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谁是偷窥狂!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四十二章 谁是偷窥狂!

夏娜刚准备将笔记本放回去,就感应到了来自凌默的信号,手上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一下。 她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左右望了一眼,反手就将本子给塞到了身后的背包里,嘴里还念叨着:“谁要给你当书架啊……” “喂!别这么自然地就拿走了啊!”凌默先是一惊,随后便回过神来。这笔记本被放在这么阴暗的地方,想来也是不受人重视的,指不定连那个研究员自己都忘记了。这种东西就算拿了,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发现。 凌默顿时有些讪讪地笑了笑,在这方面他果然不如夏娜专业啊…… 拿了笔记本后,夏娜又将目光转向了那张桌子,然后果断地走过去拉开了抽屉,迅速地翻找起来。 这下凌默彻底震惊了,这小丫头还懂举一反三啊……真是让人欣慰…… 可惜,抽屉里除了一些杂物外,就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 夏娜有些失望地将一切复原后,却发现叶恋正在一旁好奇地盯着她。 “叶恋姐?” “在……在做什么?”叶恋疑惑地问道。 夏娜想了想,却没有回答,反倒突然翘起了嘴角。 她的视线在叶恋身上来回扫了两圈,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这副表情显然让叶恋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识地回头朝身后望去,却没想到一团黑影突然就从正面扑向了自己。 夏娜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冲到了她跟前,然后右手抬起。直接按在了叶恋高耸的山峰上。 这一按真是弹性十足,那山峰都紧跟着抖动了一下。 叶恋惊讶地回过头来。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夏娜,然后又低头看向了夏娜放错位置的手掌。 凌默也惊呆了,不过他不是因为夏娜的行为,而是因为这场视觉冲击…… “这是赠送给偷窥狂的福利。”夏娜狡黠地笑了笑,说道。 “深得我心啊……不过等等,谁是偷窥狂啊!”凌默怒道。 见叶恋她们的行动足够小心,凌默也安心了不少,他视角一转。又回到了实验组内的那只尸偶身上。 站在原地的尸偶就像是突然断电的恐怖版机器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呆呆地盯着前方,保持着抬手的姿势一动不动。大师球正在他掌心里飞快地转着圈,十足一个半圆形的陀螺,凌默转移视角的时候也放松了对它的控制,结果它自己倒是玩得挺欢的。 当凌默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尸偶身上时,他一直睁着的眼睛突然眨了眨。僵硬的身体也开始活动起来。 “咔咔……” 随着骨骼的脆响声传来,尸偶的头部慢慢向上抬去,看向了天花板。 两本笔记的互相印证,让凌默对那个研究人员的身份,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 通往六楼的楼梯漆黑一片,唯独台阶边缘包着的铁皮反射着极其微弱的光线。 “你想想。到底有可能丢在哪儿了?”一阵交谈声慢慢靠近了楼梯口,其中一人正在问道。 “我哪儿知道啊,我出来的时候还用它锁门了呢。这下倒霉了……”另一个人则语气郁闷地答道。 然而当他们经过楼梯口的时候,先前问话那人却停下了脚步,抬头狐疑地看向了上方。 另一人又往前走了两步。见同行者没有跟上来,顿时不耐烦地转身问道:“怎么了?” 那人盯着黑黢黢的楼道看了几眼。然后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我今天精神不好。” 另一人也抬头看向了楼梯,然后皱眉道:“你烟抽多了吧!我已经丢了钥匙了,可别再去招惹副组了……” “副组今天也在?” “谁知道……不在更不敢去吧……” 随着这两人的交谈声渐渐远去,六楼的楼梯拐角处,两点红光却突然亮了起来…… “嘎吱……” 铁皮踩在脚下,发出轻微的响动,黑暗中,一个扭曲的人影正慢慢接近着实验组的六楼。 和其他五层楼不同,这里没有什么走廊,反倒在楼梯口位置出现了一道虚掩着的防盗门,一道缝隙微微敞开,从外向内看去,里面仿佛一丝光线都没有。 “吱……” 一只指甲奇长且手指变形的手握住了门把手,缓缓地朝外拉开。一股怪味立刻从里面飘散了出来,不过跟那些实验室内的味道却有所不同。除了消毒液的味道,这里面还充满了肉质腐坏的怪味。 随着这人影闪入了屋内,房门也再次缓缓恢复了原样……停顿了一秒钟后,这房门突然往内一合,咔一声彻底关上了。 凌默无声无息地反锁上了房门,一双红眼睛朝四周扫去。 这儿跟下面那些楼层显然有很大的不同,走廊的窗户全被木板钉死,整个楼层都成为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难怪没有光线,这要是普通人进来,必定两眼一抹黑。 凌默一眼看去,有些惊讶地发现许多房门赫然都敞开着,这和楼下的严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啪叽!” 他一边打量着走廊,一边将大师球给丢了出去。 这大师球在地上一弹,随后就直接贴在了天花板上,刷刷刷地朝着走廊的一边爬去,而凌默观察了一会儿后,也沿着走廊的另一端缓缓向前走去。 这里的建筑结构也跟楼下有所不同,许多房间都有着前后两扇窗户,透过模糊的玻璃,凌默甚至能隐约看见后排的那些房间。 他很快就经过了一扇房门,顺着敞开的房门向内望去,地上全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纸张,墙边则堆着一些书籍。屋内唯一的摆设是一个文件柜,此时正敞开着,里面稀稀疏疏地丢了几份文件,大部分则掉到了地上。 尸偶眨了眨眼睛,将掉在门边的一张纸捡了起来。 “什么x什么教材……生物方面的?”凌默看得一头雾水,又给轻轻放了回去。他也没指望这么快就找到实验报告,不过这里乱七八糟的样子还是挺出乎他意料的。 这整层楼听着都很安静,再加上房门这么随意地敞开着,看着很像是随处可见的建筑废墟。 不过凌默却在站起身时,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尸偶的动作,好像有些……疲累? 这是怎么回事?他才进这层楼不到五分钟啊…… 不仅是尸偶,凌默很快就发现,从大师球那儿反馈来的信息也有些不对劲了。 他之前还能凭借大师球的感应结果脑补环境呢,现在却只能想象到一副抽象画了! “触手呢!” 凌默赶紧从大师球体内分裂触手,可当触手探出体外后,却没比大师球本身的感应好多少! “不对,这里有什么干扰因素……” 凌默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下,但周围却仍旧一片安静。 “虽然被限制了,但是没有被人发现吗?不过这楼也不太像是有人的样子……” 能力各种被压制,这对凌默来说不是什么利好信息。但毕竟进入这里的只是尸偶,而且101死后,他最好的机会就是今晚了…… 加上那个神经质研究员的其他实验记录很可能都放在这里,所以凌默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继续往里走去。 顶着副丧尸的皮囊,有什么好怕的…… 想是这么想,但凌默的行动却比之前还小心了不少。他的触手受到了很大影响,因此对尸偶的操控也出现了慢半拍的情况。这种不协调感让凌默极为别扭,而一旦接受了这种感觉后,凌默就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不过凌默却没有发现,当他走进走廊深处时,一只手却突然出现在了他之前所站的房门处,无声无息地抓住了门框。 而那张被他放回地面的纸张,也被一只手给捡了起来…… ps:有点卡文,写得很慢,更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