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循环洗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七十六章 循环洗脑

一人一尸在狭窄的街道和密集的建筑物中你追我赶,速度快得能听见“嗖嗖”的破空声。 途中不时有丧尸扑上来,但要么就是抓不住凌默,要么就是被后面的鸟尸顺手解决了。 看到它在高速移动中竟然还能像捉小鸡似的,将那些普通丧尸轻松地扔出去,凌默的心脏也跟着往下沉。 “还以为特意让过去,能拖延点时间呢……” 凌默有些无奈,他一边保持着速度,一边思考着对策。 “刷!” 这时侧面突然黑影一闪,凌默余光一瞟,顿时一惊。 这鸟尸什么时候到他侧面了! 而且,它就像壁虎一样,正手脚并用地贴在墙上,迅速地向前爬动着。 在它屁股后面还跟着一道“尾气”,那是它指甲抠进墙壁后带出的灰尘。 一尸绝尘啊! “在墙上怎么比在地上还灵活了!” 凌默心中一凛,身体突然一侧,就荡到了街道的另一边。 正当凌默以为能稍微拉开点距离的时候,视线范围内竟然又出现了鸟尸的影子! 这什么情况?! 等等……凌默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惊骇之色。 这鸟尸……好像真的能飞啊! 一看凌默荡过马路,还贴在墙上的鸟尸突然张开了双臂,如同滑翔机一般,也跟着轻松地荡了过去。 眼看即将撞上对面的墙壁时,它的身体就猛然向后弓起,双手双脚稳稳地抓住了墙面。 而在抓稳的一瞬间。它就已经借着惯性往前一蹿。继续追了上来。 这样一来。可比它在地面上追逐时节省了不少时间…… “怪不得身材长成那样,就是为了达成实现滑翔的条件吗?” 凌默回过神来后,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其实在拖延时间的过程中,凌默也在仔细地观察这只鸟尸。 这是他见到的第一只超越了霸主级的丧尸,而经过接触后,他打算为这个等级命名为:王者级。 虽然起名无力,但凌默觉得这次命名还是很贴切的。 尽管智力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优势,但在实力上。这只鸟尸确实很强。 看它变异出的薄膜,显然在这方面也迈入了成熟期。 它的各方面情况,都能给凌默提供不少宝贵的信息。 早晚有一天,叶恋她们也会提升到这个等级的…… 提前拥有经验,总比到时候两眼一抹黑要好得多。 事实上,凌默对于王者级的情况还存在许多疑虑…… 鸟尸很强,但却强得不够全面。 “……空军团把翠湖市划分为高危等级区域,难道就是因为这里有一只能滑翔的强大丧尸?” 对此,凌默心中隐隐有一丝疑惑。 “嗖!” 一团黑影突然从后方砸了过来,凌默敏锐地一偏头。立刻感觉到一阵疾风紧贴着脖子掠过。 “嘭!” 那黑影像炮弹般重重砸在了地上,泥土和瓷片同时飞溅开来。 “竟然已经学会用东西砸人了啊……” 凌默后背一凉。这十分钟内,他必须得尽快想出办法才行…… …… 中心大道上,一团巨大的白影正在马路中间狂奔着。 路边的丧尸持续不断地扑过来,却都被甩在了后面。 有丧尸从正面迎上来,白影却丝毫不停,直到双方距离不足十米时才猛地跃起,一巴掌狠狠地拍过去。 “噗!” 点点血光中,白影轻巧落地,脚步不停地继续往前跑去。 而在这起落之中,一个坐在它背上的人影格外醒目。 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叶恋那双略显茫然的眼睛,一直紧盯着街道的另一头。 她握紧了手中的雷神,突然伸手一拍变异熊猫:“小白……停。” 叶恋的声音虽然很轻,语速也很慢,但却很清晰。 还在风中狂奔的小白立刻停了下来,仿佛在征询似的闷哼道:“咩咕?” 叶恋跳到了地上,一双大眼睛盯着小白:“带她们……先走。” 说着,她伸手轻轻摸了摸小白的脑袋。 原本还没什么反应的小白身体猛地一抖,然后慢慢低下了头。 “去吧。”叶恋拍了下小白的后背。 这变异熊猫浑身一震,猛地往前一蹿,很快就消失在了满大街的废弃车辆中。 而留在原地的叶恋双手拿着枪,独自转身看向了来路。 她的眼中隐隐闪过了一丝挣扎之色,同时轻轻晃了晃脑袋。 “啊……对了。”叶恋突然恍然道,“是让我快走……可……可没说让我……往哪儿走。” 找到了精神指令的漏洞后,叶恋的嘴角立刻微微扬了起来。 刚扬起了一丝弧度,她又立刻有些惊慌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不能这样。” 摇了摇头之后,叶恋又微微皱起了鼻子:“可是……” 那堆满了汽车、交通事故后的残骸,以及许多丧尸的街道,此时就摆在她面前。 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能感应到那股强大的气息。 叶恋又吸了吸鼻子,她想起了那鲜血的味道。 那里面蕴含的病毒纯度,对丧尸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但叶恋真正感兴趣的不是这个,她此时所感应到的,是那股人类的气息。 “闻起来……真的很像食物啊……” 叶恋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大概是令她最有食欲的人类味道了。 最可惜的是,这不能吃…… “也不能……被吃。” 叶恋的眼神突然坚定了一下,然后向上一跃,整个人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一辆轿车顶上。 脚尖刚碰到车顶,叶恋的身体又瞬间弹起,紧跟着落在了下一辆车上。 短短一两秒内,叶恋已经跳过了十几辆车顶,仿佛一只跳动的精灵般迅速朝来路接近了过去。 …… “我快死了。” 酒店内,木晨猛地灌了一大口水,说道。 “我对说话的热情已经彻底被磨灭掉了,我感觉我一辈子说的话都没有今天说得多。尤其是把另一个男人当话题,这也太伤自尊了吧!” 木晨一边有气无力地抱怨道,一边继续往自己嘴里灌水。 “呼哧……呼哧……” 在他对面,红着眼的许舒涵正急促地喘着粗气,手指则在墙上抠挖着,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那一道道痕迹伴随着不断洒落的石灰粉,让木晨看得头皮一紧。 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可能的下场了…… “等等等等!别激动……让我歇口气。” 木晨泪流满面地又往后缩了一点,然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到角落里了。 “好好,我说!我说!” 这几个小时内,他已经将自己能讲的东西都讲了个遍。 但真正能让许舒涵平静下来的,却只有关于凌默的话题。 木晨心中那个怒啊,他怎么可能关注凌默呢?! 可这酒店里就他和许舒涵两个人,而许舒涵的态度则很明显。 要么讲故事,要么去死…… 很显然,木晨没得选…… “话说为什么这么随便的选项会成为唯一的两个啊!” 木晨对此持续抓狂。 这几个小时讲下来,他感觉自己都快被“凌默”这个名字洗脑了。 而且事实上,他还在这些事情中添油加醋地编了不少。 “反正脑子也在感染中,应该是听不出来的吧?”木晨心中想道。 结果,许舒涵好像还真没听出来。 只要是说凌默,她都能安安静静地靠在墙上,仿佛很仔细地听着。 “你感染的其实是凌默病毒吧!是吧!”木晨忍了好几次,才没把这话问出来。 不过实际上,许舒涵脑子里想的,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她觉得,能让丧尸变得像叶恋她们那样,目前看来就只有凌默才有这个本事。 但如果多了解一些凌默的事情,说不定她自己也能做到! “接着……说。”许舒涵声音喑哑地催促道。 木晨则崩溃地念叨道:“凌默,你去哪儿了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