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拉仇恨也是一门技术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六十六章 拉仇恨也是一门技术活

“跑……跑了?” 实验组组长站在原地摇摇欲坠,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跑的人是……是副组长?是那个死老头?” 他猛地打了个激灵,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了车门口,扒着门缝就朝豁口的方向望去。 可惜这位组长的眼神实在算不得太好,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却只看见了喷火的枪口。 “你!你过来!” 他左右看了看,突然指着一个警卫喊道。 出于紧张,他的嗓音都有些变调了,听上去格外尖利。 那名警卫顿时被吓了一跳,然后在组长疯狂的招手中半蹲着凑了上去。 刚到面前,组长干瘦的手掌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这位在涅槃总部身居高位的老头,此时的表情却一扫平时的威严,变得扭曲且狰狞。 “你有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跑了!” 警卫被组长抓得有些呼吸不畅,苦着脸忐忑地答道:“好像是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花白,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个子……” 他话音未落,就感觉脖子上突然一松,紧跟着就发现这位组长跌坐到了地上。 “是他,是他和他女儿……不……这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组长眼神涣散地念叨着:“他为什么要跑?他干嘛跑?他要什么我都给了啊!”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拔高,表情也变得极为愤怒:“那个死老头。他居然敢跑!他是想害我。他这是要害我啊!” 他突然又朝着警卫扑了过去。吓得这名警卫顿时又打了个哆嗦。 “好好的我非站这里看什么热闹啊,早该躲远点的……”警卫欲哭无泪地想道。 “去!下令!把他给我抓回来!一定要抓回来!”组长大喊道。 警卫一脸为难,这枪林弹雨的,让他们怎么抓? 其实想绕出去也不难,可对方敢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难道就没点倚仗吗? 他们这些人想摸着黑追上去,简直就是作死啊…… 但看着组长那发狂的眼神,警卫最终还是没敢将这番话说出来。而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我去通知。” 盯着警卫回到人群中后,组长这才像是脱了力似的浑身一软。 他咬牙切齿地念道:“姓蓝的……还有木晨,那个姓凌的小子……” 反反复复地念了好几遍,他的指甲也深深地掐进了肉里。 实验组组长突然抓狂的表现,其他高层自然也都看在了眼中。 他们的反应虽然没有那么激烈,却也感受到了一丝恐慌。 闹了一晚,也只有此时此刻,他们才真的感觉到了对手的可怕。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而这一手,简直是将他们涅槃的脊椎都抽走了一截。 副组长是谁?那是实验组存在的根本啊! 也难怪组长会气得直哆嗦,根系被挖。实验组的分量也就跟着一落千丈。 他原本在所有高层中是最有地位和权势的一个,可今晚过后。他的地位就将大不如前了…… “灾难爆发后才好不容易将自己扶了正,摆脱了那个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副’字,正是春风得意的好时候啊,结果……”一个男人擦着冷汗感慨道。 “不过大老板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像更难看了啊……”总算也有人注意到了默默抽气的大老板,可这人一脸疑惑地喊了两声,却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与此同时,墨镜男也终于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接近了凌默。 “啊啊啊!”他疯狂地大叫着,却根本改变不了自身的处境。 铁棍男在铁丝网上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喊道:“你敢!” “我已经做了嘛。”凌默还有空冲他笑笑。 他在空中轻松地交换着左右脚,看上去就像是在散步一样。但从他紧绷的身体来看,却分明是在通过某种方法稳定着自己的身形。 不过无论怎么看,他这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都要比铁棍男那八爪鱼似的爬姿好看。 再加上他那居高临下的一笑…… “你太找死了!”铁棍男骂道。 “拉仇恨也讲究火候的,你这样的就别惦记着干扰我了,技术太差了。”凌默劝道。 铁棍男顿时一怔,一张脸随即憋得通红。 没想到一眼就被看穿了啊! 话说回来,这个家伙明明在答话,怎么一点都不见受影响呢……不是说精神系最重专注吗? 难不成……他根本就没在意我啊! 铁棍男气得直咬牙,他的视线不停地在凌默和墨镜男之间打着转,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想从我手底下抢人吗?可你速度不行啊。”凌默却接着说道,“你爬得又没有他飞得快。” “……”铁棍男心中吐血,这人居然还有心情反过来嘲讽他! 不过凌默说得也是事实,铁棍男一边要躲着子弹,一边还要往上爬,速度的确快不起来。 可正因为如此,铁棍男反倒觉得更郁闷了。 明明已经占尽优势了,干嘛还跟他用一样的招数啊! 此时他耳边传来“呼”的一声,正是墨镜男从空中接近了。 铁棍男低吼一声,猛地在铁网上一蹬,转身就朝着墨镜男扑了过去。 他的意图很明显,不管墨镜男是怎么飞起来的,只要将他扑到地上,那也算脱困了。 即便因此受伤,那也比落到凌默手里好吧! 结果他这边刚松开铁网,就听见头顶的凌默又开始喊了:“你用那根棒子啊。” 空中的墨镜男顿时浑身一颤。这是把他当棒球了啊! 铁棍男也跟着晃了一下。这人还没完了! 不过他的弹跳力的确很惊人。这一晃并没有让他的动作发生太大偏移。 眼看着手指即将够到墨镜男,铁棍男的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干扰没成功,可这人也太得意忘形了……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眼前的景物却突然模糊了一下。 “嗯?” 随着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号,墨镜男的惨叫声也仿佛一下子到了他的头顶。 浑浑噩噩中,铁棍男脑子里还在疑惑地想着:“不对啊,我扑过去,人应该在我下面啊……” “啊!” 正面着地的痛感一下子唤醒了铁棍男。他晃了晃脑袋,支撑着险些被摔散架的身体爬了起来,却看见凌默正提着墨镜男从半空中飘然落下。 隔着一张铁丝网,凌默竟然还冲他挥了挥手:“触地得分了啊。” 还有些恍惚的铁棍男顿时胸口一闷:“你当在玩橄榄球啊!” “人在空中更好下手嘛……”凌默微微一笑。 铁棍男猛地扑到了铁丝网上,使劲摇晃着:“你别动!你要是敢带走他,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哦……”凌默朝着墨镜男的腰上踹了一脚,终止了他的鬼吼鬼叫,同时笑着问道,“他很有地位吗?” 凌默这句话问得很有诱导性,同时他也在仔细地观察着墨镜男的反应。 天色虽暗。可凌默的视力却比普通人好了不少。 而他之所以停下来问这么一句,就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猜想…… 铁棍男看见凌默踹那一脚。表情又变得凶狠起来,可当凌默询问的时候,他脸上又闪过了一丝古怪之色,然后硬着脖子答道:“怎么,你怕了?我告诉你……” “啊啊……”墨镜男正捂着腰部不停抽搐,一听这话却也忍不住想开口了。 可凌默那一脚踢得实在不轻,他这会儿感觉自己的肾脏都快从某个地方挤出去了,哪还有力气说话,只能哼哼两声,希望铁棍男能心领神会…… “你……”铁棍男眉梢直跳,“你下手这么重……” “不说?那算了。”凌默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墨镜男一提,对他说道,“你别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站住!” 铁棍男又挣扎着想去爬铁丝网,可他现在连自己的手脚都不能好好控制,又怎么爬得上去? 眼睁睁地看着凌默拖着墨镜男消失在了黑暗中,铁棍男的身体也跟着软了下去。 他手指勾在网洞里,表情灰暗地念叨着:“完了……” “快点!” 木晨拖着老蓝跑出了豁口,又一口气冲出了十多米远,这才突然停下了脚步。 见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蓝蓝也没来由的心里一慌:“怎么了?” “前面有人。”木晨低声说道。 “这么说……涅槃早有准备吗?”老蓝神色不定地说。 木晨沉重地点了点头,缓缓举起了刀子,踏前一步说:“你们先跑,到前面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殿后……” “喂!那个二货,这边!”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草丛里传了出来,而木晨这一番热血的发言也顿时被呛了回去。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然后对着一脸疑惑的蓝蓝父女说道:“是我们的人……” “是这样啊……”蓝蓝眨了眨眼,点头道。 “刚才的话……还是忘掉吧。”木晨小声地说道。 “没想到还有人接应你们!”老蓝却显得很兴奋。 木晨无力地说道:“我也没想到……那个坑爹队长!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啊!” ps:老有朋友问书友群,在这儿再通知一下。 全订群(32705897); 书友群(24081542)。 欢迎各位加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