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看,玩脱了吧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八十五章 看,玩脱了吧

咔嚓一声,一块被烧得有些变形的招牌带着浓浓黑烟,翻滚着从上空坠落下来,直直地砸向了下方呆立着的一个大头人影。 “呼……” 阴影当头,人影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当!”一声巨响随即传来。 但当黑烟消散后,这条狭窄的小巷内,却只剩下那块还在摇晃不已的招牌,以及不远处趴着的一具焦尸了…… 大头人影则在更深处的黑暗中一闪而逝:“真是有趣的人类……真的很有趣……哈哈哈……” “轰!” 一团火焰冲破了底层的玻璃窗,将小半条巷子都淹没在了翻滚的热浪中。 而大头人影,也彻底不见了踪迹…… “啊,终于……”酒店的房间内,夏娜放开了自己交叉的双臂,无力地坐在了地上,“总算停下来了……” “你……”叶恋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夏娜,看上去有些吃惊。 “我没事了。”夏娜冲着叶恋笑了笑,然后抬手在自己眼前一抹。 当她放下手掌时,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睛便露了出来。 她狡猾地眨了眨眼,又抬手重复了一次。 而这次,露出的眼睛却是红白分明的了。 “啊!”叶恋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还有呢……” 夏娜嘻嘻一笑,竟然又来了第三次。 等她张开手指时,透过指缝望出来的两只眼睛,一只还是红色,而另一只,却赫然变成了黑色! “哇!”叶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得目不转睛。 “不要眨眼哦……”夏娜盯着叶恋,诡异地说道。 一抹红光渐渐出现在了叶恋的视野里,从夏娜的体内,竟然渐渐冒出了另一个“她”。 虽然看过几次了,但这次的感觉却很不一样。 与之前的彻底分离不同。如今精神体却出现在了实体的身后。 看着是两人,但却又隐隐相连。 黑发与红发交织在一起,两个人影的眼睛都是一红一黑。 正面的实体充满了属于黑色的冷酷,而后面紧贴着的精神体,却又带着一种轻灵之感。 那层淡淡的红色笼罩着她的全身,让她的轻灵中增添了一丝血腥。 但正是这种反差。反而让她透出一股清纯与鲜血混合在一起的特殊美感。 两个“夏娜”同时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外貌虽然没有发生变化,气质却又完全不同了。 实体那冷冽中带着狡黠的目光,突然变得很是沉静,表情也从古灵精怪变得和正常少女相差无几。隐隐还透着一丝坚毅。 而背后的精神体则微微扬起了嘴角,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既危险又恐怖。 “有意思吧?”夏娜放下了手,笑道。 “变……变脸……”叶恋一副想得很艰难的样子。 “嘿嘿,像变脸秀?”夏娜接过去说道。 叶恋高兴地点头:“嗯!” “这样挺好的,对吧?可是每次提升,两个‘我’还是会争起来。叶恋姐。你说……”夏娜的神色突然变得神秘起来,声音也压低了,“要是娜娜成了唯一赢家,我就会变回人吗?” 叶恋茫然了,这问题让她怎么答? 里面每个字拆开了都能听明白,可凑到一起是什么意思,叶恋是真不懂。 她的智力进化都放到对凌默那些表现的理解上去了,在这些方面可没什么体现。 见叶恋不回答,夏娜便笑着自问自答道:“肯定不可能的吧?毕竟大脑都已经变异了,怎么逆转?所以。以后还得接着吵下去……以前呢,专跟自己较劲,干一些自己根本不想干的事情,但没想到真较起劲来的时候,居然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情……” 叶恋静静地听完后。突然伸出手来,摸了摸夏娜的头顶。 夏娜呆滞了一秒后,默默无语地将视线平移,停在了叶恋的锁骨处。 “我肯定长不高了……说好的进化呢!” “呼!”一大团棉花和碎布突然被掀开,然后一个高挑的人影就挣扎着站了起来。 李雅琳长长地出了口气,吹掉了沾在嘴唇上的棉花,晕头晕脑地左右望了一眼后,才将目光停在了叶恋和夏娜身上。 她那极具立体美感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身影一晃后,就一下子闪现在了她们跟前。 夏娜伸手挥散着在眼前飞舞的棉花,抬头看着李雅琳:“学姐,你也搞定了?” “是啊。”李雅琳笑着在夏娜的脸上捏了一下,顺便无视了夏娜瞬间凝固的表情,扭动了一下腰身,“我觉得更柔软了。” 话音未落,夏娜和叶恋就感觉眼前又花了一下。 紧跟着,叶恋耳后就突然吹来了一丝凉气。 李雅琳埋进了叶恋的长发里,深深地吸了口气:“好香的味道啊……” “更高一级的味道。”夏娜补充道。 “嘻嘻……”李雅琳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了一丝琥珀色,那一刻看起来就仿佛有条毒蛇的影子映照在她的眼中,“凌默呢?我觉得我随时可以生一打孩子了。说不定生完就突破了呢!” “那是不可能的吧……另外,论打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孩子?”夏娜翻了个白眼,道。 吱呀---- 房门突然打开,扛着许舒涵的凌默出现在了门口,脸色苍白地看着屋内的三只女丧尸:“谁来帮我一把?” 夏娜和李雅琳进化完毕,但由于黑丝和于诗然还是个大茧,所以凌默受的影响还没完。 将许舒涵交给李雅琳后,凌默晕头转向地四下看了一眼,干脆在那个大茧上坐了下来。 有点不太稳,不过感觉还挺有弹性的…… “咦,夏娜你这……”凌默一眼就看出了夏娜的异常,他险些以为这是变异了。 不过仔细一看,这其实是一种进化,本质上并没有改变。 至于以后在夏娜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异,却是一点端倪都没有。 “学姐呢?”凌默刚一反问,就感觉腿上突然沉了一下,随后眼前就多出了一个千娇百媚的俏女郎。 李雅琳双手环在凌默脖子上,柔软的腰肢前后晃动着:“凌默……” 这声音不含一丝做作成分,但却充满了魅惑之感,足以让人听得骨头发酥。 但在凌默眼中,前后晃动着的李雅琳看着却像是一个个重叠的影子,声音也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 这重影看着很美,但也很晕人…… “学姐,小心把这球压碎了……”凌默说道。 “我小心了呀……”李雅琳一甩头发,顿时又多了几分狂野气息。 “你这就不是小心的表现啊……”凌默无语道。 两人在茧上旁若无人地摇来摇去,那大茧就在下面一弹一弹地抖动着。 凌默也没真的推开学姐,他这会儿感觉都快虚脱了,哪里还有力气…… 更何况,这球的质量也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哪有那么容易坏掉…… 李雅琳倒也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像是只想和凌默近距离呆一会儿而已。 夏娜和叶恋的注意力已经转到许舒涵身上去了,两只女丧尸围在瞪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女主播身边,一个若有所思,另一个则呆呆地伸出手指来,轻轻地在许舒涵身上到处戳了戳。 咔嚓…… 当一声轻响传来时,整个房间顿时变得一片安静。 凌默盯着李雅琳,感觉头上的冷汗“刷”一下就冒出来了。 “玩脱了……”凌默一动也不敢动,他能感觉到大茧的内部正在蠕动着。 而那道细微的裂缝,也在一点点地扩大着…… “这算不算是早产了……”夏娜注视着大茧上的那道裂缝,自言自语道。 李雅琳和凌默对视了一眼,突然一晃,就出现了房间的另一头。 凌默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边保持着坐姿,一边低吼道:“这时候再假装跟这件事毫无关系已经来不及了好吧!既然要保持动作……让我抱个妹子也算是苦中作乐了啊!而且……”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纠结:“这重量变轻了啊!” 咔咔咔…… 一连串的爆裂声就在凌默身下响起,那个圆形大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中间分开,然后“啪”一下彻底裂成了两半。 在此过程中,凌默一直摆着一张呆滞脸,动作也没有丝毫改变。 他真是彻底震惊了,曾经在这球上“这样那样”都没事,今天竟然真给坐塌了! 这不对啊!他刚刚只是说说而已啊! 大茧裂开后,一个蜷缩的人影就出现了。 这人影轻轻闭着眼睛,细密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瓷般的肌肤里透出一层淡淡的粉色,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像沉睡的胎儿一般。 乍一看,甚至像是某间艺术工厂刚出产的精美人偶。 刷! 女孩的眼睛突然睁开,露出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睛,眼白部分衬托着红色的瞳仁,对比之下更显诡异。 她缓缓转动着脑袋,视线也跟着朝上方移去。 “啊啊!” 小女孩的一声尖叫,瞬间穿透了房门,传到了幽深的走廊之中。 正在下方某一层内苦着脸寻找的木晨浑身一震,惊讶地抬起头来:“这……哪儿的童声女高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