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电锯狂魔这种职业是不分性别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三十一章 电锯狂魔这种职业是不分性别的

触手虽然进去了,但顶多只能感应一下精神光团,对环境的具体探测却是无能为力的。不过既然对方对精神探测都没什么反应,凌默就干脆大着胆子将水母也给弄到了锁孔前。 以水母的体型肯定没法钻进去,但触须扫进去后,却能大概感知到里面的情况。 这就是变异生物的特殊优势,这方面丧尸是比不过水母的。丧尸能听到细微的声音,能闻到里面的人味儿,但要他们把环境都给还原出来,那就太勉为其难了。 温度、光线、空间大小,甚至能通过气味来判断里面都有什么样的东西,位于什么位置……水母的唯一缺陷就是没有视觉,这点对它来说当然不算什么影响,但对于凌默来说就比较蛋疼了。原因就一个,他不习惯啊…… 这会儿他的感觉就挺奇怪的,就像是灵魂脱离了本体,正贴在这锁孔往里面偷窥呢。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不妨碍他在脑海里将画面还原出来。这里面或多或少有点脑补的成分,但和实际情况还是相差不远的。 室内果然也没有开窗户,一丝风都没有,温度偏高。光线也不强,四周一片黑暗,唯独中间亮着一盏灯。 按凌默的经验,那灯多半还是带灯罩的,能把光线全部拢在中间。 一感应到这环境,凌默顿时就乐了。这对他来说太合适了,潜入了也不容易被发现。 趁着这机会正好在这房间里仔细搜索一番,就算收获不大,也能对实验组的情况有一些了解。 不过怎么才能让水母进去。这又是一个难题。 凌默先把注意力对准了屋内的精神光团。其实这里面的光团并不止一个。其中一个正在光线最亮的地方忙活着,而另外几个则集中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这房间其实还挺大的,凌默一开始还没太注意这些缩在一边的精神光团,可这会儿仔细一看,他顿时有些惊了。 丧尸? 当然这判断不准确,指不定里面就有一只变异兽。但从水母感知到的气味来看,凌默还是倾向于全都是丧尸这个判断。 “今天运气不错啊,二选一直接摸到了实验组就已经算中奖了。没想到第一个碰到的人居然就是从实验室里钻出来的。”凌默摩拳擦掌,这可是个好兆头。不过随后他又觉得有些可惜,要是早知道那女人拿着的文件很可能是实验报告一类的玩意儿,他就干脆跟上她了。 不过错过了也就算了,凌默对成功拦下文件也没什么信心。就算拦下来,怎么带回来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水母看不了文件啊…… “作为间谍,这只水母还有很多不合格之处……” 凌默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见那人没有动弹,便集中注意力。控制着触手彻底探出了锁孔。 随着这根无形触手慢慢摸到了门把手,凌默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隔着几百米进行这种高难度操作。稍微一走神就得失败。 这还是凌默天天练习的结果,能把一个操偶能力练成这样,他下的苦功不少。 所谓的触手实际上就相当于是操偶的丝线,用在尸偶身上容易,但要分离出来用于做什么事,那就太难了。 凌默眉梢连跳,好容易才将这根触手缠在了门把手上。 实质化! 在触手实质化的一瞬间,凌默瞬间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加剧了将近两倍左右。 不过对于他这会儿的精神力总量来说,两倍不算什么。 咔咔咔…… 门把手缓慢地转动着,而屋内的那人却还是一无所知。 凌默屏气凝神……虽然他本体这么小心实在影响不到全局,但他还是忍不住起了连带反应。 咔嚓。 随着一声轻响传来,凌默分明看见对方的精神光团微微波动了一下。 紧跟着脚步声响起,很显然那人正在朝门口靠近。 不过就在这人距离门口不到五米的时候,屋内却又传来了“啪”的一声。 这个声音就大多了,紧跟着就听“嗷”的一声响起。 这声嘶吼声极为难听,把凌默都给吓了一跳。 那人脚步顿了一下,又匆匆掉头。 但就在这时,房门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推开了一条缝隙,同时一道红光紧跟着闪了进去。 就在房门微微掩上的一刻,这人又已经转过来走向了门口。 水母此时就贴在门口的天花板上,而凌默则居高临下地盯着对方的精神光团。 而对方明显打开门朝外面张望了两眼,这才关上了房门。 就这么会儿工夫,凌默就已经接近了那几个堆在一起的精神光团。 “铁锈味……还有烤焦的味道……是笼子吧?通电的?”凌默很快就猜了个**不离十。 这屋内关押着几只丧尸,还有一个留在这里的实验人员…… 凌默心思一动,触手分出了一条来,慢慢地探向了其中一个精神光团…… 昏暗的角落里,几个笼子正并排摆放着,而笼子内则是被铁链捆缚起来的丧尸。 这些丧尸身上大多带伤,甚至残疾,但却都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 突然,其中一只丧尸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没过一会儿,他突然身体一震,然后抬起头来看向了屋内。 “唔……” 这种二段式操控让凌默也足足过了好几秒才适应过来,就好像在半空吊久了,突然到了地面,还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似的。 而且这对于凌默的精神力消耗也是一种负担,对精神能量输出的控制也要跟着调整到同步状态。 “咦?铁链?” 凌默很快就发现了尸偶身上的铁链,甚至连嘴上都勒了一根。 这锁链跟他在犬尸身上看到的很相似,很明显通电的就是这个了。 他选的这只尸偶还算精神头十足的,虽然身上全是伤,但暂时死不了。而对于丧尸来说,死不了就等于精力旺盛,手撕几个人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对方刚把这种人形猛兽关在笼子里,依靠的就是这捆粽子一样的铁链了。 凌默倒是觉得这捆法有些眼熟,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哦”了一声。 怪不得眼熟,他在那个涅槃外围成员的记忆里见到过类似的情形。涅槃成员对丧尸的围捕,就是靠铁链缠起来的…… “能活捉这么多,也真是不容易啊。” 凌默控制着尸偶动了动,果然四肢都被锁死了。从手臂上传来的感觉来看,明显是被打断过的。不过凭借丧尸超强的恢复能力,只要不是彻底砍断,那都是可以复原的,这一点人类真是拍马也赶不上。 对人类来说稍微被碰一下就可能导致死亡或变异,对丧尸来说只要没有断手断脚就能满血复活,所以人类和丧尸的数量差异始终拉得很大,这一点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痛觉不共享,凌默也懒得关注这丧尸受了些什么折磨,他主要是想知道这些实验人员拿这些丧尸做了什么。 “嗯?这是……” 凌默的目光转向了笼子外的一个垃圾桶,那里面居然丢了好几根注射器。看针头的歪曲程度和上面沾着的血迹,很明显这玩意儿进入过这些丧尸的体内。不过光靠针头肯定是穿不破丧尸皮肤的,他们应该还用了其他的辅助手段。 “卧槽,电锯?” “那不会是钻头吧……” “竟然还有斧头啊!” 凌默的视线越投越远,头皮也越来越麻。这画面太美他不忍看啊! 等他看见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时,脑子里就剩下一个想法了。 这人就是现实版的黑水电锯杀人狂…… 不过等看清那人的模样后,凌默却差点一口喷出来。 这居然是个女人!这怎么会是个女人啊! 而且看侧面,竟然还是个扎着马尾,很有书卷气的女人! 凌默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实在没法脑补她拿着电锯或者挥舞斧子的样子…… 不过想想自家的那几只女丧尸,凌默也就释然了。 跟她们比,这女人还是很温柔的嘛…… “咦,不对啊,叶恋她们那是种族天性,这女人……” 一阵恶寒后,凌默就将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了。 这女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笼子里的丧尸会突然变成另一个人,此时正在显微镜下很仔细地观察着什么。 而她观察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玩意儿…… 地面上倒是挺干净,不过这是必然的,人类对丧尸的血液一直敬而远之。 但笼子下就未必了,凌默甚至注意到笼子前方被人为弄出了一条凹槽,里面全是陈旧的血渣。 “看样子这地方被利用起来已经很久了,他们到底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做实验了?” 不过这里倒不像是做实验的地方,更像是进行化验的。凌默在那女人身后的台子上发现了几台仪器,看着倒是和验血仪器很像,但也不敢肯定。 “看她也不是异能者,该不会是医生吧?”凌默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目光却已经转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台子。 那上面摆着一个托盘,而里面则放着一叠报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