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夜幕下的异变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五十二章 夜幕下的异变

两名警卫刚打这手电走了过去,天花板上就有个红点突然晃了一下。 不过这两人都丝毫没注意到头顶的异状,他们的视线一直只在地上乱瞟。 几秒钟后,在他们刚刚经过的一扇房门上,就诡异地多出了一只体型极小的红色水母。 刚进涅槃总部的时候,大师球看着还只是个橡胶玩具,外面毫无特殊之处。可现在再看它,却浑身通透,就像是用水晶雕刻而成的精美艺术品,中间如同凝结了一滴鲜血一般,一抹红光由内而外地透了出来。 这一晚上先后吸了101和长臂丧尸,大师球可是得到了大量的营养。尤其是101,他虽然威风不再,可毕竟是一只母体丧尸,体内的病毒含量是相当高的。吸了它们后,大师球也到了再次进化的临界点。 此时在凌默的操控下,它正牢牢地贴在房门上,开始慢慢收缩起了身体。 当收缩到极点后,它又缓缓鼓胀起来,整个过程就像是呼吸一样。 但从它体内吐出来的可不是什么气体,而是一根根由精神能量凝成的丝线! 这些丝普通人看不见,可在精神系异能者眼里,却通通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 以大师球为中心,这些光线如同迅速编织的蛛网一般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靠坐在墙边的凌默本体也突然眉头一皱,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和大师球之间的精神联系,仅仅只靠着一根精神触手支撑。而这根触手还在大师球的身体内一分为二。其中一股拿去操控尸偶了。 尸偶那边儿肯定不能动。老蓝父女是这次计划中很关键的一部分。但要将这么多的精神丝线都操控起来,他就还得将大师球这边的一半触手再次分裂。 这一分,就得分出几十根来! 要不是有大师球这么个提前充电的中转站,凌默也不能隔着几百米干成这种事。 触手分裂的过程,就好像硬生生地将一个念头拆分开来。这还不算,还得同时付诸行动。 就好像很多人都能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但要是两只手同时写两篇不同的文章呢? 或者更进一步。指间夹着笔,同时写八篇呢? 这种事别说做了,光是想都觉得头疼。 而凌默要做的事情就类似于这样,每根触手分裂出来,和那股丝线缠绕在一起后还不算完,他还得控制着每根触手同时去干不同的事情,这才是真的复杂之处。 没过几秒,凌默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了。 而这种时候,他那已经浓缩起来的精神光团就开始了剧烈波动,支撑着他的大量消耗。 “怎么回事?” 同样在住宿楼内。此时有个人突然从被窝中惊醒,然后睁开眼看向了四周的黑暗。 这人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就掀开被子跳了下来,慢慢走向了门口。 在握住门把手的时候,这人稍稍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打开了门…… 当那扇房门上的白色光线通通染上了一层血色后,就代表着凌默的分裂和融合已经完成了。 这些触手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就开始活动起来,它们沿着走廊和墙壁,迅速朝着四周延伸过去。 其中一根则顺着锁孔,直接钻进了大师球所在的那扇房门。 另一些触手到了某些位置后,就直接顺着地板钻了下去。 这对于凌默的精神消耗无疑很大,但毕竟他有个电池啊! “什么孚都弱爆了,大师球才是真的一节更比十节强啊……” 这一幕虽然诡异,但完全是在寂静中完成的,那四个人就在这层楼走来走去,却根本没有发现。 “我还是想不通,那钥匙怎么就没了,而且我保管的钥匙明明也不是那串,怎么就到我身上了?”那名实验员很是郁闷地在一扇房门前停下了,说道。 另一人则叹气道:“是不是你上厕所掉进去了?” “怎么可能啊!”实验员怒道。 “那我也想不到了啊,除非是有鬼给你摸去了……”说到这里,那人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太自在,“唉,我跟你说,这说到鬼啊,之前我一个人在楼梯抽烟的时候,好像是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影子……” “影子?你该不会说是见鬼了吧?”实验员翻着白眼说道。 “那肯定不能啊……”那人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之前觉得是幻觉,但现在钥匙莫名其妙丢了,他就忍不住在想这之间会不会有点什么联系…… 实验员本来就已经心烦意乱了,没想到自己的同伴却突然开始扯什么影子。 这楼里哪来的影子? “靠!真晦气!”含着一口闷气,实验员抬起一脚就踹向了那扇房门。 然而就在他即将踹中房门的前一秒,却突然听见“嘭”的一声闷响突然传来。 而且,这声音就来自于他面前的这扇房门! 实验员被吓了一跳,这一脚也踹不上去了,整个人歪了两下,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另一人倒是没注意到这点细节,反而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这……这门……它刚才响了!”实验员惊疑不定地指着房门,说道。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像看神经病似的盯着实验员笑道,“行了吧你,我刚说完鬼,你就这么吓我,幼不幼稚?” “我没跟你开玩笑啊!”实验员刚申辩了一句,那扇房门就突然晃动了一下。 这次那人也看清楚了,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有些没太反应过来。 这门只是微微晃了下。虽然不太寻常。但也算不上吓人。 而那名实验员则吞了口唾沫。突然慢慢地朝房门靠近了过去。 “对了,这间关着实验品吧?”那人突然张嘴说道。 “嗯,不过这门是反锁的,而且实验品也不可能挣脱的。可惜我钥匙没了……”实验员侧过头,准备将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听动静。他嘴上虽然那么说,但这门也不会莫名其妙自己就动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却突然瞥见了让他魂飞魄散的一幕。 那门把手,居然开始缓缓扭动了! 同时。从门后也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但就是这一声响,却将这两名实验员同时吓得浑身一僵。 “咔嚓。” 这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实验员已经呆了,这怎么可能啊! 这房门都是反锁的,除非用钥匙提前打开……等等! 钥匙! 难道钥匙真是被人拿了? 而且,在他们找钥匙的时候,有人还用那钥匙开了房门?! 实验员顿时傻眼了,他们一直忙着找钥匙,却没人想过要去开门检查这些实验室。 原因倒是很简单,一是钥匙不可能落在实验室里。二是,钥匙都没了。还怎么开门啊? 至于被其他人拿走这种可能性……这楼里怎么可能冒出来其他人? 然而眼前这一幕,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观念。 这楼内不仅有人,而且这人还在他们眼皮底下打开了房门,进过这间实验室! “不对,那么多警卫都没看见有人进来,我在这里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再说这门早不开晚不开……”实验员已经思维混乱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吱呀……” 眼看着门缝渐渐张开了一条漆黑的缝隙,那名实验员突然打了个激灵,猛地向后退去,用有些变调的声音喊道:“跑啊!” 他看见了!黑暗中,那双红色的眼睛! 那人也顿时惊醒,下意识嚎了一声后,转身就喊:“救命……” 这呼救声还没彻底喊出来,他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突然闭上了嘴巴。 而此时那名实验员也转过身来,顿时瞪大了眼睛,手脚也瞬间变得一片冰凉。 前方走廊上,一只浑身染血的实验品正呆呆地站在那儿,木然地盯着他们。 在他手里,则提着一个瘫软的人影,仔细一看,正是其中一名警卫! 此时那警卫紧闭着眼睛,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之色,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不仅如此,从走廊的拐角处,赫然又走出了更多的丧尸! 这些丧尸的速度都不算快,动作甚至有些僵硬,而在寂静中这么一只接一只地钻出来,却简直让人崩溃! 两人全身发软,汗毛都全部炸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所有丧尸都跑出来了! 由不得他们多想,因为此时在他们身后,一个更为可怕的声音已经响起。 “嘭!” 这是房门彻底被拉开后,摔到墙上的声音! 尽管已经见惯了丧尸,和丧尸打了很多交道,甚至做了不少实验,可此时真切地感受到一只丧尸就站在身后,这两人还是变得头脑一片空白,双腿都忍不住在微微发抖。 “啪嗒!” 液体滴落地面的声音十分清晰,就像直接响在这两人脑海中似的。 是口水吗? “救……救命……” 这是那名实验员发出的最后一个声音,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无声无息地栽到了地上。 而另一人也在听见同伴“噗通”倒地的同时,很是干脆地晕了过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看见大家的书评,真的太感动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