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犯二是一种绝症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六十三章 犯二是一种绝症

哗! 伴随着一阵风刮过,悬挂在路边的广告牌立刻前后晃动起来,发出“咔咔”的轻响声。 而在广告牌下方,则是一条荒芜的步行街。 那些昔日人来人往的店铺,此时都敞开着大门,路边不时能看见橱窗碎裂后留下的玻璃碎片,里面夹杂着点点褐色,甚至一些肮脏的碎片。 店内一片昏暗,货物丢得到处都是。 一只高跟鞋挂在其中一间店铺的门边,上面的装饰已经生锈。它仿佛还在等待着那双穿过它的脚,但却显然永远也等不来了…… “当!” 一颗石子突然抛在了这只高跟鞋的附近,落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咯咯……” 附近的两只丧尸立刻回过头来,视线顺着石子落地的方向望去。 就在这时,又一颗石子落了下来,这次距离却稍远一些。 两只刚感觉失去了目标的丧尸立刻又找到了方向,几乎同时向前扑去。 “噗通!噗通!” 像是突然失去了动力似的,这两只丧尸同时倒地,不再动弹。 几秒钟后,这脸朝下的两只丧尸忽然抖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向着侧面移去,最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倒拖着,进入了一间店铺内。 “又搞定两只。” 屋内,凌默揉了揉眉心,说道。 这两只丧尸被拖进来后,就被放到了一旁。 而地面上。已经摆满了丧尸的尸体…… “咕。” 正睁大眼睛盯着这些尸体的叶恋,此时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而夏娜则一面望向门外。一面偷偷地瞟向那些尸体。 李雅琳也对这一幕目不转睛,但反应最大的却是许舒涵。 这只半成品“丧尸”正奋力地试图挣脱夏娜,瞪着泛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些丧尸尸体,嘴里不时发出牙关紧咬的声音。 然而时不时的,她又突然往后退去,似乎对那些尸体很厌恶的样子。 有时也能从她眼里看到一丝挣扎之色,虽然很短,但却很明显。 木晨则躲在角落里。看向许舒涵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如果是已经感染的同伴,不管是为了团队的安全,还是为了帮对方解脱,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将其击杀。 毅然赴死的不多,但那些哭喊又能改变什么? 可像许舒涵现在这样的,却实在很难判断她到底是已经感染了。还是存有意识,仍旧算作人类。 “从表情和眼睛看,更贴近人类一些吧,可这状态……” 这种想法只出现了一瞬间,木晨就摇头打住了。 既然凌默说了会尝试去帮助许舒涵,就必然不会食言。 感染对于他们来说本来是百分百的变异率。如今能有一点希望,已经是万分的幸运了。 木晨想,如果许舒涵这会儿还有思考能力的话,也会感激凌默的…… 当然也有可能,这个女人会因为自己暴露在凌默面前的这些“丑态”而抓狂吧…… “不过。为什么不直接杀过去啊?”木晨突然问道。 他表情很蛋疼,虽然以凌默的速度。这一个个杀过去也不算慢,但其实以他们的能力,只要挑选路线稍微安静一些的地方,是不太难通过的。 只要速度够快,赶在其他丧尸被引来之前,尽早离开就行。 这里是新兰镇的中心地带,而穿过这几条街道后,他们就能进入翠湖市的区域了。 这种时候,更应该加快速度吧! 实际上进入新兰镇后,木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路上的艰辛程度。 车到新兰镇中心后,就基本没法开了,这还是凌默根据地图,让夏娜连续绕了好几条路,才勉强达到的程度。 想来这越野车本来也是宋金森等人在这附近找的,等到了汽车能通行的区域时,大概又能找到他们留下的车辆了。 可这中间一段需要步行的路途,走起来却是很麻烦的。 他们现在通过的区域也不是宋金森他们走过的,在这种城镇当中,被清理过的道路反而会引诱来更多的丧尸。 “哦,这个啊?这样稳妥。”凌默又给了一个让木晨想撞墙的答案。 这种时候追求稳妥了,之前怎么完全没看出来啊! 不过凌默这次倒是没敷衍,他的确是为了保证行动的安全性。 在空军团翻到的那份档案中,清楚地标明了翠湖市的危险等级。 新兰镇紧靠翠湖市,虽然未在档案内,但危险性却也是不言而喻的。 再加上那份档案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与现在的情形必然有很大差异。 虽然他来翠湖市的目的,正是为了要让叶恋她们在和涅槃总部接触之前,尽快获得更多进化和提升,但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还是先小心行事比较好。 现在这种做法,其实也是一种对环境的试探。 这样细微的动静不会引起一般丧尸的注意,但却很可能逃不过高级丧尸那加强型的嗅觉和听力。 另一方面,此时在新兰镇待得越久,就越有可能让李雅琳想起更多东西。 自从进入新兰后,他就不时观察李雅琳的反应。 这位学姐倒是一直在好奇地东张西望,经过一些具有地标性特色的建筑物时也会驻足观看,可始终还是丧尸对于陌生事物的强烈新鲜感居多。 凌默偶尔问上两句,她回答的内容也跟回忆毫无关系。 “不急,不急……”凌默心里默念了两句,又对一脸无奈的木晨说道,“这条路已经是丧尸最少的路段了。之前不是不想去总部吗?这会儿倒是催得起劲。” “敢情你是不担心被咬啊!她现在就跟母老虎一样!”木晨指的是许舒涵。 他这低声一吼,许舒涵又被刺激了,张着嘴就朝他扑来。 尽管没能挣脱夏娜的单手禁锢,不过她那狂躁的眼神却还是让木晨吓了一跳。 “看,你说她坏话,她也是有反应的。”凌默说道。 “你也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木晨怒,这两人明明不在同一状况下,居然还成功地对他进行了一次“合击”。 “你们都是老虎!”木晨愤愤地将目光转向了叶恋她们,说道。 夏娜“切”了一声,而李雅琳则和叶恋反应一致。 “老虎?能吃吗?” “虎……虎……?” 木晨直翻白眼,这一伙人都是商量好了要气死他的吧?怎么看来看去,这六个人里,就他一个是正常的? 说着话的工夫,凌默又见远处的几只丧尸引诱了过来,完成了击杀。 他将最后一颗石子扔回了店内干枯的鱼缸里,然后拍了拍手:“走吧。” 这会儿整条街都已经变得空空荡荡,街上闻不见血腥味,唯独那间店铺里堆满了尸体。 出来后,凌默反手将房门一关,最后一丝异味也被彻底封在了里面。 十分钟,没引来什么,至少说明这条路是安全的。 但这举动却看得木晨很是疑惑,想来想去,却只能得出一个答案。 高手就是高手,跟他们做法就是不同,连处理尸体都这么谨慎…… 但是仔细想想,凌默这样,却似乎很像是在忌惮着引来什么东西啊! 木晨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而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又被拖入了什么坑人的陷阱中…… “啊啊啊啊!” 叶恋和李雅琳同时扯了扯夏娜,问道:“他怎么了?” 夏娜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凌默,又看了一眼正瞪着凌默背影,使劲抓挠自己脑袋的木晨,低声回答道:“忘吃药了吧?我记得一些人类患有一种叫做‘犯二’的病……” “啊……能医吗?”李雅琳好奇地问。 夏娜摇了摇头:“绝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