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浓缩往往是精华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四十八章 浓缩往往是精华

除了0号的精神能量,艾峰的那一点精神力,也都被凌默给吞噬了。 0号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顾及艾峰这个容器,挣扎过程中连带着对他的精神光团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这倒是省了凌默一番手脚,很轻易地就攻破了他的本能屏障。 这些能量都经过损伤,失去反抗能力后,吸收起来反倒比一个整体更快,流失的也更少。 不过当能量融入凌默的精神光团后,却让他的精神光团急剧地收缩了起来。 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凌默感觉自己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脑被硬生生压缩的过程。 记忆不断闪现,甚至一些他已经不太记得的东西,也在这个过程中被翻了出来。 也许只是短短十几秒,在凌默的感觉中却像是过了好几个月一般。 当他满头大汗地回过神来时,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经过压缩后的精神光团,大概比之前足足小了一圈,甚至比一般人的精神光团还要小。 可其中蕴含的精神能量,却比吞噬之前,多了整整五分之一! 那耀眼的红光,就像是被擦去了灰尘的红宝石一般,让凌默瞬间呆住了。 窗外一阵微风吹过,凌默虽然只听见了微弱的动静,但眼前却瞬间就浮现出了那风刮进破碎玻璃窗时,带下的一些碎屑…… 他也没有刻意去感应,就很自然地察觉到了叶恋她们所在的方位。 这种感觉,让凌默一时间有些茫然。 一切都变得比之前更真切,就好像之前他一直是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在观察周围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凌默才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从茫然中清醒了过来。 他头晕脑胀地晃了晃脑袋,正准备站起来时,却突然在艾峰本该空空如也的脑子里,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之前探查的时候没有发现,现在精神力增强了。这点异常也就被他注意到了。 凌默皱着眉头观察了一会儿,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原来是这样……之前倒是我想多了。” …… “刷!” 木晨咬牙将刀子拔了出来,鲜血顿时喷得满脸都是。 他抹了一把脸,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 靠着先下手为强的优势,他在一番苦战中干掉了那两名成员。身上也因此挂了不少彩。 不过上下一摸,发现自己没少什么器官,也没多出什么大洞后,木晨便迫不及待地扶着墙朝楼梯间走去。 “别死啊,你要是玩完了,我也得跟着倒大霉。” 木晨一边念叨着。一边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前挪。 但没走多远,一个人影就突然从侧面闪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木晨身体一僵,手中的刀子立刻又举了起来:“谁?!” 那人影在黑暗中辨认不清,木晨的心情也跟着七上八下。 这出现的要是艾峰,那就说明凌默已经完蛋了,而他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是我。” 当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时,木晨顿时长舒了口气。浑身瘫软地靠到了墙上,胳膊放下的同时,身体也控制不住地滑了下去:“是你啊……” 凌默慢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惊讶地上下打量了木晨一眼:“哇……” “打住,”木晨翻着白眼,摆了摆手,“打住啊,不要对我的形象发表意见。” “好的,电锯杀人狂。”凌默很配合地点头道。 “……可恶啊你。”木晨有气无力地骂道。 “对了,我来帮你解决个隐患。”凌默蹲到了木晨跟前。突然有些正经地说道。 木晨先是一愣,随后便恍然道:“是那个种子?” 原本他对自己脑子里的那点东西并不在意,不过这会儿想想艾峰和0号合体时的惊悚一幕,木晨突然也觉得后颈“嗖嗖”地直窜冷气。 “怎么个隐患法?还有……你怎么帮我解决?”木晨很是紧张地问道。 “艾峰的脑子里也有一个……” “啊?!” “别紧张啊,”凌默拍了拍木晨的肩膀。“他那个比你这个可要大多了。有这个种子,0号才能当对方当做容器。不过你这个还在生根发芽当中,没有彻底成形呢。其实我估计你们涅槃分部的人,每个人脑子里都已经有了一个。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大部分人脑子里的,都还只是微型种子。像你这种有需要的,它就趁机给你弄成个正式种子了。” 凌默这番话说完,木晨已经彻底傻眼了。 哪怕只有一分真实度,这也足够让人不寒而栗了。 什么核心存在,什么中枢,这根本就是隐藏的巨大毒瘤啊! 若任其发展,说不定有朝一日,它就会成为真正的控制中枢了。 “这是生物版的机器人逆袭啊!”木晨呆若木鸡地说道。 刚一回神,他就立刻抓住了凌默:“凌默……不不,凌哥……老大!” “冷静,它已经消失了,只不过这种子在你脑子里,会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也就是慢慢吸收你的精神力,然后一点点影响你,最后把你变成了一个新的0号罢了。不过放心,以你的脑容量,能有它以前的百分之一强就不错了。”凌默说道。 “……”木晨盯着凌默看了两秒钟,再次抓狂,“这让我怎么冷静啊!” “虽然不能绕过你的精神光团把那个种子解决掉,但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凌默说着,就从背包里摸出了那只“水母”,这东西在他眼里是个发光的透明体,但在木晨看来,却是一个黯淡的塑料球,顶多看起来比一般的塑料球精致而已。 “这是我发明的精神能量存储转换机,虽然看着简陋,却蕴含了不明觉厉的高新科技……”凌默说着,就将这“水母”对准木晨的头顶放了上去。 “你根本只是说得不明觉厉而已啊!等等……你怎么知道它能专门针对那个种子?!”木晨徒劳地躲闪着,挣扎着问道。 凌默手上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一个是乱七八糟、充斥着各种桃色幻想,来自于单身男人的精神世界,另一个则是纯粹的,没有污染的精神种子……你以为人人都是饥不择食的吗?更何况它经过我多次调试和实验,口味有保证,胃口很矜持的……” “谁桃色……啊啊!” 木晨举在半空中的手臂一下子就僵住了,这貌不惊人的“水母”一套到头上,他就感觉脑子里有什么正在被吸走似的。 这种感觉可是相当恐怖的,不过好在只有一瞬间,凌默很快就一把抓住了“水母”,使劲拽动起来。 “怎……怎么了……”木晨一动不敢动,双眼圆睁,呆滞地问道。 “哦,种子被除掉了,但是它有一点贪吃……啊,好了,下来了。”凌默费劲地拔下了“水母”,这玩意儿吸收了一些精神能量后,看起来却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不过想想以这个形态进化,的确有些艰难…… 哪怕只是想长个眼睛,那也得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努力。 “我……”木晨彻底瘫软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瞪着一双牛眼问道,“我没少什么吧?哪怕是桃色幻想也不能夺走啊!那些我可是压力调解剂,是我的精神食粮,是宝贵的记忆啊!” “给精神食粮道歉啊……”凌默顺手将“水母”往包里一塞,又伸手将木晨给拽了起来,“放心吧,那种东西没人会夺走的……大概。” “喂!” “哎哎,你一会儿回忆下不就知道了。”凌默说道,“趁着这会儿,带着许舒涵赶紧离开吧。” “说得轻巧!等等……难道你准备让我自己走吗?!凌哥……老大!别这样,扶我一把!”木晨的吼声在这处角落里回荡着。 …… 此时在那间小仓库里,夏娜正靠在门后,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盯着许舒涵。 许舒涵则一直处于一种恍惚状态,时不时呢喃两句,却让人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夏娜犹豫了一会儿,又朝外望了一眼,这才慢慢走向了许舒涵。 “醒醒。”夏娜伸手抓住了许舒涵的肩膀,摇了摇。 “啊!”许舒涵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叫声,有些涣散的目光转向了夏娜,她咧了咧嘴,似乎想扑上来,但又很快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紧跟着,她慢慢向后缩去,发出了一声畏惧的闷哼。 “别怕。”夏娜好奇地盯着许舒涵,又慢慢凑近了一些,“你还有意识吧?” 许舒涵畏畏缩缩地抱住了膝盖,似乎不敢去看夏娜。 夏娜微微一笑,眼睛微微闭了起来,等她再次睁眼时,虽然瞳色没有变化,可气质却一下子发生了改变。 月色下她眼神坚定,长发自然地垂在胸前,就像是个普通的少女。 “喂?”她这次开口之后,许舒涵明显愣了一下。 随后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夏娜。这次她明显更加疑惑了,一方面摸不清头脑,一方面又因好奇舍不得移开目光。 “你想变丧尸吗?”夏娜想了想,问道。 ps:晚上最少还有一更,求保底月票,有票有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