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丧尸的优点之一不就是抗摔打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八十四章 丧尸的优点之一不就是抗摔打吗

昏暗寂静的楼道内,两个人影正面对面坐在一起。 凌默本想将许舒涵带到房里去,但看着许舒涵那副随时可能崩溃的样子,再想想自己糟糕的情况,他顿时觉得还是放弃算了…… 这会儿除了身体上的疲惫,凌默还在承受着女丧尸们提升时的连带影响。 不光是强烈的眩晕感,身上的肌肉还不时像打了激素一样蠕动两下,导致凌默的脑子里也总跟着“咕噜”一声。 “你喝高了?”许舒涵蜷缩在角落里,看着坐在台阶上的凌默,问道。 凌默那副将脑袋靠在墙上,然后两眼迷茫盯着她的样子,实在很像是醉酒后的状态。 “怎么会?”凌默摇了摇手,说道,“不觉得跟我同病相怜?” “嘁……”许舒涵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把她丢在酒店这么久,刚见面又让她撞到了墙上,这是哪门子“同病相怜”?!说是交易,但这么嚣张的“合作者”也是第一次见啊! “那个……我猜木晨还没跟你说……”沉默了两秒后,许舒涵犹豫了一下,低声嘟囔了一句,“谢谢你啊。” “啊?”凌默晕晕乎乎地抬起了头,但那双发直的眼睛实在不像是清醒了的样子。 “没事!”许舒涵怒道。 “这不有报酬嘛……”凌默又靠了回去,虚着眼说道。 许舒涵先是一愣,然后便扭头在身边寻找起能够用于投掷攻击的凶器来:“你这人……”她遍寻无果,只好气呼呼地瞪着凌默,“你怎么这么白痴啊!” “我给的报酬真的能抵得上我的命吗?还是说,你真的觉得木晨那个二货打几天工就够了?” 许舒涵怒气冲冲地问道。 “那只是利息……”凌默纠正道。 “你那是收留他!顶多算各取所需。都不能叫利息!”许舒涵打断了凌默,接着追问道,“那我呢?你觉得我要付出多少,才值得你救我这条命?” 凌默有些为难地说道:“你看这货币也不管用了……不然五毛挺好……” “白痴啊你!”许舒涵忍不住了,胡乱在身上一抓。也不知扯了个什么东西下来,抬手就扔了过去。 凌默的晕乎是因为身体的不良反应,但精神力却是没问题的。 眼看就要被砸脸上了,一根触手却及时地将这东西给接了下来,然后被凌默接在了手里。 “这不你项链的坠子吗?”凌默拿到眼前眯着眼分辨了一下,问道。 坠子的材质一般。像是人工合成的某种水晶。 能滋养到这么滑腻的程度,显然年头不短了。 许舒涵一惊,赶紧伸手在领口摸了摸,喊道:“还我!” “不还了,定金。”凌默顺手塞到了兜里,说道。“这挺好的吧?” “好个……”许舒涵差点忍不住就要爆粗口了,关键时刻还是给憋了回去。 凌默点头道:“不错啊,还知道保持形象……你这离彻底变异还远着呢,我放心了。” 许舒涵咬牙切齿地盯着凌默看了一会儿,最后泄气地往后一靠:“你拿着吧……” “说真的,我有些看不透你。你为什么就不能承认,你本质上其实是个好人呢?起码在某些事情上。你还是很人性的……” “停停停,我不收好人卡的。”凌默很严肃地摆手道。 “你正经点!”许舒涵再次怒了,这人怎么到什么时候都能打岔啊! “行了,这定金也收了……”凌默显然不太想聊这个话题,撑着墙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许舒涵抿了抿嘴唇,问道,“你……你带着她们……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凌默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下来,他静静地看着许舒涵,眼神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但却并不慌乱。 “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她们……但是万一她们以后失控了呢?你看看我……这种本能真的是很难抗衡的!又或者……被人发现了呢?”许舒涵一开始还有些焦急,但越说下去,她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地变得越小。 凌默没打断她,但那双亮得出奇的眼睛,却让许舒涵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她问的这些,也许早就在凌默脑子里思考过无数次了。 至于答案……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表明了。 “那……你累吗?”许舒涵小声问道。 凌默没有做声,几秒钟后,他就迈下了台阶,扶着墙走了过来,蹲到了许舒涵跟前:“看,你现在状态比刚才平稳多了。” 这话题也跳跃得太大了! 许舒涵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反应了过来。 她微微张着嘴,瞪大眼睛看着凌默,不可思议地点头道:“是真的,我没刚才那么焦躁了……可你还没……” “只是焦点转移而已。稍微分散下注意力,把关注点放到别的事情,你的身体就会很快熟悉那种感觉的。人类的适应性是很强的,丧尸则比人类更强。而且你能在这种情况下恢复头脑的清醒,说明你自己的意志力也很强。” 凌默笑了笑,说道。 许舒涵的视线闪烁了一下,要不是夏娜的提醒,凭她自己还真做不到这一点。 “是这样啊……” “不过谈话疗法就到此结束了,我们还是得来点实际的。”凌默说着,就从兜里摸出了一瓶药剂。 “这是什么?”许舒涵一脸震惊。 “0号使用的药剂,是用调配好的原液,将丧尸病稀释后做成的,含量算中度吧,跟你体内的病毒差不多能达成平衡……”凌默一边拧盖子。一边解释道。 “我知道,我认识这个!但你拿这个出来干什么?”许舒涵看到病毒,浑身毛孔都炸开了,她现在恨死病毒了。 虽然保持了理智,但许舒涵的记忆还是很混乱的。 也可以说她在混乱中所经历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不太记得的。 木晨虽然跟她讲了不少,但有些事情木晨也不清楚。 凌默凑到瓶口吸了口气:“挺好。” 病毒的气息立刻蹿进了许舒涵的鼻子里,她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也一下子绷紧了。 “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许舒涵惊慌地往后退去,这会儿的凌默在她眼里,简直就是拿着注射药剂。一脸坏笑凑上来的变态。 “来吧,”凌默跟着往上凑,“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么紧张干什么……” “别过来……”许舒涵彻底贴在了墙角,双脚在地上乱蹬,试图挡住凌默。“离我远一点。” 凌默险些被踹个正着,蹲在原地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 这就是保持理智的弊端啊…… 他晃了晃瓶子,然后对准瓶口使劲吹了两口气:“想要吧?还忍得了吗?” 许舒涵已经恨不得钻进墙里去了,指甲在墙上不断抠挖着。 “你混蛋你……” 理智虽然一个劲儿在高喊着说“不要”,但来自身体的本能渴求却在拼命尖叫。 这可是病毒的气味啊…… 人类闻着刺鼻,但丧尸却觉得香醇得令它们血脉喷张。 即便能克制住对味道的渴望,病毒也为会了进化。驱使着他们放弃抵抗。 “你别踢了,这对你是良药啊。你要想不彻底变异,就只能喝这个……哎哎,还踢……” 见许舒涵听不进去,凌默只好出动触手了。 两条腿“啪”一下被无形的绳索捆到了一起,紧跟着挥舞的胳膊也被高高吊了起来。 许舒涵瞪着红眼,紧张地看着凌默靠拢过来,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别……” 她哆嗦着,既抗拒又纠结地说道。 “我不会害你的。” 凌默捏住了许舒涵的下巴,然后将药剂递了过去。 随着瓶子接近。味道也变得越来越浓烈,许舒涵身体内的尖叫也逐渐盖过了脑子里的警告声。 没等瓶口碰到嘴唇,许舒涵就突然呲开了嘴唇,迫不及待地伸过头来,一口咬住了瓶子。 凌默一边甩着险些被咬中的手。一边将瓶子抬了起来,注视着液体迅速流入了许舒涵的口腔:“慢点,别把瓶子咬烂了……算了,反正丧尸的胃液能搞定一切……大概。” 等药剂一干二净后,许舒涵仍旧张着嘴巴,双眼中的血色赫然比刚才浓了许多。 凌默一边掐着她的脸颊,一边伸手将她嘴边的一小块玻璃渣给拿了下来:“别介意,我怕你咬我……” 不过许舒涵根本没什么反应,她神情呆滞,显然又陷入了病毒的交战中。 “这样应该就能坚持到总部了。”凌默顺手拦腰抱住了许舒涵,然后将她往肩上一扛,歪歪倒倒地撑着墙站了起来,“还以为身体素质提升了,就能轻松扛三袋水泥呢……结果扛一个都快跪了……还好这个抗摔打啊。” “说起来……那个二货去哪儿了?” 正当凌默艰难地扛着许舒涵,抓着扶手往上爬的时候,他口中的二货则在另一条楼道内晃悠着。 木晨用手圈着嘴,小声地喊道:“许舒涵?队长?凌默?凌哥?你们在哪儿啊……来个人回答我一下啊……” ps:推荐一下《极品美女养成》作者的最新力作:《来自修真界的你》杨莫,来自修真界。被神域令牌带到了修真废弃星地球,会修真,会法术,会画符箓,会炼器,会炼丹,更有神域令牌收集香火点数,兑换无数的修真资源。对仙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