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抓住了一只“白眼狼”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六十七章 抓住了一只“白眼狼”

密集的枪声还在这片区域里“哒哒哒”地响着,但离开了总部前面的那块空地后,周围却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 晃动的绿化带,前后无人的荒芜马路……铁丝网内外,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站在外面听这枪声,反倒有了一丝不真切的感觉。 “啊……” 墨镜男一边痛哼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跟着凌默往前走。 凌默的那一脚让他几乎失去了反抗能力,也让他看凌默的表情变得更加怨毒。 前一秒他还胜券在握,后一面就成了凌默的阶下囚…… 而且这个人对待俘虏,根本就没有半点风度可言啊! 虽然双方之间的眼神接触还隔着一副墨镜,但精神力强大的凌默还是敏锐地感应到了对方的注视。 “你好像很生气啊。”凌默的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丝诧异,“放心吧,不会这么简单就肾亏的。” “……” 目睹了铁棍男被引入陷阱的过程后,墨镜男对凌默的说话方式也有了一些了解。 “他这是故意的,为了激怒我,让我失去理智,然后再挖个坑让我跳……”墨镜男提醒着自己。 见墨镜男不说话,凌默摸了摸鼻子,嘴角突然往上一勾:“但我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你肾亏,甚至……你想看巴比伦塔的倒塌也不是什么难事……” “什么……意思?”墨镜男咬着牙问道。 凌默的目光往下一瞟,然后阴阴地笑了笑:“你也可以理解为局部器官的粉碎性爆炸嘛。” 墨镜男一愣,随后便狠狠地骂道:“你……你别以为……这就赢了……” “咦?不怕?不应该啊……” 凌默心中一动,又将视线转到了墨镜男的脸上。 墨镜男还在恶狠狠地叫嚣着:“就算你暂时能逃出去,可又能逃多久?涅槃有多少异能者。你应该很清楚吧……” 没想到凌默还真就点了点头,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背包:“现在还不是很清楚,那些册子我还没看呢。” “什么……” “登记表啊。” 墨镜男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这人居然连他们的登记表都拿走了! 而且他竟然还露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甚至还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 “鸡鸣狗盗……”墨镜男骂道。 “省省吧。我这是为了知己知彼,战术,懂吗?”凌默说着,就突然伸手一挥。 墨镜男只感觉眼前一花,下一秒那墨镜就掉到了地上。 他惊骇地盯着凌默,同时又想起了自己被“抓”时的情景。 “控物?不对……就算物体能控。但大活人他怎么控?”墨镜男心思急转。 精神力控物,其实就是将精神力作用在物体上,影响它的运动轨迹,甚至让它在这股力的作用下活动起来。 但一般能被控的物体,也就只是小刀、钥匙,这种体积不大。重量也很轻的物体。 可像是墨镜男这样的成年男性,光是体重都有一百三四了,这得多强的精神力才能将他整个儿托起来? 更何况,他当时感受到的,可是一根绳子…… “会不会是什么特制武器?”墨镜男猜想道。 可惜从他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全凌默的正面,更别说观察一下凌默的外套里有没有藏什么东西了。 他盯着凌默的同时。凌默也正看着他。 但凌默的表情可就平静多了,只是在看了两眼后突然说道:“你这是经过变异的白内障吗?还是因为不想面对比你强大的人,所以故意翻成了这种白眼?不过也是啊,长成这样怪不得要戴墨镜了,我还以为你故意装逼呢。” 墨镜男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整个人都气得冒烟了。 变异白内障……故意翻白眼……长成这样……尤其是那句“比你强大的人”,更是让墨镜男双眼喷火。 铁棍男说的对,这人真的太找死了! “这是阴谋……我得忍……”墨镜男再三克制,这才将这股怒气暂时压了下去。 凌默眉毛一抬,很诚恳地说道:“闷气伤身啊……” “草!”墨镜男这一口气刚憋下去。就顿时爆了出来,“你一定会死!不管是你,还是你背后的势力,我都一定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想摧毁涅槃?凭你们也配!” “谁想摧毁了?”凌默却很无辜地反问道,“还有。背后的势力又是什么?” 墨镜男更是愤怒:“装,你接着装,但你觉得这有意义吗?” “这个嘛,没什么配不配的。”凌默扭头朝着空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你觉得那么多挺机枪同时开火,今晚还能活几个人?” 墨镜男却连声冷笑道:“呵呵呵,这么多异能者,那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你们当然不会杀人了。只是这涅槃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这么大费周章?实验品?物资?人?你们的野心还真是不小啊……” “大费周章也谈不上吧……”凌默谦虚地说道,“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几个小时?你当我是傻逼?”墨镜男的声音还是有些变调,不过这次却是疼得。 凌默不动声色地露出了一丝微笑,暗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 这个墨镜男之前喊话的时候,是故意改变了自己的声调和语气。 而且为保稳妥,他还多次借他人之口,让别人转述。 这人这么小心谨慎,怎么现在说话却有点怪怪的…… 不是声音,而是说话的内容。 一个心机深沉的人,怎么说话就跟小痞子一样? 联想到之前曾感受到的那股熟悉感,凌默的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 被凌默这么盯着。正一脸凶狠的墨镜男却突然转动了一下眼珠…… 虽然那双眼睛完全翻白,但凌默还是感觉到了。墨镜男在这一刻,有些目光闪烁…… “你是想套我的话,摸我的底吧?是想知道我背后有没有人指使,还有没有同伙隐藏在你们涅槃?”凌默突然问道。 墨镜男脸色一僵。然后便笑了:“呵呵,我都被你抓了,套话有什么用?” 但他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句话:“草,直奔主题啊!懂不懂什么叫委婉!” “其实也没事,因为我也在套你的话。现在我至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这次事件的了……”凌默却点头道。 “……”墨镜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跟他设想的交谈方式完全不一样啊! “而且听你说了这么多话,我大概也明白了……” 凌默盯着墨镜男看了两眼,突然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你笑什么……”墨镜男本能地感应到了一丝不妙。 就在这时,他却瞥见凌默脚边一闪,随后一抹红光就被扔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红光来得太快,等墨镜男意识到的时候。头上仿佛已经多了个东西。 墨镜男吓了一跳,抬手就想去摸,却突然浑身一抖。 “你……你对我做了……”墨镜男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凌默微笑着看了一眼墨镜男头顶上的大师球,然后小声说道:“这可能是你的弃子,但是对我也是很有用的。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另外,你想借用他来跟踪我的算盘。大概也要落空了,另想他法吧。” “你……” 墨镜男的身体顿时抖得更厉害了,他的声调没变,但语气却突然变得沉稳起来。 他那副翻着白眼,却一脸严肃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地诡异。 “小子,你不要太猖狂了。”墨镜男沉声道。 “彼此彼此。”凌默笑道。 “你还留了多少人?”墨镜男突然问道。 “呵呵。”凌默笑而不语。 几秒钟后,墨镜男的表情就再次变得狰狞起来。 “走吧。”凌默却表情不变,说道。 另一条车道上,几个人影正在迅速地朝着前方狂奔。 “你们怎么来这儿了?”木晨跟在其中一个高挑女孩的身边。问道。 落后一步的蓝蓝不禁摇头:“这人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她想了想,突然转头看向了身边的长发少女,好奇地问道,“娜娜,他怎么不问你啊?” “你可以借他个胆子啊。”夏娜狡黠地眨了眨眼。 蓝蓝脸上还带着笑容。可头皮却突然有些发麻。 这话里……怎么好像还有其他的意思呢…… “娜娜……” “嗯?”夏娜的笑容更温和了。 但蓝蓝却陡然浑身一凉,没等她再细想,后面却突然蹿出了一个声音来。 “你最好叫她夏娜。” “啊!”蓝蓝吓了一跳,张口就叫了出来。 可身边的夏娜和前面的高挑女孩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似的,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 高挑女孩回过头来,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而夏娜则抬起手来,很随意地打着招呼:“嗨,小白她们在殿后哦。” “这又是什么意思?”木晨下意识问道。 可惜没有人理他,就连蓝蓝都把注意力放到了来人身上。 她惊讶地看了一眼凌默,又看了一眼被凌默拖着的那个男人…… “这就是你抓的白眼狼啊!” 墨镜男再次气得吐血,谁tm是白眼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