了电一般抖动起来。 同时他的脑袋也在不停地晃动着,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痛苦难耐的哼声。 “有动静了!”有位高层喊道。 不过这位高层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惊疑不定,这动静倒是有了,可看着怎么这么不妙呢? 其中一人脸色难看地说道:“我说……我怎么感觉大老板这反应……有点像鬼上身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觉得有些犯怵。 鬼上身肯定不是,可这副样子确实挺惊悚的…… “还真是……”另一人附和着点了点头。 “是什么啊!让你们找的人呢!”实验组组长暴躁地喊道。 见没人说话,他又咋咋呼呼地喊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去找个人来看一下!还有,追击队那边有没有消息传回来!再多派点人出去!” 说到这里,他的嘴唇神经质地哆嗦了两下,继续吼道:“绝对不能让他们出医科大!绝对不行!” 有人忍不住想提醒这位组长,这会儿天黑着,巡逻队又明显已经完蛋了,再派多少人出去也未必拦得住啊…… 可看他双眼发红的样子,众人还是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只有个警卫从门外探进头来,硬着头皮答道:“已经去找精神系的成员过来了……” 正在这时。大老板又抽了两下。突然有些艰涩地开口道:“不用了……” “嗯?” 一名高层愣了一下。第一时间回头朝警卫挥了挥手。 那警卫也没看见大老板究竟坐在了哪儿,有些疑惑地望了一眼后,便伸手关上了车门。 另一名高层则赶紧递了杯水过去,关切地问道:“大老板,没事了吧?您刚刚是?” “刚刚太乱了,想找个人过来都不行。”实验组组长嘴角抽搐了两下,小声地凑过去说道。 大老板却恍若未闻似的,呆了十几秒后。才一字一顿地问道:“别说我了,说说外面……情况如何了?” “没什么死伤,被抓了一个人,还有……”答话的人回头看了一眼实验组组长,后者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这人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实验组的副组长和他女儿……好像逃走了。” “咔嚓!” 大老板手中的塑料杯子顿时发出了一声脆响,透明的矿泉水顺着他的拳头流到了地上。 他的身体又开始微微发抖,但这次却显然是因为愤怒。 “我们估计……是有人潜伏在总部,和蓝副组取得了联系。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实验组的那些丧尸会突然逃出来了,说不定三号楼那边的实验品也是提前被他动了什么手脚……”实验组组长急急忙忙地说道。 “估计?”大老板仍旧低着头。冷冷地重复了一遍。 “是……可是这是最合理的推测了……”组长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其他几名高层。 这些人略一沉吟。也开口说道:“说的是啊……” “不然这事就太蹊跷了。” “没错……” “都给我闭嘴!”大老板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吼。 他这一吼,车厢内顿时就变得无比安静了。 高层们噤若寒蝉地望着大老板,而实验组组长则吓得脸色惨白。 “是了,这就是以前的大老板……” 这种杀气腾腾的说话方式,恶狠狠的语调,正是实验组组组长初见大老板时的印象! 那时的他既阴狠!又毒辣! 可是当涅槃走上正轨后,这位大老板的行事风格却突然变了。 他突然变得深居简出,喜怒不形于色…… 可对于实验组组长来说,他却从未忘记过这位大老板的本性。 所以他才反应那么激烈!不光是因为他的地位,更是因为他的小命! 今晚这把火是从他的实验组烧起来的,要说他不用承担半点责任,这位组长自己都不相信。 可这份责任需要他承担多少,又要付出什么代价,却是由大老板一个人说了算的。 一想到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这个人手里,而这人偏偏又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实验组组长没有当场崩溃,已经算心理素质过硬了! 抓狂算什么,他现在也恨不得立马逃出去啊! 尤其是此刻见到大老板发怒,实验组组长的两条腿都软了。 其他人倒是没他这么深刻的感触,这些人心里想的反而是另一件事。 大老板的声音,怎么好像有些怪异呢…… 他突然僵住,现在又一下子恢复,可这会儿说话时却一直低着头,舌头也仿佛有些不听使唤似的。 难道……是刚刚留下的后遗症? “我不想听什么估计……我要的是结果!” 大老板“咔咔”地捏着手中的破杯子,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人给我找回来。不光蓝副组长,还有那个戴墨镜的……” 他说完后,便轻轻地松开了手掌。 被捏得完全变形的杯子从他颤抖的手指间跌落下来,“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 而就在这时,实验组组长却隐约瞥见了大老板的眼睛。 不过他刚看了一眼,大老板就已经闭上眼睛靠到了沙发上。 “应该是……看错了吧?”组长心中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