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这不是我家那条祖传染色体!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三十五章 这不是我家那条祖传染色体!

凌默原本是这么想的,可仔细看过之后,他却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如果光看表面,这份情报的确只是列举了一下变异兽的种类,对小白的进化没有实际上的促进作用。 但经过分析后,凌默却从中发现了一个隐藏信息----变异兽的活动规律。 由于变异兽和丧尸之间也存在着互相猎杀的情况,所以在丧尸占绝大多数,稳居城市霸主的情况下,变异兽是很少在街上晃悠的。 这里面其实还涉及到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们的一项动物习性,也在变异中被保留了下来。 筑巢。 几乎所有已知变异兽都会为自己建造一个隐秘的巢穴,再根据需要外出狩猎。 会不会碰到它们全看运气,但要是存了专门去找它们的心思……在高楼林立,丧尸密集的城市面前,这种不靠谱的主意还是趁早打消掉算了。 不过这一点,那是对于一般幸存者而言的。而对于凌默,这个情报就显得很有用了。 但这样的搜索,对凌默来说还是限制性很大,所以当五楼近在咫尺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 “哐当。” 通道的铁门被关上,一把大锁紧跟着挂了上去。 “老王,今晚该你小子值班了?”警卫将钥匙递给了来人,笑道。 老王扯了扯裤腰带,一把抓过了钥匙,往铁门后望了一眼:“实验组今晚没多少人吧?” “难说,听说组长今天发火了。肯定会有人留下来加班的。你就好好守着吧。打瞌睡可别被抓了。”那警卫哈哈笑道。 “就你乌鸦嘴。赶紧滚蛋吧你。”老王怒道。 他转过身去,伸手拽了下那把大锁,又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自言自语道:“这么小心干嘛,我就不信会有人惦记着进去……实验组会出事?这简直开玩笑嘛……” 夜幕降临,原本就阴森一团的实验组,此时更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走廊内偶尔会传来“哐当”一声轻响,伴随着“呜呜”的声音。既听不真切,但又仿佛随处都是。 嘎---- 四楼一间紧闭的房门此时突然开了,一条缝隙渐渐扩大。 紧跟着,一只脚从屋内踏了出来。 随着房门打开到了足够一个人钻出的地步时,这只脚的主人也从缝隙内挤了出来。 不过他的动作明显有些别扭,仿佛浑身的关节都不太灵活似的,有些地方甚至有点扭曲。 倒是身上的白大褂将他的身体包了起来,看上去怪异程度降低了不少。 这个男人将一串钥匙塞进了兜里,然后伸手抓住了门把手。 一束微弱的月光透过黑布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映照出了他苍白的手指。凸起的深青色血管,以及沾满的陈旧血迹…… 咔嚓。 房门关上。而这个男人已经迅速地转过身来。 一抹红光,在他抬头的瞬间清晰地出现在了黑暗之中…… “唯一一个能够找到铁笼钥匙的实验室里,还能派上用场的尸偶偏偏各处骨折……这种严重关节炎的感觉真的很像是从某些恐怖电影里走出来的啊……话说这根翻转翘起的手指还能掰回来吗……” 凌默的本体在哀叹。这么残破的尸偶他还是第一次用,伸手想扣衣扣,却发现手指的方向不对,这感觉实在不太好。 不过这种时候也没空挑剔了,能找到可以逃出笼子的尸偶,这就已经是惊喜了。 他放了水母在前探路,尸偶则歪歪扭扭地跟在了后面。 夜晚的实验组人数锐减,但不代表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活动。一不注意,还是有着被人发现的危险…… “你听说没有,一号实验品失踪了,沈乐也不见了。” 漆黑的楼道里,两个红点一明一暗,同时还有两个模糊的声音正靠在墙壁上。 “这我也听说了。哎,组长该气死了吧?”第二个声音惬意地吐出了一口烟雾,问道。 “那谁知道,副组长倒是快气疯了,今天还在加班呢,说是要连夜再搞个一号出来。你不知道吧,他说一号是他儿子。真不知道他老爸要是在,看到这种孙子会不会当场疯掉。也可能大喊一声,天啊,这不是我们家的祖传染色体啊!哈哈哈哈……”一开始说话那人笑道。 “呵呵……哎,你觉得这两位哪个好打交道一点?”另一人话题一转。 那人还在笑:“你拿两个变态比……副组长是研究狂人,组长是个控制狂……无非就是比谁的变态程度更高一点。” “我靠,你真敢说。你说说哪个变态程度高点?”另一人也呵呵笑道。 “副组嘛,他主要是变态在研究方面,不过组长嘛,他可是几十年的老变态了。你看他以前一直当副的,到了涅槃后迫不及待就给自己封了个正的,得瑟着呢……对了,还有个事,这一号说是还得找,组长的意思。”那人突然又神神秘秘地说道。 另一人顿时有些惊讶:“茫茫尸海,这怎么找?疯了吧……” “说是有头绪了,我们那个小组的头儿说的。你也不想想,我们这大半年最好的成果就是一号系列,简直跟组长的命根子一样。你命根子要是没了你乐意吗?”那人接着说道。 “滚开,你什么破比喻。不过这两个变态也真够逗的,一个命根子,一个儿子,哈哈哈……”另一人笑着。 “我烟抽完了,回了啊。” 那人将烟蒂一掐,说道。 “嗯,我一会儿回来,我这儿还没完呢。”另一人点头道。 “抽个烟就跟泡妞似的,麻烦死了你……” “你滚开。” 楼道内很快又安静了下来,只看见一个红点忽明忽暗,时不时映照出一张飘飘欲仙的脸庞。 “呼……” 他又吐出了一口烟雾,调头看向了上方的楼梯口。 然而烟雾还没消散,他的表情就突然僵住了,叼在嘴里的烟头也掉落在地,溅出了几点火星。 尽管还保持着举头望明月的姿势,但他的眼神却变得有些紧张。 足足过了几秒钟后,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慢慢地回过了头。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嘴角一直在微微地抽搐当中。 不过刚一看清下方楼梯的情形,他就呆住了。 没人? 黑黢黢的楼道上,什么都没有…… “我看错了?”这人有些愕然地摸了摸后脑勺,“该不是天天看丧尸看出毛病来了吧?差点以为有双红眼睛在下面……” 那一瞬间余光瞟过,的确让他吓了一大跳,甚至感觉身体都有些发软。 此刻意识到是自己看错,这人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干咳了一声后,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弯腰去捡地上的烟头。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影子嗖地从他身边掠了过去。 “嗯?” 这人再次疑惑地左右看了看,却仍旧没有任何发现。 “我今天是怎么了,靠……” 五楼的走廊内,先一步离开的那人正双手插在衣兜里,轻哼着歌向走廊深处走着。 此时在他身后不远处,却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人影紧贴在墙边,微微歪着头,一只手臂扭曲着,无声无息地跟在后面。 在实验员的衣兜里,隐约传来了钥匙碰撞的声音……人影顿时眼睛一亮。 当他停在一间实验室门口,并拿出手来准备掏钥匙时,一声轻响却突然从后方传来。 这人有些疑惑地转过了头去,同一时刻,他的衣兜也被轻轻撑开了一条缝隙。 随着那串钥匙被轻轻勾了出来,另一串钥匙也从他头顶落下,慢慢地送进了他的衣兜内。 “又是哪只怪物不老实了。”这人笑了笑,转过了头来。 “哎,我拿错钥匙了?这谁的钥匙?” “呼……” 凌默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还好对方穿的是白大褂…… “再次感谢涅槃的制度,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就偷不到这串钥匙。” 凌默由衷地感谢了一番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种时候,他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尸偶的操控上去了。 有了水母的配合,偷钥匙这种事难度不算太高,而声东击西这一招凌默也是屡试不爽。 此时那钥匙飘飘荡荡地就到了一处阴影之中,然后被一只苍白的手接住了。 听着那实验员郁闷的声音,这表情木然的尸偶脸上,却突然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钥匙到手,那些关着门的实验室,他也都能进去一探究竟了…… 夜晚虽然更合适探索,但许多实验室都会在这个时候彻底反锁起来。不过由于许多实验室内都有活物,所以总有钥匙会保留在值班人员的手里。凌默那一下午的墙角可不是白听的,穿梭在众多实验室内时,他对实验组的一些规矩也了如指掌了。 “那个组长一般不在这幢楼值班,但是副组长一直都在六楼……我还是先从五楼找起。” 尸偶身影一晃,就拐进了另一条走廊内。 而此时那实验组成员还在懊恼地翻找着自己的口袋,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直线十多米外,一只丧尸正拿着他丢失的钥匙,对准着一间房门的锁孔……(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