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你们是一伙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七十九章 你们是一伙的!

“原来是这样……” 凌默赶紧将丢到地上的破布又给勾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向了那个大洞,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地面在眼前迅速接近,耳边风声呼呼刮过,后方的商场内则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闷响声。 凌默轻巧地落在了马路上,却没急着行动,反倒顺手揉了揉眉心。 一只正巧被响声吸引过来的丧尸一眼看见了凌默,刚要扑上来,却又踌躇了。 “嗷呜?” 他瞪着眼睛,在距离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疑惑地打量着正在低头揉眉的凌默,同时还好奇地盯着那块正在凌默身边飘来荡去的破布看个不停。 这位估摸着也纠结了,看外貌,眼前这个的确是人类没错啊! 可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却又像是一具勾不起食欲的干尸。 还有那块在空中飞舞的玩意儿,明明也不是什么生物啊…… 丧尸最感兴趣的是鲜活的血肉,条件不济的情况下,一些腐烂干瘪的陈货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完全失去了水分,只残留了一层皮肤的那种,即便是丧尸也会觉得嫌弃的。 “丧尸不会挑食”这种认识,从根本上就错了…… 丧尸也有身为丧尸的骄傲和矜持啊…… 凌默倒是一落地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只丧尸,但刚才跳楼时对大量精神力的消耗,让他这会儿感觉头晕得厉害,暂时没空搭理对方。 他揉了几下后,又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了几瓶药剂。 “不是这个,这是0号的……对了。这个。” 凌默头晕眼花地在几个小瓶子里选中了一个,然后迫不及待地拧开塞进了嘴里。 刚刚一直没有机会服食药剂,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时机。 “完了?” 凌默一口气将瓶子里剩下的最后一点药剂都倒进了嘴里,然后拿着空瓶子使劲晃了晃。 “底液也没了……” 那种用于稀释病毒的基础药液,也已经用得干干净净。 这样一来。他也没法再继续自己搞制作了。病毒他倒是不缺,那种底液他是完全没搞明白成分和制作方法。 0号留下的这种对他效果不大,一眨眼的时间,凌默的恢复药剂居然就弹尽粮绝了。 “哎……”凌默叹了口气,手里还拿着那个空瓶子。 一股清凉的感觉从他的腹部蹿了上来,迅速扩散到了头部。 凌默使劲眨了眨眼睛。晕眩感顿时减轻了不少。 他喝药的时候,旁边的那只丧尸一直歪着脖子盯着他。 尤其当凌默仰起脖子“咕噜咕噜”的时候,那丧尸便微微张开了嘴巴,茫然地注视着凌默那上下滚动的喉结。 等到凌默拿着那瓶子晃动的时候,这丧尸便使劲地吸了吸鼻子。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后便突然瞪大了眼睛。 “嗷!” 病毒的味道刺激了这只丧尸。他双脚在地上一踏,突然就朝着凌默冲了过去。 “呼!” 凌默努力睁大了眼睛,反应极快地抬起了头来,手掌正对着丧尸冲来的方向。 那丧尸在疾冲中就像是突然撞上了一根拦车杆似的,猛地翻倒在地,正面朝上重重地跌了下去。 还没等爬起来,这丧尸的身体就猛地绷直了。眼神呆滞地望着天空。 几秒钟后,这丧尸机械地扭动了一下身躯,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差不多了……虽然没恢复多少精神力,但疲惫的感觉减轻了很多啊……”凌默摇了摇脑袋,然后看向了这只新尸偶。 互相盯着看了两秒钟后,凌默便警惕地朝周围望了一眼,然后带着新尸偶跑到了马路对面。 一人一尸贴着墙根,迅速地朝前移动着。 “叶恋说的在哪儿啊……”凌默边跑边焦急地左右张望,留给他的时间,可不多了…… “讨厌的!弱小的垃圾!烦死了!” 鸟尸哇哇大叫着。速度极快地一转身,手臂像钢筋一样横扫了过去。 “嘭!” 半截桌腿和一些木屑顿时飞了出去,同时往后退去的,还有凌默之前操控的那只尸偶。 这只尸偶这会儿看起来简直凄惨无比,不仅几乎被染成了血人。脸部也多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凹陷,半边眼睛沾满了黏稠的血液,那红色的眼球看上去可比之前灰暗多了,就像浑浊的玻璃球。 刚刚鸟尸的一次横扫,让尸偶的肩膀处顿时迸发出了几股血流。 他低头看了一眼全是裂口的手掌和胳膊,颤抖着将握在手里的另外半截桌腿砸了过去。 鸟尸一偏头就躲了过去,但那双紫色的眼睛这会儿却亮得都要冒出火花了:“烦不烦啊!最低贱的垃圾还敢……” 还没骂完呢,一个货柜居然又“呼”的一声砸了过来。 这次鸟尸干脆就没躲,那货柜在它三米外落了地,“哐”的一声散了架。 碎渣溅在鸟尸身上,连皮都没给它擦破一点。 “哇呀呀呀!”鸟尸叫得越发像抓狂的大鸟了,这只同类没法对它造成实质上的威胁,但却让它的怒火烧到了历史最高峰。 鲜美的晚餐就在楼下,它却被一只只能倒进垃圾桶的破烂白菜给缠住了。 这些普通同类平时在它眼里就跟蚊虫没什么区别,却没想到今天这只居然跟它带来了这么大麻烦。 最令鸟尸愤怒的是,它隐约还在这只杂鱼的身上,感应到了那个讨厌人类的气息! “一伙的!一伙的!” 鸟尸暴怒,身影一晃就扑了过去。 丧尸却已经狡猾地跑开了,还专往这些格子间的拐角处跑。 这种环境很适合展开拖延战,只要速度够快,往哪儿跑都有能躲的地方。 途中还能随手抓起各种东西进行抛掷。避免了近身找死。 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只尸偶的体力已经下滑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 后背上的伤口也一直没有愈合,还传来阵阵被撕裂的感觉。 体力将耗尽,感染也随时可能发作。 但在有限的时间内,这只尸偶却还在凌默娴熟灵活的操控下。尽职尽责地拖着这只鸟尸在商场内乱钻。 可实力差距的确太大了,尸偶刚一转弯,手臂上就突然传来了一股拉力。 “咔嚓!” 鲜血飞溅,尸偶的身体也跟着晃了一下。 鸟尸看着还在继续往前跑的尸偶,愤怒地将扯下的手臂扔到了地上:“你真的不配做丧尸!” “配做人就可以了……”凌默本体则想道。 叶恋继续守在门口,看似柔弱单薄的身躯却达成了“一尸当关、万尸莫开”的效果。 有雷神在她手里。加上那双不断自动调焦的眼睛,想要靠近的丧尸都被轰得血肉模糊。 即便有丧尸侥幸靠近,也会被叶恋轻松干掉。 突破到霸主级后,她得到的好处不光是眼睛变异,还有身体素质的全面提高。 虽然还不稳定,但对付这些低级同类还是绰绰有余了。 她再一次放下了雷神后。反手就从背包里摸出了一把子弹。 “继续……来吧。”叶恋那双略带茫然神色的眼睛注视着偌大的商场内部,看着那些不断从栏杆翻下的同类们。 那些被击中的丧尸有的从高空坠落摔得鲜血狂飙,有的挂在栏杆上,有的则倒飞进了店铺内,被路过的同类顺道填了肚子。 血腥味越来越浓烈,叶恋的眼睛也越来越明亮。 她身上的霸主级丧尸气息,正在不断往上飚…… “哇啊啊啊!”鸟尸一边大叫。一边对尸偶紧追不舍地疯狂攻击着。 尸偶缺了一条胳膊,体力流失得更快,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 没跑多远,他的另一条胳膊又给扯了下来。 鲜血洒了一路,浓烈的血腥气在商场内飘荡着。 一些丧尸也被吸引了过来,就像秃鹫一样在昏暗的角落里晃悠着,闪烁着冷光的眼睛注视着尸偶的方向。 有一只发狂的王者级丧尸在,他们不敢靠近。 “啪!” 鸟尸把这一条胳膊也给砸了出去,然后突然一跃,指甲在天花板上一勾。就重重地落到了尸偶头顶。 它那像鸟爪一样的脚踏在了尸偶的肩膀上,将他“嘭”一声踩到了地面。 “撕烂你!” 鸟尸呲着嘴狂叫,以往捕猎成功时,它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 最不可思议的是,让它兴奋的对手居然只是一只普通丧尸。 不对。这同类怎么会普通?它绝对跟那个人类是一伙的! “咯咯咯咯咯!把你扯开!” 鸟尸狠狠地将挣扎不停的尸偶踩在脚下,弯下腰就伸手去扯尸偶的头发。 它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只虫子被自己扯下脑袋的样子,目睹死亡、鲜血,这对丧尸来说就是最高的享受了。 “咯咯咯咯咯!”鸟尸狂笑不已,它这会儿几乎都把叶恋抛在脑后了。 可刚一弯腰,鸟尸就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没等它回头,被踩在脚下的尸偶就突然硬生生地拧转了身体,在一阵“咔咔咔”的骨骼断裂声中,愣是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咬住了鸟尸的腿部。 咬得不疼,但却很紧。鸟尸抬脚去踹,一股血流就顺着尸偶的牙缝里冒了出来,但却还是没有撒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