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尖叫的“脸”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四十八章 尖叫的“脸”

行动之前,凌默倒是好奇地问了一句:“这长臂丧尸的胳膊,是怎么来的?” 他大概猜到这可能就是101母体丧尸失去的那两条胳膊,但还是得确认一番,才能肯定。 蓝蓝对此也没有起什么疑心,丧尸好奇心重是种族天性,这只丧尸顶多算是好奇的角度有些不同罢了。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用丧尸能听懂的方式解释道:“这是从一只丧尸身上截下来的,然后趁着新鲜安到了这只丧尸的身上……但是,具体是怎么成功的,我就不清楚了。” 她说到后面时,语气也不由得变得有些不自在了。 这种事她平时觉得很正常,可对着一只丧尸讲出来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他该不会恼羞成怒然后为同类报仇吧?蓝蓝顿时有些忐忑不安了…… 凌默沉默了几秒后,却不动声色地说道:“走吧。” “哎?好……”蓝蓝赶紧点头。 …… 幽暗的走廊内,蓝蓝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身后则跟着一只两眼通红的丧尸。 蓝蓝的眼珠时不时地转向一边,用余光向后瞟去。 但是除了白大褂的衣角外,她什么都看不见。 眼看着距离那扇房门越来越近,蓝蓝突然小声地提议道:“那个……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抓我的胳膊什么的?老是抓着我脖子,我不好走路。你也不方便的对吧?” “我很方便。”凌默干巴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怎么会呢……”蓝蓝不爽地撇了撇嘴,做了个鬼脸。但语气却还是充满了恳求的意味,乍一听还真有点真心为凌默着想的意思。 “因为你矮。”凌默直接给出了答案。 想耍花招?一句话就绝了你念头。 而且他说得也真是实话,蓝蓝个子娇小,他这么用手抓着她脖子,感觉就跟提了一只小猫没什么两样。 “……”蓝蓝无语了,她竟然被一只丧尸给打击了! 懂不懂什么叫人艰不拆啊! 说得这么直接,怪不得只能做丧尸! “诅咒你做丧尸都只能当光棍!”蓝蓝在心中腹诽不已。 不管这丧尸是真的一根筋,还是有意识地在防备她。都说明这丧尸是真的不好对付。 不过……人怎么可能在智力上输给丧尸? “就算这丧尸脑部变异,智力提高,可思维模式仍旧是硬伤!简单来说,他就是丧尸中的熊孩子,遇到人类中的熊孩子还是得跪!我刚才之所以栽了,只是因为我轻敌大意而已,现在我有了准备。不可能斗不过他。一只不吃人的丧尸,不足为惧!” 蓝蓝对情况做了一番分析后,得出了以上结论。 她不仅把凌默划分为了“熊孩子”,而且还面无愧色地将自己也给定义成了同样的角色。 唯一的区别,只是种族不同而已…… “……希望他不要突然饿了。”蓝蓝的脑海中,突然又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想到这一点。蓝蓝的表情又变得悲怆起来。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是的的确确地处于下风啊…… 一人一尸很快就到了那扇房门跟前,细看之后,凌默才有些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扇半自动的防盗门。 平时这门只能通过密码才能开启。但在断电的时候,也能用特制的钥匙来应急。 蓝蓝伸出手来。很是熟练地在密码盘上按了起来。 她动作很快,一般人只看一遍根本就记不住她所按的密码。 其实之前交手的时候凌默就发现了,这蓝蓝很有可能是个强化系的异能者,她的速度和反应能力都很不错,身手也还过得去。但是和夏娜这种本身就从小习武的比起来,那就差远了。哪怕是夏娜没有感染变异之前,都比这蓝蓝厉害。 说到底还是这里的环境方便了她,不然她没可能将这种地方当做自家的游乐场。 可惜,她今天遇到了自己…… 蓝蓝刚按了两下,就感觉丧尸的手掌收紧了一些,随后那干哑的声音又无情地响起:“动作,慢一点。” “……”蓝蓝差点没一指头戳进去,这什么丧尸啊! 不光要记密码,还这么直接地提出要求! “谁让你眼神不好……”蓝蓝咬着嘴唇暗骂道。 她苦着脸慢慢地按下了几个数字,随后就听“咔”的一声轻响传来。 “开门。”凌默又说道。他手臂仍旧弯曲着,显然不打算让蓝蓝轻易踏进房门。 蓝蓝再次无语了,她沉默了两秒后,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慢慢推开了房门。 一个警报器出现在了门口的地面上,只要蓝蓝再往前走两步,就能踩上。 “果然有开门杀……”凌默本体摇了摇头,然后操控着尸偶说道,“贴边,进去。” 蓝蓝这会儿已经欲哭无泪了:“这到底是什么丧尸啊!” 这只丧尸谨慎小心的程度,已经完全地刷新了她的三观,而耍花招次次都被识破,这感觉也让她觉得糟透了! 对方只是一只丧尸啊!连丧尸都摆不平,自己真的该改名叫“愚蠢的蓝蓝”了! “对不起,我给人类丢脸了……”蓝蓝悲催地想道。 房门后其实是一道玄关,墙上挂着一些外套,角落里甚至还摆了一盆花。 不过两人刚走到花盆跟前,那丛叶子就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从里面冒出了一张脸来。 这脸看着和人类很像,但通体红色,表情则像是在痛苦中尖叫一般。 凌默先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一看,这居然是朵花! “这什么?”凌默可不会拿现成的“导游”当摆设,问道。 “什么?”她刚开口询问,结果脑袋就被转向了一边,视线也被迫转向了那个花盆。 郁闷地撇了撇嘴角后,蓝蓝很是随意地答道:“只是他无聊时候种的花而已,其实很简单的,用病毒泡过种子,再天天浇血就行了。” “简单个头啊!”凌默听得头皮一跳,这种种植方法明明很变态啊! 而且这花开得这么耸人听闻,到底哪儿有欣赏价值了! 看着那花朵不断地颤动,仿佛那人脸正在无声地尖叫,凌默就不想再看下去了。 “还有这种反应……其实跟含羞草差不多啦,只不过它比较敏感,有人走近就会这样。但是不能摸它,有毒的。哦对了,你倒是能摸,要摸吗?”蓝蓝很“热情”地提议道。 “不用。”凌默知道她没安好心,而且就算没有陷阱,他也不会去摸这么奇葩的植物。 从玄关拐出来后,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房间。 说是房间,但实际上内部环境看起来却很复杂,别说一眼看到全貌了,就算只是看清一个角都很困难。 而且这房间还被人为地划分为了许多小隔间,看着很是杂乱。 头顶的白炽灯倒是很亮,甚至让凌默觉得眼睛有些发涩。 倒是蓝蓝的反应让凌默有些意外,她对光线的转变适应得很好,难怪能在黑暗中自由活动…… 这里就是整个实验组,甚至是整个涅槃总部的心脏所在了。 而那个为心脏输送血液的人,也就在这里…… “他在哪儿?”凌默问道。 “里面啊。”蓝蓝的语气听着倒是挺自然,但她这回答太模糊了,凌默并不买账。 “我喊一声他就出来了吧?”凌默笑了笑,说道。 蓝蓝愣了一下后,连忙摇头道:“你不能喊!你要是喊了,会有很多人来抓你的!” “我手上有你,不怕。”凌默说道。 “你果然很直接啊!可……就算我死了,你也死定了。”蓝蓝说完后,才突然觉得有哪点不对…… 对了,丧尸根本不怕死啊! 果然,凌默根本没回答,只是嘿嘿一笑。 这笑声听得蓝蓝一阵毛骨悚然,她咬了咬嘴唇,很无奈地说道:“真的不能喊,他听不到的……” “他不在这里?”凌默问道。 “在的……但是……也不是你看到的这里。”蓝蓝说得语焉不详,但凌默却已经隐约明白了。 敢情这只是个外间!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人对涅槃总部来说绝对是重宝,虽然他很作死地生活在了这种地方,可至少他平时活动的区域要保证足够安全。 那扇门是一道防护,警报器又是一道,而隐藏的里间也是一种防护手段。 由此可见这名研究人员的地位的确非同一般,就连101这只母体丧尸都没这么好的待遇。 “不过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找个笼子把他关起来吧?他每天都在作死啊!” 一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试验品,还有那盆他闲得无聊种出来的花,凌默就忍不住想,最大的危险不就是这个研究员本身吗! 防人不如防己啊! “带路。”凌默往前推了一把,蓝蓝便不情不愿地沿着狭窄的通道向内走去。 再次被逼着说出了实话,她的心情很不好。 这房间里静悄悄的,而且越往里走,那种尖叫花就越多。 除了那一朵朵人面花无声无息地冒出来以外,一些阴暗的角落里也似乎有什么在晃动一般。 凌默则小心地注视着周围,警惕着随时有可能冒出来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