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一头撞墙上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八十三章 一头撞墙上了

“我已经来了。”人影又说道。 鸟尸连嘴巴都来不及闭上,就挣扎着朝人影的方向爬了过去。 “没想到你会伤成这样,这才分开多久啊……” 人影也慢慢迎了上去,最后在鸟尸面前蹲了下来,伸手覆上了它的脑袋。 这个角度,让人影的手臂刚好从阴影中伸了出来,手背更是直接暴露在了阳光下。那惨白的色泽以及根根分明的红色血管,和鸟尸焦黑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同类干的?”人影的细长手指在鸟尸的头上轻轻刮动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 鸟尸张着嘴呜呜了一会儿,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来:“人类……和……同类……” “先后?”人影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鸟尸摇了摇头,又呜呜了两声。 “居然是一起的?”人影有些惊讶了。 “男……人类……”鸟尸艰难地说道。 相比那个女同类,鸟尸对那个人类的印象可要深刻多了。 就连那个令它发疯的普通同类,还有后来放火烧它的同类,身上都有那个人类的气息。 此刻比起大餐,它更想先撕碎那个人类。 但被烧成这样,它没死也去了大半条命,暂时是没有能力去追击了。 “啊啊……” 鸟尸奋力地仰起脖子,伸手去抓人影的胳膊。 粘连在一起的皮肉一点点被撕开,这过程简直像是在当场扒皮一般。 “我知道了。”人影的手掌还按在鸟尸头顶,让它的动作被限制在了原地。 手指在焦黑的皮肤上摩挲了两下后,人影那干瘦的手指突然顺着后脑勺往下一压。挤进了鸟尸的后脑。 鸟尸顿时身体一僵,张大嘴巴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声音。 它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就在距离人影的胳膊不到几厘米的地方发着抖。 “你已经废了,要恢复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按照我们的生存法则,你应该被淘汰掉。这是自然规律。” 人影平静地说着,手指也一点点地完全挤压了进去。 这个过程中,鸟尸的身体一直在不断打颤。 像是条件反射,也像是它的某种心情写照……如果它有这种心情的话。 随着人影的手指一点点抽出来,鸟尸的身体也猛地绷直了。 噗! 伴随着飞溅出的鲜血和各种液体,一抹紫光也落入了人影的掌心中。 “你太弱了。但你会成为我的基石,让我变得更强的。”人影用沾满血浆的手掌拍了拍鸟尸的头顶。 当人影站起来的时候,鸟尸也无力地趴在了地上,那双凸出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但却已经渐渐没了生气。 “可惜啊,肉不能吃了……” 人影隐隐约约地叹了口气。 当斜晖一点点消失在这条狭窄小巷中的时候。人影的目光也转向了城镇的另一个方向。 “什么样的人类,会具有这么大的威胁呢……”人影自言自语地念叨道。 同一时刻,昏睡中的凌默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怎么……了?”叶恋惊讶地盯着他,问道。 凌默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有些失神地呆了一会儿,直到叶恋伸手过来摸他的额头时。凌默才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没事……”凌默伸手抹了一把脸,又使劲眨了眨眼睛。 “噩梦?”凌默有些愕然。 刚才在昏睡中,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一双眼睛。 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了,让凌默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可能看到内心的吧……”凌默按住了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想道。 而且不知为何,在他惊醒的前一刻,他竟然感觉自己看到了蜘蛛女皇…… 她好像一直潜藏在他体内一般,当外来刺激出现的时候,她就冒出了头来。 这感觉……怎么有点捍卫领地的意思? 凌默一阵恶寒,伸手在身上到处摸了一下。自我安慰道:“这更不可能,我身体里哪有地方能藏那么大的蜘蛛……” “真的……没事吗?”叶恋忍不住又问道。 凌默一醒来就在自己身上折腾个没完,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叶恋当然不安心了。 “没事,没事……”凌默勉强笑了笑。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让叶恋跟着担心了。 他将目光转向了屋内,顿时吓了一跳。 这俩是拆迁办的啊! 真亏自己能在这种废墟中睡着,怪不得做噩梦呢…… “她们……”叶恋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这种情况。 “我知道的,”凌默扶额说道,“这是还没提升完呢。” 丧尸在提升过程中,会完全受到本能的影响和控制,她们只是拆了这个房间,没把整幢楼拆掉,就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要是一个一个地提升,凌默还能靠精神联系加强控制,进行抚慰。 可这种一起上的情况,凌默也招架不住啊…… “我们这是在那个酒店?”凌默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朝周围看去。 “嗯……”叶恋点头道。 “那个……半变异的许舒涵怎么样了?”凌默想到了自己这次的“客户”。他原计划是让叶恋她们提升后就回来的,结果没想到耽搁了时间。 也不知道许舒涵撑不撑得住,不过按凌默原本的估计,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才对…… “最多从变异百分之五十,变成百分之八十吧?反正没有百分之百,那就能拉得回来……” 凌默脑袋还有些发晕。但思维却已经清晰了。 没办法,他纯属被吓醒的…… “好像……”叶恋回想了一下之前看见许舒涵时的样子,虽然她看起来既畏缩又惊恐,还用手抱着脑袋,但…… “还好……吧……”叶恋不太确信地说道。 “我去看看。” 凌默抓着叶恋的胳膊站了起来。然后独自朝门口跌跌撞撞地走去:“丫头在这儿看着她们,别让把门窗都给拆了。” 途径夏娜身边时,凌默顺手拍了下她的脑袋:“不要在用左右手交替捏你自己的脸了……放弃吧,力道都是一样大的,捏肿了都分不出胜负。” “唔唔唔……”夏娜含糊不清地嚷了两句。 “等你们把发言权决定好了,再跟我说话……” 凌默一把拉开了房门。然后走了出去,并顺手带上了房门。 这会儿在他眼中的走廊,不仅昏暗,而且地面还凹凸不平,甚至连墙壁都在呈波浪形晃动,颇有种喝醉了的感觉。 不过头脑的异常清醒。却让凌默感觉有些奇妙。 身体还没从疲惫中恢复,精神力却已经复原了一些,这种不同步的感觉还真是充满了怪异感。 “木晨?许舒涵?” 凌默一边扶着墙往前走,一边喊道。 “咦,你醒啦?”没走多远,木晨就从走廊尽头钻了出来,惊道。 凌默晃了晃脑袋。才总算将那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看了个大概。 木晨迎向凌默的同时,也感觉机会终于来了,迫不及待地问道:“对了,我一直想问啊,那个火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怎么在路上就睡过去了,还有那个球……” “许舒涵呢?”凌默无情地打断了他。 木晨一愣,答道:“我也找着呢,这儿挺大的。而且她火气太大,我喊都不敢喊……” “那接着找。分开找。” 凌默接着往前走去,补充道:“我得再帮她处理下……” “哦……”木晨刚往反方向走了没两步,突然回过神来,扭头问道,“那个火……”他话说到一半。就无奈地拍了下大腿,“算了!下次再问!” “话说就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吗!” 木晨不甘心地吼了一句。 楼内立刻模模糊糊地传来了一句怒吼:“闭嘴啊!” “出声了,赶紧找!”凌默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说道。 木晨再次欲哭无泪,怎么什么倒霉事都摊他头上了…… “啊!” 许舒涵在角落里抱着头,烦躁地使劲摇晃着。 太痛苦了……与其这样,不如…… 不不! 坠落深渊后,可就真的爬不上来了…… “许舒涵?” 她顿时一愣,然后从膝盖上抬起了头来,望向了阴森黑暗的楼梯。 “凌默?” 刚才那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 “对了,凌默可以救我!” 许舒涵挣扎着站了起来,一下子扑到了楼梯口,就东倒西歪地往下冲去。 “许舒涵,你在上面吧?” 刚才听着还让她崩溃的声音,这会儿从凌默嘴里发出来,却让许舒涵感觉看到了希望。 这要是让木晨知道,非得如此明显的差别待遇撞墙不可。 凌默抓着扶手,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上爬着。 听到声音找准方向后,他倒是逐渐感应到了许舒涵的精神光团。 可那波动实在太剧烈了,加上他身体不适,竟然无法进行精准定位。 无奈,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 两人一个靠喊,一个靠听声辨位,没过一会儿就在楼梯上汇合了。 “凌默……”一碰头,许舒涵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 凌默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红眼女人朝自己扑来,本能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闪。 结果就看见许舒涵从他身边擦了过去,紧跟着背后就传来了“嘭”的一声,地面也震动了一下。 “呃……你没事吧?”凌默有些尴尬地问道。 许舒涵贴在墙上,含糊地答了一句:“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