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捕鼠夹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六十章 捕鼠夹

现在正是逃出总部的关键时刻,连凌默自己都说了这会儿最麻烦,可蓝蓝却没从他身上看出多少紧张。 他的脚步就没停过,眼睛也一直看着前方,可周围正在发生些什么,他却好像了如指掌似的。 途中一些人刚刚腾出手来,凌默打后面一踹,又将丧尸给他们扔了过去。他走到哪儿,骚乱就被带到了哪儿。 蓝蓝在一旁留意着,发现每一只丧尸在被凌默靠近的一瞬间,都会突然陷入茫然之中,结果愣是给一个人类活生生充当了保龄球。 “这是为了不让他们太闲了,不然一没事就容易东张西望。”凌默解释道。 蓝蓝听得直翻白眼,你就说自己阴险不就得了嘛! 找个正当理由,也不会让你的形象高大多少啊! 不过嘴上虽然不说,但蓝蓝心里对凌默也是有点佩服的。 光是这份镇定和手段,就足以让人惊叹不已了。 这地方到处都是人,一不留神就可能会被发生。而一旦暴露行踪,她和老蓝倒没什么,可凌默和木晨却是死定了。 试图带走总部的重要任务,光这一条就够他们死个四五遍了啊! 但凌默给她的感觉,也并非是毫不在意,而是一种很特殊的情绪。 他好像很清楚这里面的危险,但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做,而且是心甘情愿地去做。 “可他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呢?抗体?病毒本质?还是……丧尸拥有人性的方法?”蓝蓝忍不住一阵胡思乱想。 而车厢内,一众高层的脸都快黑得滴出水来了。其中一些人是真的浑身冒汗,连衣服都已经浸透了。 这里面就有实验组组长,他的表情也是最为难看的,手里捏着的帕子不停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事情一开始是从实验组发生的。他怎么能不紧张? 现在冲过来的,也是从他们实验组弄出去的实验品。 警卫一走,他还是犹犹豫豫地开口道:“这些实验品,那是由巡逻队负责的……”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拍着沙发站起来了:“你什么意思?推卸责任啊?” 实验组组长脖子一硬。反驳道:“我说的是实话!你当这些实验品是个人都能弄过来?要不是有人刻意引导,它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钻到这里来了。再说了,铁丝网围着,它们是怎么冲进来的?” 先前拍沙发那人冷哼了一声,答道:“那是你们研发出来的,别问我。” “我可不是推卸责任。我就是想说,这次的事情是人有预谋做的,不光是实验组有人配合,巡逻队那边也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其他势力的加入。那些散兵游勇,难道还会跑来做这种事?”实验组组长说道。 一说到其他势力。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东明分部的覆灭。 结合这件事要做成的难度,实验组组长的这个猜测,顿时得到了众人的认同。 一般的幸存者是干不了这种大事的,只有其他势力才有这个动机和实力。 而这个“其他”势力,实际上指的就只有一个,猎鹰! 不过想到这点,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对方的手这么快就伸到总部来了? 一些人则想到了更深层的地方,难道是因为他们和联合营地合作在即,所以对方才迫不及待地搞出了这件事? 阴谋啊,这里面全是阴谋的味道啊! “那些事过后再说,问题是现在要怎么办?”有人插嘴道。 这件事闹得很难看,可还不至于让这些高层慌了手脚。 楼内的丧尸早晚都能灭干净,火势也还在控制范围之内,至于外面的这些实验品,有这么多的警卫和异能者在,要不了多久也能通通搞定。 这人问的。不是怎么解决问题,而是怎么想办法将背后的“老鼠”给抓出来。 脸已经丢了,总要想办法挽救一下吧? 而抓住凶手,无疑就是最好的办法。他们的小命能安抚人心,也能稍稍挽回一点涅槃的颜面。 有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们说,他们把外围的丧尸弄过来,不光是为了找麻烦吧?” “那这是……为了掩护人逃出去?”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人立刻反应了过来。 “现在已经快两分钟了,会不会已经逃出去了!”有人算着时间,说道。 讨论声立刻又激烈了起来,有人嚷嚷着就要去找警卫。 但这时却有人注意到,大老板还坐着一动不动,似乎没什么反应啊。 “大老板?”实验组组长低声喊道。 他现在可是最为积极的一个,不管这件事是谁做的,只要能抓到人,那他要承担的责任就小多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点,他心里就有些不痛快。 都怪这场面……实在是太乱! 大老板沉默了一会儿,才抬手说道:“不用急,我早就等着他们露出尾巴了。”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人又是一惊。这么说,他早就想到了? 不过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大老板却是脸色阴沉。 他握着自己的大拇指,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凶光。 居然敢踩在他的头上撒野……不管是这些“老鼠”,还是背后隐藏的黑手,他都会一一揪出来! 但作为罪魁祸首,凌默却并不知道,从东明分部到今天这件事,他已经让猎鹰换着姿势躺枪无数了。 他现在正拉着蓝蓝躲在一辆越野车后面,警惕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个破洞。 这里距离破洞也就十来米的距离,中间也没有什么异能者挡路。 经过子弹的扫射后,那洞口附近躺了七八只实验品,其中有一只还没断气,正在血泊中持续不断地抽搐着。 感觉到蓝蓝的掌心里有些冒汗,凌默回头看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害怕啊?” “谁怕了……”蓝蓝硬着头皮说道。 凌默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少女再怎么跟丧尸天天打交道,说到底还是没怎么见过这些血腥的场面。 路上她也说了,每次老蓝做实验,都会把她赶到外间。正因为太过无聊,她才会半夜还在最外面的那些“收藏间”晃悠。 说这些的时候,她脸上虽然还带着一丝笑容,可凌默却从中看出了一丝落寞。 要不是太过无聊,一个正常女孩又怎么会天天跟那些“收藏品”玩呢…… 不过凌默刚把这话一说,蓝蓝就愤怒地反驳道:“你说什么呢!我哪里不正常了!我就是喜欢那些怪物,你咬我啊!” “怎么你现在不喜欢了?”凌默问道。 蓝蓝郁闷地白了凌默一眼,指着一只在血泊里抓挠,全身都被射成刺猬的犬尸问她喜不喜欢……这绝对是成心的吧! “怎么还不过去?”木晨从后面凑了过来,小声问道。 凌默的神色又变得严肃起来,抬头用下巴点了点那个方向:“我觉得有问题。” “什么问题啊?”老蓝也开口问道。 他的语气听上去倒是很兴奋,木晨刚扭头疑惑地看向他,这老疯子就得意地笑道:“干什么?反正我又死不了。” “要是出事了,我第一个抓你垫背啊。”木晨郁闷地说道。 “你们看,这么大一个洞,这些人都看见了,怎么不堵?”凌默问道。 蓝蓝皱眉说道:“堵也没用啊,丧尸都进来了。” “不是堵丧尸,是堵我们。”凌默摇头说道。 其余三人都是一愣,随后便回过神来。 是啊,这事情闹成这样,高层会想不到是有人搞鬼吗? 就算破洞刚刚出现,但以总部的行动力,这会儿也该有人专门守着这里了。 “这是他们弄的一个‘捕鼠夹’。”凌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