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装什么不好,非要装傻逼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五十五章 装什么不好,非要装傻逼

“还好。”凌默笑了笑,回道。 “这可不是在夸你啊!”一旁的木晨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 作为伤员,他虽然没参加偷袭,但这会儿只剩下宋金森后,他也毫无顾忌地站到了这位涅槃总部成员的面前。 这也正是凌默的意思,用他的话来说,有件事正需要木晨去做。 而宋金森一听这话,差点气得吐血,握着枪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不可否认,是他低估了凌默,更低估了凌默的同伴。 一想到凌默从走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对付他们,并且一步步将他们引向了陷阱,宋金森就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先是一个人出来,却又毫不掩饰同伴的存在,故意给了我们一个只有你算得上战斗力的错觉,让我们对你的同伴们产生了轻视。接下来再通过奇诡的攻击办法,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再趁机让同伴分散到附近隐蔽起来,伺机偷袭。我想,不管我当时是不是能想到解决你同伴这一点,你都会立刻停止攻击,引导我们在附近进行搜索的吧?” 宋金森脸色阴沉地问道,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凌默点了点头,有些惊讶地说道:“看得挺透嘛,就是晚了点。” 啪! 宋金森一下子咬紧了牙关,那烟头也被他彻底咬断,带着灰掉在了地上。 “然后,借着我们急于杀掉你的心理,再加上这片区域本就不大,我们又有了那样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很容易就走进了你已经布置好的陷阱里……你果然就是这么计划的。” 这次不用凌默点头,宋金森就知道自己分析对了。 但这会儿他也只能长叹一声,就像凌默说的,迟了。 这计划根本就是充分利用了他们各自的心理,一个明明很容易被看透的计划。却愣是将他这支拉凑起来的绞杀队伍瞬间击溃了。 就算是乌合之众,也没有完蛋得这么快的。 不过宋金森还是有一点没想明白,或者说……难以接受! 凌默一行人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完全可以和他们正面一战,但为什么偏偏却用了这样一种手段?! 宋金森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 凌默认真地想了想,答道:“危险性最小。付出也最小啊。” 羞辱!"ci luo"裸的羞辱! 以最小的付出,来换取对他宋金森最大程度的侮辱! 这么听起来,他完全就是主动在往凌默的坑里跳啊,而上面其实也就只盖了几根稻草而已!还有比这更耻辱的吗? 而这么简单的事情,偏偏在发生的时候,他却又一点都没想到! 宋金森这会儿的神色固然复杂。木晨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凌默的法子,简单而管用,但他和宋金森一样,在事情发生时完全没看出来。 直到叶恋和李雅琳突然各自散开,夏娜则带着他和许舒涵藏匿起来的时候,木晨都还不知道凌默究竟打算做什么。 而且凌默刚才施展出的那种能力,也让木晨惊骇莫名。 这才刚过多久。凌默的实力就又得到了提升? 虽然之前他也对凌默的异能不十分了解,但至少知道凌默的实力绝对不如现在。 他什么时候提升的?! 不过更让木晨感觉震撼的,却是这种团队间的默契配合。 且不管凌默到底是怎么和她们交流的……总之“心灵交流”这种敷衍的鬼话,木晨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过他也知道,凌默身上的诡异之处本就不少,比如那个吸走了他脑内精神种子的透明物体,那玩意儿怎么可能是凌默研究出来的…… 但既然问了也只会得到一些毫无诚意、一听就是瞎扯的答案,木晨觉得为了自己着想。还是克制住好奇心比较好。 重点是,抛开交流方式不谈,木晨看重的,是她们表现出的这种高效行动能力,以及互相之间的绝对信任。 正因为有了这两点,凌默的计划才屡屡成功。 而宋金森她们之所以栽在凌默手上,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缺乏这两个要素。 “如果能再训练出这样的团队……哪怕只能做到她们的二分之一,也足以大大提高生存能力了。”木晨期待地想道。 猛然惊醒后,木晨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角色了…… “靠!真没出息!” 木晨暗骂了一句。随后又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向往之色:“但如果真能如此,也许我也能像凌默一样,寻找更有意义的生存目标了吧……” 即便有些不情愿,但木晨却不得不承认,在凌默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比单纯的活着更为重要的东西。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无论凌默做出多么扯淡的决定,木晨虽然会本能地产生怀疑,但却仍旧会不由自主地按照凌默所说的去做。 比如现在,他明知不会有什么好事在等着自己,但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死就死吧! “你还不动手?”宋金森双眼充血,张嘴吐掉了剩下半截烟嘴,问道。 他双手虽然不受控制地在发抖,但仍旧紧紧抓着那两把手枪:“老实说,本来以为能靠数量压制玩死你的,结果转眼轮到我一个人面对你们五个了,这风水转得真快。” “靠,这人到这时候说话都还这么惹人厌,居然没把许舒涵算上……”木晨刚嘀嘀咕咕地骂了两句,就突然发现夏娜正微微皱着眉头盯着自己。 他随着夏娜的目光看去,正好和许舒涵那疯狂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后背一凉的同时,木晨也突然回过了神来,顿时暴怒:“我靠拿伤员不当人啊!我跑不动照样跟你血战到底啊!” “其实你知道的嘛。”凌默意味深长地说道。 宋金森十分纠结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我承认你们挺强的,但也别太狂妄了。你想从我嘴里套情报,可总部的麻烦不是你能招惹的。” “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了。”凌默不动声色地说道。 “但你失败,我出卖涅槃的事也会败露,我不认为我能逃过总部的追杀。我只是一个人,能逃多远?与其早晚死在丧尸或者总部手里,中间还要受那么多罪,不如现在跟你拼了。”宋金森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倒是很冷静,好像真豁出去了似的。 但实际上,他手心里已经暗自捏了一把汗。 他输了,但也得输得好看一点。 至少要从凌默这里得到更多的承诺和好处,才不算他廉价。 看凌默这态度,这点自尊他多半还是能找回来的…… 宋金森正想着,就看见凌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心中暗喜,正要说话,却突然感觉一股疾风冲着自己的正脸就过来了。 本能地往旁边一闪之后,宋金森只感觉颈侧一丝刺痛感传来,随后一股热流就紧跟着流进了领口。 “啊!” 宋金森被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没等他还手,凌默却又消失在了原地。 他枪口刚抬起射击,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就突然传来。 同时几十股疾风,正从四面八方冲着他扑来! 这不管他再怎么闪,也是躲不了了。 要是拼了命,他还能立刻调换攻击对象,这样说不定还能击伤一两个凌默的同伴,可那样一来,他也就死定了…… “等等!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吗?!” 宋金森大喊一声,将双臂高高举了起来。 疾风顿时消失,而他身后则再次传来了凌默的声音:“你说你,好好的非要装。傻逼有什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