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说好的证据呢?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六十一章 说好的证据呢?

米潭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又瞟了宇文轩一眼,便越过了他,进入了屋内。 而高威在通过宇文轩身边的时候,却是一脸怒容。 他悄悄对着宇文轩伸出了一只手来,然后做了个很是挑衅的动作。 “那什么意思?”宇文轩转过头去问道。 张宇凑到了宇文轩耳后,低声说:“调查团的固定套路,总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这个姓高的态度恶劣,正好用来试探我们。” “那要是两个都是唱黑脸的呢?”宇文轩抓了下后脑勺,问道。 “要是那样,就说明不仅是对你不放心了……”张宇直起了身来,说道。 他目送着调查团的成员一一进入屋内,突然有些讶异地说道:“奇怪,今天苏总参谋居然没来,当初可是她一力保荐你的。虽然也是被逼无奈,而且纯粹是为了总部着想,但如果调查团出具的报告对你不利,对她也是一次巨大打击啊。” 宇文轩眨了眨眼,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他刚想转身进门,张宇却一把拽住了他,神色突然变得十分严肃:“我问你,你到底怎么想的?” 宇文轩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先按凌默的意思来。和猎鹰营地互惠互利,也方便我们的发展。但如果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那么我会尽全力为凌默保住这里。” “为凌默?可他……”张宇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宇文轩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两个人不是去找他了吗?”说着,他就双手插着衣袋,一脸轻松地踏进了房门。 而张宇愣在原地,表情不由得变得有些纠结。 怪不得……这人根本是有意的吧! 找到了凌默,也就找到了李雅琳…… 会议室内的气氛很压抑,十几个人在会议桌两边围坐着,都盯着最上首的那个位置。 这些人面前都摆着纸和笔,眼神中带着审视和怀疑。 不过当宇文轩打着呵欠。歪歪斜斜地一屁股坐下去时,这些眼神中又多添了一些抓狂之色。 其中以高威的表情最为蛋疼,他的眉毛都恨不得要皱到一起了。 要是有眼神宰人这种异能的话,宇文轩现在必然是千疮百孔,死无葬身之地了。 倒是坐在会议桌另一端的米潭看上去仍旧脸色未变,只一丝不苟地捧着一个文件夹,有些浑浊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宇文轩。 一般人被这么盯着。早就该感觉浑身不自在了,但宇文轩却仍旧靠在椅背上,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 反倒是那些调查团成员纷纷被宇文轩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第一次碰到有人能把笑脸也摆得这么瘆人的…… 经过了一两分钟诡异而沉重的沉默后,米潭终于干咳了一声,开口了:“这次我米某人是代表猎鹰营地。前来询问一些问题的,请如实回答。” 又是沉默…… 张宇终于忍不住了,推了宇文轩一把。 而宇文轩则恍然大悟地从呆滞中醒悟过来,忙不迭地点头道:“好好……” 众人顿时狂晕,敢情他之所以笑得那么毛骨悚然,是因为在发呆啊! 什么人才能在这种情况下发呆啊!目标毫无危机感,连他们都觉得有些提不起劲来了! 高威左右一望。突然一拍桌子:“什么态度!就冲你这表现,就要记一笔!” “记吧记吧,写好听点。”宇文轩很配合地说道。 “你……”高威想发火,但看着宇文轩那很是诚恳的表情,他突然觉得这种时候,认真就输了…… 这人真是个疯子! “例行回答,不用紧张。”米潭抬起眼皮看了宇文轩一眼,说道。 不过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人脑子里都不由得冒出一句话来:这人紧张过吗?! 客套话说完了,主菜也就要端上来了。 米潭说话虽慢,但听起来却很清晰。 不大的会议室内,他的声音能准确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第二营地绕过营地,和外部势力接触,并商谈合作事宜,这事是真实发生过的吗?”米潭一张嘴。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张宇听得心头“咯噔”一声,一股凉意就从脚底下蹿了上来。 原来是为了这个…… 而且一上来就问这么犀利的问题,想必后面的必定是一个比一个尖锐。 这老头看着闷不吭声,杀伤力倒挺强。 反倒是张牙舞爪的高威。甩出的狠话都是软绵绵的。 宇文轩这种人会怕“记一笔”? “这个……”张宇刚开口,米潭的视线就转向了他。 被老头这目光一锁定,张宇顿时就感觉浑身一阵紧绷。 这眼神,实在利得像刀子一样! “我来说吧。”宇文轩接过了话来,答道,“绕过了是不假,但不是我们主动去接触的。反过来我倒是想问问啊,他们已经和营地那边儿谈过了,为什么没人通知我们?” 漂亮! 张宇忍不住偷偷伸出手来,冲着宇文轩竖起了大拇指。 果然这个二货该做事的时候,还是会一秒变靠谱的。 这个反问直指核心,反倒将了木潭一军。 调查团的人纷纷面面相觑,正在奋笔疾书的也停下了动作。 高威坐不住了,又一次拍案而起:“这算什么问题!营地怎么决定,到时有行动的时候,自然会给第二营地下命令。你这样越过营地,和人签订协议,简直是把自己当成第三方了!” “是这个道理。”木潭点头道。 宇文轩却撇了撇嘴,说道:“扯这些没用的做什么,谁都知道我是半自主状态……” “……” 会议室内顿时一片寂静,高威和那些调查团成员当时就彻底愣住了。 虽说他说得的确是事实,这种事情他和高层心照不宣,但也用不着这么随意地说出来啊!连理由都懒得找了,直接把真话说出来了…… 那些调查团成员多数都只是来观察记录的,哪里见过这种人。个个目瞪口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来了。 高威倒是很快回过神来,立刻咬着牙开始思考对策,却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合适的措辞。 对方这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流氓态度,还能怎么说! “咳咳……”米潭又干咳了一下,仍旧绷着脸。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你的确有说过,要他们去找那个叫凌默的人进行商谈吧?我想问问,凌默到底是什么人,竟能决定第二营地的事情?” 这下轮到张宇呆滞了。 他瞬间遍体生寒。几乎第一时间开始回忆当时参加会议,或者过后曾和与会人员有过接触的人。 同时他也忐忑不安地看向了宇文轩,不知他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高威则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挑衅地看向了宇文轩。 这下没得说了吧? 宇文轩捏了捏指关节,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有些犹豫地动了动嘴唇。 “说啊!看你还能说什么!”高威心中冷笑道。 “有这事?证据呢?”宇文轩睁大眼睛,那有些疯狂的眼神里。透出的竟然真的是疑惑之色。 这下不光众人震惊,就连木潭都动了下眉毛。 他都用上“的确”了,对方居然还否认…… 换做其他人否认也就算了,身为第二营地的老大,当着这么多人脸不红心不跳地耍赖…… 张宇听得眼角直跳,你倒是想个好点的办法啊! 脸都被丢尽了…… “宇文轩你……”高威气得浑身直哆嗦,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怎么拿证据?难道把他们安插的人供出来? 宇文轩却突然变脸,语气一下子阴寒起来:“你什么东西!敢对我直呼其名!回去问问。我在总部也是副参谋长!” 高威被呛了这么一句,当场傻眼。 听惯了宇文轩的疯言疯语,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张狂的一面…… 最关键的是,他没法反驳! 尽管气得牙关紧咬,但高威还是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木潭则深深地看着宇文轩,说道:“这么看来,接下来的问题也就不用问了。有机会。我希望能见凌默一面。” 说着,他就站起身来。 调查团成员也纷纷跟着站了起来,不过他们却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神色。 这就结束了?明明才刚开始啊! “慢走啊。”宇文轩在座位上笑眯眯地挥手。 木潭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高威生怕自己再多看宇文轩一眼。就会被活活气死,也赶紧跟了上去。 刚走出门,他就忍不住低声问道:“团长,就这么算了?” “他的态度不是已经表明了吗?”木潭却淡然地说道。 “表明?”高威一头雾水,那疯子除了乱来之外,还干了什么? 木潭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高威,眼神一时间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他的意思,就是不想撕破脸,这也是反过来试探我们的一种方法。至少暂时是这样。” 说完之后,他就双手一背,径直往前:“走吧,别指望会招待我们了。” “不管饭?!” 高威彻底傻眼,这什么人啊! 他又回过头去,朝着会议室内看了过去。 宇文轩那歪坐在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他一阵皱眉。 “这样,还不如先把凌默那个隐患清除了呢……” 高威心里忍不住想道。 不过随后他又摇了摇头,这事,也就只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