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密室捆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三十七章 密室捆绑

夜幕下的医科大一片寂静,只有绿化带里偶尔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动。 从外面看去,那些从围栏里伸出的枝桠就像是一排漆黑的影子,风一吹就开始扭曲变形,仿佛从里面钻出的幽灵,正挣扎着想要逃出牢笼。 “咯……” 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出现在了空荡荡的街道上,他双臂垂在两边,看似无力地前后摇晃着,头部微微歪向一边,五官扭曲的脸庞上,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正盯着那些晃动的影子。 当他走到围栏前方,正一脸呆滞地盯着这些枝桠时,他却突然似有所感地抬起头来。 “啪!” 一个巨大的白影从天而降,在他瞳孔中迅速放大。 脑门被踩,这只丧尸眼中留下的最后一幕,便是这白影轻巧地跳入了草丛内。 他摇晃了两下,随即瘫软下去…… “刚刚没怎么注意,不过小白你好像踩到了什么吧?” 草丛中,于诗然轻巧地从小白背上跳了下来,低声说道。 “咩咕……”小白晃了晃脑袋,摆着一张憨厚脸。 它背上还坐着另外两个人影,一个正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左右张望,另一个则提着镰刀,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 这两个正是叶恋和夏娜,她们在几分钟前等来了凌默的信号,便立刻带着小白和于诗然赶到了医科大。 “凌哥是……在那边。”叶恋抬起手来,指向了医科大深处。 夏娜嘴角一勾。说道:“嘿嘿,这次我们可是单独行动哦……” “你为什么那么高兴?”于诗然皱着眉头问道。她实在不明白帮着香肠人类做事有什么乐趣可言。闲着没事去打猎也好啊。就算不能吃,那看看也行嘛…… “没有,我很严肃的。”夏娜摇头,“这次的事很重要,不要抱着玩耍的心态。凌哥肯定是行动受限,没办法自己搜索,所以我们要里外夹击,争取把事情办的……算了。你们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于诗然翻了个白眼,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来,展开后一脸不爽地说道:“这是他留下的地图,这些区域都是小白探查过的,我们要搜索的大概区域,他也给我们画出来了。这里,还有这里……不过就算有地图还是要小心。这里面有巡逻的。” “没想到你跟着黑丝学聪明了……”夏娜夸奖道。 “那是……”于诗然刚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表情却又很快僵在了脸上。 为什么总觉得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对了,还有一个呢?”于诗然指的是李雅琳。 夏娜笑了笑:“和那个半人类在一起啊,为了保证她的安全。” 于诗然愣了一会儿,然后颇为感慨地点头道:“她真是一只有定力的丧尸,换成我的话……那个人类就死定了。” 与此同时。居民楼内。 许舒涵正缩在角落里,欲哭无泪地看着面前的李雅琳。 对方那修长的手掌就抓着她的肩膀,看似柔若无骨,事实上却能分分钟将她撕成两半。 不过这不算什么,真正让许舒涵心惊肉跳的。是李雅琳紧紧盯着她的眼神。 “你……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许舒涵咬了咬嘴唇,问道。 李雅琳眨了眨眼睛:“夏娜让我盯着你。” “……”许舒涵看着李雅琳那红中带着琥珀色的诡异双眼。带着哭腔问道,“那你的眼睛怎么变色了?” “盯久了。”李雅琳说着,伸出了粉红的舌尖,舔了舔嘴角。 “啊……”许舒涵立刻别过了头去,浑身忍不住一阵发抖,嘴里无声地发出呐喊,“救命啊……” 草丛内,夏娜从思考中回过了神来,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嗯,她的定力还是值得相信的……大概。好了,我们开始行动。按凌哥的要求,我们不能分开,也不能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如果被人发现立刻要发信号给他,他会帮我们转移掉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转?”于诗然好奇地问道。 夏娜想了想,说道:“实在不行……迎风尿三尺什么的都是可以尝试的嘛。” “这样啊……我可以吗?”于诗然继续追问。 “等凌哥回来你让他教你嘛……” 正当叶恋一行潜入医科大的同一时刻,凌默所操控的尸偶也到了这间隐秘实验室的后半部分。 以那只异变女丧尸为首,凌默已经看到了好几只不同的异变丧尸。 从这些异变丧尸的躯体变异程度来看,他们都是被抓到这里后,人为导致异变的。有些是像那异变女丧尸一样,本身体内就存在着巨大隐患,有些则显然是被注射了某种病毒,导致出现了局部变异。 异变丧尸的变异都是以改造身体为主,而一般丧尸进化到霸主级后开始出现的变异雏形,则往往是一种基于病毒产生的特殊能力。 凌默觉得前者除母体外,其余都类似于病变,而后者则是真正的基因突变。一些特殊能力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在自然界中,有很多动物都有类似的特点,不足为奇。不过话是这么说,当这些特征出现在丧尸身上的时候,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这些异变丧尸的情况让凌默忍不住想到了更深层的一些东西,实验组给他们注射的究竟是什么异变病毒,又是从哪儿来的…… “嗯,这里还有扇门……”眼看已经走到底了,前方居然又出现了一扇房门。 而且跟这里通用的防盗门不同,这是一扇沉重的铁门…… 凌默又掏出那串钥匙来,连续试了好几把,才听见“咔”的一声轻响。 “嘎吱……” 随着房门缓缓推开,一股十分怪异的味道顿时就蹿了出来。 这味道可比刚才那些浓烈的气味刺鼻多了,但里面却又隐隐混着一丝病毒气息。 听着里面传来拖拽铁链的轻微响动,凌默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咔咔咔咔……” 这房门显然已经很久没上润滑油了,最后推开时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同时,屋内的情形也出现在了凌默眼前…… 很多铁链……这是凌默对这房间的第一印象。 镶在天花板上的,固定在四面墙上的,这些手腕粗的铁链,都集中在屋子中间的一个黑影上。 需要用这么多铁链来锁住的,并不是什么看上去就很厉害的丧尸,而是一只失去了双臂,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男性丧尸。这丧尸浑身的皮肤都形成了褶皱,单从外表很难判断出他的年龄,不过那张惨白的脸却像极了从坟墓里爬出来的老干尸。杀伤力不见强,但恐怖程度却很高。 他正盯着凌默,不断地挣扎着,导致这些沉重的铁链不断发出阵阵响动。 见他只在原地抖动,凌默略一疑惑,然后便将视线投向了他的脚下。 “真够狠的……” 两根钢筋从这只丧尸的脚背上穿过,又被掰弯成了一个半圆形,将他完全钉在了地上。这样除非是把脚掌完全毁了,否则是不可能逃出来的。他的脖子被一根铁链套着,根本不可能弯下腰去,连自己咬断脚踝这种事都做不到。 虽然丧尸很狂暴,但在这种几乎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挣扎已经失去了意义。 凌默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他能看出这只丧尸现在的精神状态,大概也就跟叶恋一个样。所以看到这只丧尸被锁在这儿,凌默心里的危机感又忍不住冒了出来。 这丧尸狠狠地磨着牙齿,盯着凌默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神色。 而这一抹神色,则被凌默敏锐地捕捉到了。 “嗯?这家伙有智力?” 凌默不动声色地站在了门口,好奇地盯着这只丧尸观察了一会儿。 见这丧尸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凌默想了想,又缓缓往后退了两步。 果然,丧尸的表情立刻变得焦急了。 他又奋力地扭动了两下,呲牙咧嘴地对着凌默,被勒住的嘴巴使劲张开,发出了一声“呜呜”的吼声。 这反应再次让凌默愣了一下,随后便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神色。 尸偶往前走了两步,又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招了招手…… “呜呜呜……”丧尸继续扭动,双眼瞪大,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凌默却咧了咧嘴巴,大大咧咧地走到了这丧尸跟前。 眼看凌默接近,丧尸顿时抖动得更加剧烈,但谁知,凌默却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丧尸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他死死地盯着凌默,又不动声色地往前使劲伸着脖子…… “想……吃我?” 凌默控制着尸偶,很艰涩地开口问道。同时他嘴角一咧,挤出了一丝很难看的笑容。 丧尸的眼睛再次瞪大了。 “你在这儿扭了半天也没见你真的挣扎,这又呲牙又咧嘴的,不就是想引我过来?”凌默说得挺慢,但这丧尸却显然都听懂了。他晃了晃身体,视线锁定着凌默,表情却从狂暴慢慢平复了下来。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只同类是非食用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