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偷袭的方法很重要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四十六章 偷袭的方法很重要

“快点快点……” 扼住脖子的双手正在一点点松开,而凌默则紧盯着那道缝隙。 虽然不清楚那少女究竟是什么来路,不过刚才她看尸偶的眼神,明显很不善啊! 想想倒也是,她刚刚可是被凌默一脚给踩到了地上,而这种经历对于一个人类女孩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人生阴影! 那少女刚才没有立刻冲过来报仇雪恨,显然是因为对这双奇长无比的手臂心怀忌惮。但凌默相信,她现在一定是进那扇门里想办法对付他去了。等她出来,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在大师球的吞噬下,这只长臂丧尸的胳膊开始不断发抖,手指也开始失去力气。 “少女你还是太甜了啊,真的以为我会在这里老实等死?” 感受到这双手已经张得足够开了,凌默操控着尸偶用力挣扎了两下,随后便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 “咔嚓。” 扭动了一下脖子后,凌默朝周围望了一眼。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是立马逃跑,不过考虑到这层楼的封闭性…… 就在这时,从那条门缝里却突然传出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并且越来越清晰:“……我才没骗你呢,真的有!……我哪儿知道是怎么来的,不过真的不太像你的收藏品……什么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好吧,那这么算我起码也三天没有骗过你了,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 眼看着门缝里透出的光线突然变弱。同时地面上也冒出了半截影子,凌默来不及细想。干脆纵身一跃,跳进了那扇窗口之中。 “我已经抓住他了,就在这里,你好歹看一眼……” “嘎吱……” 房门显然又被拉开了一些,就在那个影子彻底出现在门口的一瞬间,两只手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把抓住了那两条耷拉在窗口上的长手臂,“刷”一下拽进了窗口内。 “看吧……” 少女一边伸手指向窗口的方向。一边转过头来,得意地说道。 然而这一转头,她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苍白的小脸上。 这……这是不是打开门的方式不对啊! 走廊里空空荡荡,别说那只原本应该被吊在那里徒劳挣扎的丧尸了,就连那双长手臂都不见了! 少女使劲眨了眨眼睛,她刚才可没听见什么动静啊!可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工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一个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从她身后传来。随后一个稍稍有些佝偻的人影,出现在了少女的身后。 “等……那个,这……”少女很是尴尬,她自己也很震惊啊! 这人影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便调头回到了屋内。 “等等,我没骗你。我真的……” 见人影头也不回,少女也有些无奈,郁闷地叹了口气。 片刻后,她猛地扭头看向了走廊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一定是在逗我。” 她伸手摸了摸鼻尖。然后看了一眼手指上沾着的灰尘。 “差点让我鼻血长流,还害我丢脸……很好。你想玩?”少女合拢双手,“啪啪啪”地捏响了指节,然后扭动了一下脑袋,随即微微低着头,露出了一丝微笑,“那我们就来玩玩。” 反手关上了房门后,走廊内顿时又变得一片寂静。 在这种环境下,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少女慢慢朝着前方走去,脚步放得很轻,呼吸也十分平稳。 但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却在始终不断地转动着,敏锐地捕捉着周围的动静。 这条走廊看似只是一条简单的直线,但尽头处却是一个拐角,右侧还有不少的房间。 每经过一处房间,少女的神情都会变得稍稍警惕一些。 在几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中,只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窗和半敞的房门,很难一眼就看清屋内有什么。 这意味着少女需要更加集中精力,也得更加小心。 之前是她在暗,凌默在明,而现在却是立场转换了。 不过这少女不仅不害怕,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这里吗?” 少女又经过了一扇房门,她直接站到了门口,一双微微发亮的眼睛盯着屋内。 “好吧,不在……不过有难度才有意思嘛。” 转眼间,少女又来到了那双长手臂所在的窗口附近。 她先是站在远处观察了一下,尤其注意了一下地面。 很快她有了一个让她高兴的发现,这地上竟然没有任何血迹…… 这意味着她的对手是安全逃脱的,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对方的战斗能力。 顺着地面朝窗口看去,视线停顿了两秒后,她不动声色地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了一个透明的小弹珠。 “去。” 在弯腰的瞬间,弹珠就已经从她的指尖弹出,顺着地面滚向了窗口。 “骨碌碌”的轻响声一路朝着窗口迅速接近,而那扇窗户却仍旧毫无动静。 “哎?” 少女又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她略微犹豫看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朝着那黑黢黢的窗口走了过去。 不过在接近的过程中,少女却反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蝴蝶刀,灵活地在手上一甩。 刀锋在她纤弱的手指间划过了两三道寒光,随后被她轻松地握住了刀柄。 站在窗口向内望去,屋内一片漆黑,就像是被笼罩在了一层浓黑的墨水里。 不过这少女的视线却显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即便如此。她也只是看见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家具,根本不见任何丧尸的踪迹。 少女左右望了一眼。又伸手摸出了一块糖来。 将糖弹向墙壁一角的同时,少女也撑着窗台往里一跃,借着糖果落地的声音同时进入了屋内,警惕地贴在了窗台下方。 她像猫一样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眼睛则望着糖果落地的方向。 丧尸是很容易被轻微的声响所吸引的,正是这一点给了少女自信。 然而这次她显然又失算了,因为足足几秒钟后,那个方向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少女狐疑地慢慢站了起来。然后贴着墙角缓缓地朝屋内走去。 难不成对方不仅逃跑了,还干掉了长臂丧尸? 她无声无息地绕过了一张张丢弃在这儿的桌子,朝着屋子中央走去。 这屋内的废弃家具太多,且大多数东倒西歪,对视线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而这少女穿梭在其中却根本无需多看,显然是对这里的情况相当熟悉。 越是接近屋子的中心,少女的脚步就放得越轻缓。神色也变得更加认真。 当转过一架歪倒在桌上的木制书柜后,少女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张完全被焊接在地面上的铁质电椅。 这椅子上缠绕着许多铁链,而这些铁链则将一只丧尸牢牢地锁在了这电椅上。 他的双腿都被铁环焊在了电椅上,唯独两条手臂相对自由。 不过此时他那长得夸张的手臂正像是毛毛虫一样瘫软在脚下,加上肩膀处那触目惊心的蜈蚣型缝合痕迹,在黑暗中仿佛无数扭曲的爬虫。真是越看越让人觉得瘆的慌。 同时这只丧尸头部微微后仰,嘴巴微微张开,两眼泛白,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少女显然愣了一下,她连忙朝左右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地朝着长臂丧尸走了过去。 “长臂先生?”少女伸出脚尖,踢了踢那一堆手臂。却不见有什么反应。 “当!” 一声轻响突然从她背后传来,少女立刻转过身去。 身后仍是漆黑一片,除了那些废弃家具外,空无一人。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胳膊却突然从她的侧面伸出,迅速地环向了她的脖子。 少女余光一撇,立刻游鱼般往下一缩,同时转身,手中的刀刃直接划向了身后的人影。 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而且在特殊限制下,她在这方面可要有优势得多。 所以在转身的瞬间,少女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抓到你了。” 可就在刀刃即将划向对方肚腹的一瞬间,这少女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跟随腰部一同拧动的脚,就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 “啊!” 意得志满之时突然被这么绊了一下,又是在转身的过程中,少女反应再快也来不及调整姿势了。 她结结实实地摔了下去,而对方则不紧不慢地侧开了身体。 “噗通!” 随着少女脸朝下趴在了地上,这个人影也立刻抬起了脚来,踩住了她的后背。 “嗯!”少女再次痛哼一声,在坠地的一瞬间,她可是看见这个人影侧身,并且将脚收回去的…… 但是……这有没有搞错啊! 哪儿的丧尸才会使用这一招啊!绊一脚?这种阴险且幼稚的手段怎么会被一只丧尸用出来的! 还有,他到底有多爱踩人啊! 虽然被踩住,但少女也没打算就此认栽,她手臂一挥,蝴蝶刀就直接扫向了丧尸的另一只脚。 然而让她瞬间瞪大双眼的是,这只丧尸居然就跟提前知道了一样,很是淡定地将脚提了起来! 蝴蝶刀落了个空,而少女背上所承受的重量却陡然增加了一倍。 “嗯……”少女闷哼起来,张嘴艰难地喊道,“救……” 可她这还没喊出来呢,一只手就直接按上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彻底按回了地面。 蝴蝶刀被下,少女则使劲地挥动着胳膊:“唔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