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在路上绽放的血花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六十二章 在路上绽放的血花

“想不到,你还挺克制的。”目送着调查团成员离开后,张宇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宇文轩一眼,说道。 “只是克制吗?”宇文轩却反问道。 “应对也很好……但我不想夸你啊!”张宇一翻白眼,随后严肃地问道,“说真的,要是刚刚他们态度强硬,你打算怎么办?” 宇文轩伸了个懒腰,嘿嘿笑道:“能怎么办?他们现在打不动我们,还需要我们提供的空中支援。至于我们嘛……暂时也要靠他们提供的粮食补给。不过粮食可以种,飞机怎么造?谁更占优势,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道理是这样……”张宇点了点头,但略微沉默了一下后,他又忍不住问道,“其实你只是想等找到凌默之后,让凌默来做出决定吧?” “是啊!”宇文轩应道。 竟然毫不掩饰啊! 张宇一拍额头,头疼地问道:“虽然大概能猜到原因,但我还是想问……你为什么非要对凌默这样?你有一座机场,一支队伍,整个省份唯一的空中力量。而他毕竟只是……” “小团队,对吧?”宇文轩帮他补充道。 张宇有些尴尬,但还是咬牙点了点头:“是啊。我不否认他的能力,也知道这空军团是他给你的,但现在是我们在建设和拓展这里,如果他一来就让他……” 有半截话张宇没说出来,但他知道宇文轩必然已经听明白了。 功劳是凌默的。但要突然换个老大,底下人都会人心惶惶。 何况到手的东西。谁都不愿意再轻易拱手让出。 这想法很自私,甚至有些无耻,但张宇却不得不说。 宇文轩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其实原因很简单的,第一嘛,有他在,雅琳就在。第二嘛,我就要卖个关子了。也许你想不明白。但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可以了。凌默拥有的,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 说完之后,宇文轩高深莫测地眯起了眼睛,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他对凌默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别人不会懂,他也不会说。 但当一个人能和丧尸和平共处的时候,仅此一条。就足以让他具备令人抓狂的价值了。 张宇瞬间一震,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宇文轩。 他相信宇文轩这个疯子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信口雌黄,何况凌默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如果说他身上还有更多更可怕的秘密,似乎也说得过去…… “你这是在打瞌睡吧!”张宇突然怒道。 …… 而此时,在距离猎鹰第二营地几百公里外的一条公路上。一辆越野车正在狂飙当中。 一只只丧尸持续不断从路上以及路旁冒出来,像是飞蛾扑火般地冲着这越野车冲过去。 不过往往在即将和越野车发生碰撞的那一刻,这些丧尸便会毫无征兆地突然跃起,不仅能躲过汽车的撞击,还能正好扑到车顶或前窗上。 但这辆越野车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及时调整方向。让丧尸扑个空,重重地跌在地上。 这没有准确的判断能力和丰富的经验。是很难做得到的。 丧尸的行动速度又快又准,一般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要逃避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 “哈哈,又摔了一只。”李雅琳兴奋地贴在窗户上,朝着车后望去。 那只丧尸落地之后,又很快爬了起来,歪着身体垂着手臂,不甘心地跟在车尾后继续追逐着。 不过没等他加速,一个血洞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正面,嘴巴和鼻子顿时消失。 他双脚还往前迈了两步,这才轰然倒地。 几只也同样跟在后面的丧尸很快就赶到了这具尸体面前,蹲下去开始撕扯起来。一时间只能看见围在一起的丧尸,以及中间不断飚出的血流。 车内,叶恋抬起了头来,看了一眼还在冒烟的枪口,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反应。 而开车的夏娜则兴奋地双眼直泛红,尤其当前面出现了更多丧尸的时候,她的笑容就显得越加诡异。 连续绕过了好几只丧尸后,一只丧尸终于靠着同类们的牺牲,成功地抓住了后视镜,然后身体一蹿,就朝着车上扑来。 但他刚要撞上车体时,却好像突然被人从背后拉了一把似的,顿时往后飞去,然后猛然落地。 “凌哥配合得也不错!”夏娜夸道。 副驾驶座上的凌默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看向了第三排的座位上。 木晨正脸色发白地坐在那儿,一副随时可能会挂的衰样。 “要开慢点吗?”夏娜注意到了凌默的动作,问道。 “长痛不如短痛吧……”凌默沉重地说道。 “……你个混蛋……唔!”木晨刚抗议了半句,就突然脸色一变,赶紧伸手捂住了嘴巴。 凌默无视了他充满怒气的眼神,拿出手机来又看了两眼,问道:“快到翠湖市了吧?” “是先到新兰。不过也一样啦,都是翠湖的范围。”夏娜张嘴答道。 “新兰……”李雅琳突然若有所思地念叨了一句。 凌默立刻回头问道:“怎么,学姐你有印象?” “嗯……很熟悉。”李雅琳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最终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还想不起来。” “没事,慢慢想。”凌默说道。以丧尸恐怖的记忆容量,要在那么多记忆中寻找一个小小的地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丧尸来说,记忆又没有轻重之分,更没有什么深刻、怀念、遗憾。 他们只是根据有用或者没用来划分的,而对于李雅琳来说,新兰镇应该就属于没用的那一类。 倒是李雅琳竟然对新兰有所反应这件事,让凌默有些吃惊。 回头想想,他对这位学姐的以前的确不够了解。 一个是受人欢迎的漂亮学姐,一个是毫不起眼的普通男生,产生交集的可能性本就不大。 但如今也是配偶了,凌默对李雅琳以前身为人类时的生活也挺感兴趣的。不了解她的以前,又怎么帮她进化到理想的那一步呢? 不过这种事只能慢慢来,也许真正进入了新兰镇,她就能想起跟以前有关的事情也说不定…… “嗖!” 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再次传来,同时想起的还有夏娜和李雅琳的笑声,以及许舒涵慢了半拍,突然发出的一声怪异的叫喊。 “要不是操偶能力提升了,还真没法在这么快的速度下继续保持联系。”凌默忍不住朝后方望了一眼,心中想道。 而此时在距离凌默他们足有一千五百多米的地方,一大团白影正载着一个小小的人影,沿着公路往前狂奔着。 这团白色毛球看着虽然笨重,内八字的动作也仿佛随时会把自己绊倒摔一跤的样子,但速度倒是快得惊人。 路上时不时出现一些闲散的丧尸,都是跟丢了越野车后,失去目标在原地瞎晃的。 白球也是躲也不躲,直接冲过去,在将要和丧尸进行贴身肉搏的时候猛地抬起一只前爪,“啪”一下就扇了过去。 那肉爪就像是打苍蝇一样,很是轻松地就将丧尸重重地击飞了出去。 而当那丧尸爬起来时,白球却已经跑远了。 “嗷!” 受伤后的丧尸没走几步,就被另外两只丧尸从后面扑倒在地,没等挣扎,一只胳膊就被卸了下来,肚腹也被掏出了一个大洞。 随着鲜血浸染开来,一时间在这段荒凉的公路上,只剩下了丧尸的咀嚼声,还有吞进血水时发出的“咕哝”声…… “小白,使劲跑!不不……别跑!不对,还是跑!哎,到底该怎么做啊!” 在小白背上趴着的于诗然皱着眉头,一脸茫然纠结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