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有专业的护身铠甲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有专业的护身铠甲

无数火星溅出的同时,少量的血迹也夹杂其中。 不过鸟尸的那一对薄翼,此时竟然还起到了专属护甲的作用。 它那胳膊一抬,整个上半身连同头部,就被完全地挡在了里面。 凌默的实质化攻击顿时变得收效甚微,每一下都像是打在钢板上,不仅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反倒让自己的脑袋一下下震得发晕。 “咯咯咯咯!” 鸟尸保持着抱头的姿势,嘴里发出了一连串讥讽的怪异笑声。 看着这个上蹿下跳的人类吃瘪,显然让鸟尸感觉也很愉悦。 它这种态度更像是在找乐子,而不是急着进食。 不过这种被当做老鼠戏耍的感觉,凌默可不喜欢。 刚得意没两秒,鸟尸那刺耳的笑声就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惨叫:“啊!” 同时,它的身体也突然晃动了一下,两只手臂不受控制地垂了下来。 几乎就在它露出脸部的一瞬间,大量火光就在它脸上爆开了。 这场面,就好像有人将即将爆炸的烟花直接扔在了它脸上一样。 “被鸟人嘲笑,这能忍?” 凌默苍白着一张脸,冷哼了一声。 实质化的触手打不破那薄膜,但无形的精神能量却可以。 鸟尸的精神光团很难突破,但只要抓住破绽,也未必就是铁板一块。 比如刚刚,凌默敏锐地捕捉到了鸟尸注意力不够集中的一瞬间。果断地将已经实质化的触手又转为了纯粹的精神能量。 而当大量精神冲击导致鸟尸的行为有些失常时,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大波实质化触手又迎头而上了。 连续两次。且衔接流畅地被甩了一脸,鸟尸不仅头部晕眩,脸部也是火辣辣的。 它往后一闪,迅速退了十来米左右,伸手摸了一把脸。 看着手心上的鲜血,感受着从脸部传来的那火烧火燎的疼痛感,鸟尸的表情猛然变了。 它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一双快要掉出眼眶的眼珠子。嘴角往两边咧开,露出白得瘆人的牙齿。 “啊啊啊啊!” 鸟尸发出叫声的时候,凌默的注意力就不自觉地往它的喉咙飘。 看着那不断颤动的小舌,凌默总觉得声音是从那黑黢黢的喉咙深处钻出来的…… 光是叫声,就已经让凌默觉得头皮阵阵发麻了。 而且和尖叫者有些类似的是,这声音竟然也能产生某些影响。 没听两声,凌默就感觉脚下有些发软。 他试图挪动一下脚步。却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不怎么能动了…… “糟糕,虽然意志力能抗住,但身体却不受控制了……” 这还是在他身体素质挺不错的情况下,想想要是体质一般的普通人,估计这会儿就直接跪了。 “我的脸!” 鸟尸的指甲掐进自己的手里。顺着脸颊向下刮去,发出一阵刺耳的抓挠声。 “砂纸一样的脸,没想到你还挺在意的嘛。” 凌默僵直着身体,一边语气自然地说道,一边用眼角余光向脚边瞟去。 这种情况很难解释。大抵就像是身体自然启动的某种应急机制,当感应到极为强烈的威胁时。身体就会自动做出一些反应来保护自己。 比如断电重启----晕倒,又或者进入休眠模式----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这种浑身发软的情况,凌默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不是保护,这是在坑人啊! “难不成超过人体承受能力后,会因为这叫声血管崩裂,爆体而亡吗?” 凌默没头没脑地猜想着,目光又往后瞟了一眼。 这么短短几秒的时间,小白那巨大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稍微一感应就知道,她们已经冲入了中心大道。 在那种到处都是岔道,随处可见丧尸的地方,以她们的能力,要想逃掉还是不难的。 叶恋被发现,很显然是因为她突破的时候,气息完全外泄所致。 要是刻意隐蔽收敛,被发现的几率就小得多。 可如果双方的距离拉得不够远,那就难说了。 “还能拖多久?” 凌默的手心又开始微微冒汗,他还没到极限,但也快了。 尤其是现在身体状况不理想,实在不好说还能撑上多久。 鸟尸本来就是冲着进食来的,虽然因为“食物”的特殊性让它产生了好奇心,但估计这会儿全都被愤怒所替代了。 “人类!你伤了我的脸!”鸟尸还在愤怒地尖叫着。 它那干瘦的手指刮在标本似的脸上,配合那扭曲的表情,简直惊悚之极。 “我这是伸张正义!” 凌默义正言辞地回应了一句。 既然要拖延时间,那就彻底将它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吧! 凌默的手指按压着自己的大腿,目光不时朝身上瞟去:“快点,你倒是给我点反应啊!别在这种时候罢工行不行?” 这种心理暗示和自我鼓励会不会有用,凌默也不清楚。 但聊胜于无啊! 实在不行……凌默又往自己腿上瞟了一眼,眼神顿时镇定了不少。 鸟尸糊了满脸的血,愤怒感被凌默刺激得越来越强。 “正义?我的脸很邪恶吗?” 鸟尸倒是记得这两个词,用得也挺顺。 “嗯。”凌默点头道。 “从哪儿看出来邪恶了!”鸟尸呲牙咧嘴地喝问道。 一边问,它的手指一边还持续不停地抓挠着脸皮。 它这利爪放到别人身上,这么一抓估计对方就直接没脸了。 也只有它自己的脸皮,才能承受住它的利爪了。 凌默听着那刺耳的“咔咔”声,一时间竟然没词了。 长得跟干尸一样的鸟人,满脸是血的同时还不停地挠动自己脸上的那一层干皮…… 应该问哪儿不邪恶才对啊! 鸟尸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突然“啊”地叫了一声,就猛地冲了过去。 以它的速度,凌默几乎刚一眨眼,就看到一个黑影在自己面前迅速放大。 “呼!” 疾风扑面,听这动静要是被碰到了,估计当场就得变成无头死尸。 凌默瞬间感觉一股冰寒之意从体内蹿出,心跳也顿时停顿了一下。 腿居然还不能动! 但黑影刚到眼前,凌默就已经侧开了脑袋,整个人猛地向后掠去。 他脚尖还贴在地上,速度却快得惊人,眨眼间就拉开了距离。 没等停顿下来,他就突然毫无预兆地往上一“跳”,轻巧地跳上了侧面一间店铺的招牌上,稍微一顿后就跃了下去,消失在了墙角之后。 鸟尸的攻击落了个空,眨眼间又没了凌默的踪影,顿时也瞪大了眼睛。 不过这次它好奇归好奇,脚步却根本没停。 凌默一边用精神触手拽着自己飞快移动,一边皱着眉头瞥向身后。 那残影就在身后若隐若现,而且隐隐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真是执着啊……” 凌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消耗量,以及还能安全使用的精神能量。 得出的结果有些不妙,如果一直保持现在这种速度,他最多还能坚持十分钟。 如果一直跑也就罢了,他还要考虑和叶恋她们之间的距离。 这样一来,甩掉鸟尸的难度就大了很多。 “人类,跑是没有用的!咯咯咯咯……” 鸟尸又开始发出刺耳的尖笑声,它脚底和脸上的伤口都已经自动止血了。 可因为被鲜血所刺激,它这会儿的语调听上去狂躁又兴奋。 “不跑等死啊?” 凌默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注意力却没有因此分散。 用触手去勾那些路灯或者电线杆之类的物体,从而将自己荡出去,这说起来不难。 但在高速移动中准确地捕捉下一个目标,并且在发现目标时就要做出反应,就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了。 一旦分神,那就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