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就算是挡箭牌也不能这么用!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七百二十七章 就算是挡箭牌也不能这么用!

听着木晨的描述,黎组长两人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万分。 三五个人,摧毁了整个东明分部,成员死了一多半,剩下的也都四散逃跑了…… 这……这也太扯淡了吧! 但木晨的那副神情又实在不像是在撒谎,许多细节要是没经历过的话,很难编得这么滴水不漏。最关键的是,以木晨的立场,他没有理由会编造这种事。虽然比不上总部成员,但作为一个分部的高层管理,木晨所享受的生活条件比起那些像老鼠一样躲在夹缝里求生,还要时刻承担很大精神压力的幸存者们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奢侈了。他会冒着危险跑到黑水来,就已经说明他舍不得抛下这份生活了。 像凌默这样有实力的“散人”,在人类幸存者当中并不多见。 毕竟个人实力比起遍布全城的丧尸来说,实在有些微不足道。有时候只是为了搜集一点食物,就有可能丧命。在群尸环伺的情况下,甚至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当然不是说小股幸存者队伍就不存在了,西部这么多大小城镇,成气候的势力总共就这么三家,覆盖面有限。 像猎鹰和f团,包括涅槃,都是以一个大型城市为基础,然后慢慢向周围辐射的。涅槃尽管特殊一点,但也不可能影响到所有幸存者。 一些幸存者恐怕都不知道这些营地的存在,就算想寻找类似的“安全区”,他们也没有那个实力在城镇之间穿梭。 不过即使是这些没有加入任何营地的幸存者,也都是尽可能抱团生存的。 一个人的能力,实在太有限了…… 木晨所说的倒不是一个人,但三五个人……三五个人也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啊! 一时间黎组长两人的内心都是矛盾得很,一方面找不出木晨撒谎的理由,另一方面又对这种描述不敢相信。 就在这时,黎组长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号……一号是不是去了你们东明?!” 他一边问话。一边冷汗就下来了。 刚刚被木晨所陈述的事情经过给惊住了,差点忘了这个! 一号实验品,这可是实验组发布出来的s级任务啊! 虽然从实验组里折腾出来的怪物不少,但是能冠以标号的却绝对不多。 当然前缀个“一号”并不代表就是实验组出品的头等实验品,可也绝对价值不低啊! 见黎组长一脸紧张,凌默不动声色地想道:“果然实验品的命要比人重要啊……” 刚才黎组长虽然震惊,但也没紧张到这个程度。 东明果然是个吊车尾的分部。甚至还不如一号有价值…… 加入这种地方虽然可以凭实力过好日子,但在高层眼里其实就是个棋子…… “呃……”木晨思考了一下,才把早就想好的答案抛了出来,“我也不知道……” “说具体点,你是不知道他们死了没有,还是什么都没看见?”黎组长浑身肥肉抖动。追问道。 靠! 木晨暗自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好像逃跑了吧。然后我就趁乱跑了,遇到凌戈正好搭个伴。” “你……”黎组长本来想责问你怎么不去帮忙,但想想一号的速度,他怎么可能撵得上…… 一下子知道了太多,黎组长有些瘫软地坐回了椅子上。 他在涅槃的管理层只能算中低层人物,这些事情他根本处理不了。 木晨则看了凌默一眼。他刚刚虽然演得得心应手,但这会儿还是忍不住舒了口气。 隐瞒一号的死亡,这点是凌默特别提出来的。 用凌默当时的话来说,东明分部毁了,总部会很肉疼,但连一号挂了,估计总部要抓狂…… 要是把涅槃总部刺激得狠了,凌默和木晨也许都会被软禁起来。 即便不至于这样。也肯定会不停盘问细节,那样凌默的计划就完全搁浅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用生死不明的一号来转移总部的注意力。 连一只死了的怪物都拿来利用,这凌默简直奸诈! 不过木晨对此还是有一些怀疑,毕竟被毁的是一个分部,又不是什么大白菜…… 结果没想到,凌默竟然全猜对了! 木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对涅槃总部充满了厌恶。 人命就这么不值钱?也是,在高层眼里,其他人的命都是垃圾。 要是真能搞出完全听命于他们的怪物,就算是总部的异能者们在他们眼里都没什么作用了。 “李队……麻烦你带他们去……我去趟上面。” 黎组长心乱如麻。一边站起来,一边没头没尾地说着。 “到时候可能还会来问下你们……”他看了凌默和木晨一眼,又说道。 凌默倒是无所谓,他们估计连找他对比的心情都没有。木晨却一脸苦相,早知道进来就是当苦力和挡箭牌的,但没想到当得这么彻底! 李姓中年人还处于震惊之中,直到黎组长离开,他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跟我来吧……” 涅槃总部说起来其实不算大,但容纳总部成员却绰绰有余了。 凌默和木晨一路跟着中年人七弯八拐,最后进入了位于总部左侧的一幢楼房。 在一楼大厅的管理人员那儿做了登记后,李姓中年人就将两把房门钥匙交给了凌默二人。 “这里就是住宿楼了,你们没事可以到处逛逛……隔壁楼是娱乐场所,不过是要贡献度才能进的。食堂就在大厅左边……本来也要贡献度,不过你们刚来前三天倒是不用。这儿不能杀人,最好也不要打架。还有一些地方……算了,哪些地方就算你们去了也会被拦住的,我就不多说了。” 李姓中年人明显还在消化刚才听到的那些,看向木晨和凌默的眼神也显得有些复杂。 “等下,”不用凌默提醒,木晨已经张嘴问道,“还是跟我们说说呗,哪些地方啊?都在哪儿?为什么不让人进啊?” 中年人一脸郁闷,这人简直就是活版十万个为什么啊! “那边儿,靠后三幢楼,都不允许进……” “哦,都是什么楼啊,为什么不能进?” “实验组和头儿都在那儿,一般成员不让进!”中年人一看木晨还要问,赶紧说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 他掉头就走,生怕速度慢了再被木晨给缠上。亏他还以为这两人这会儿一定很不安呢,结果废话这么多…… “擦,光被他问了,我连一个问题都没提出来!”李姓中年人本来也想八卦一下的…… “这事肯定很快就传开了,你确定我们俩不会被围观吗?”上楼时见前后无人,木晨忍不住低声问道。 “最多围观你,怎么都不会围观我,我可是新人啊。”凌默淡定地说道。 木晨顿时无语,不过凌默说的是事实……一想到这一点,木晨再次泪流满面。 不是人啊,拿人当挡箭牌也不用这么直接了当吧…… “放心吧,我觉得多半不会围观的。”凌默的一句话又让木晨看到了一线曙光。 “怎么说?”这涅槃总部里面肯定很多喜欢找茬的,木晨可不想被这些人都给盯上。 就算不会遭受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但被恶心多了也会想吐的。 “你被鄙视是因为你来自分部,等知道你是分部被灭后逃出来的残党后,他们就懒得鄙视你了。”凌默郑重地分析道。 木晨愣了一下后,顿时暴怒:“我靠,这一点都不安慰人好么!” 住宿楼出入的人倒是不多,一路上去除了几个男性异能者外,他们还看到了一个女人。 条件如此,男女分开住的可能性不大,这种混住的方式随处可见。 不过到了这儿,木晨却觉得很郁闷:“不知道像那个杀马特一样的疯婆子还有多少……” “怕什么,”凌默这句很嚣张的话一出口,没等木晨夸上两句,他又紧跟着说道,“反正我们也呆不了多久。” 木晨再次无语了,这人很无赖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倒是有些期待那些人的挑衅了。 以为自己在欺负新人,实际上完全没被当成一回事,不知道他们知道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呢…… 在这种地方,凌默也不好进行精神探测,不过要推测个大概的人数出来,也不算太难。 “如果算入住率有八成的话,这儿光异能者就有将近上百个人了,果然很牛逼啊……不过这几天大量成员都会外出执行任务,正好是最脆弱的时候。不过即便如此,留在这里的异能者也有三分之一左右,就是不知道这几天还会不会有人持续离开……” 留下来的异能者当然是越少越好了……目前凌默对火力点分布和异能者人数都有了一定概念,但最关键的实验组位置却完全不清楚。他也没指望可以一次性就将实验组的情况探测清楚,那太不现实了。 房间门一开,凌默和木晨同时愣了一下。 足足几秒钟后,木晨才深吸了一口气,用了一种简单有力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震撼:“靠!” 这哪儿是宿舍啊,分明是高档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