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这种思维回路根本理解不能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三十九章 这种思维回路根本理解不能啊!

被耍了…… 这成员心中“突”地一下,他刚要转头,脖子上就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整个人顿时身体紧绷了起来。 一个略显急促的声音从他脑后传来:“别动,把手上的东西丢了。” 成员努力将眼珠向后转,慢慢握紧了钢条,但脖子上传来的一点刺痛感,却在无声地催促着他。 “快放手。”声音催促道。 “当!” 钢条脱手,掉到了他脚边。 “后退。”身后的人立刻将他拽向了后面。 “别惦记着耍花招了,张老二,你没听出我是谁?”那声音接着说道。 张老二眼中的失望顿时被惊愕所替代,他稍微愣了一下,叫道:“你是……木队?!” “难为你还知道叫我木队。”木晨仍旧紧贴在张老二身后,手上没有丝毫放松,“不过你应该早知道可能会遇到我吧?别说艾峰没跟你们说过这种可能性。一般幸存者不会闲着蛋疼跑到东明市来,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圈定范围并不难,对吧?” “没有,我们以为你们都死了……”张老二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在微弱的光线下泛着光。 “哦,想忽悠我?靠,你们还真是都把我当傻子了?告诉你,那家伙说得没错,你们要是真的关心我的死活,那至少也会尝试一下先进行对话或者谈判,确认下目标身份。以及我们的生死吧?”木晨低声吼道。 张老二满头大汗,只能苍白地辩白道:“我只是听命令。你说的这些我也不知道啊……” 木晨腾出了一只手来,在张老二的口袋里摸索起来:“现在我倒是觉得夏至做得挺有先见之明了,他那样还真是既能保命又能立功……不过嘛,他现在反倒是我们当中死得最快的那个。” “什么意思?”张老二不敢挣扎,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身上的各种武器被木晨一件件搜出来,丢到了角落里。 “没什么,这件事中间发生了太多变数,走到现在这个结果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张老二。我知道刚刚那个如果不是塑料的,而是我本人,你也会毫不犹豫下手的,所以别指望我现在会手软。” 木晨咬牙将张老二腰后的一把小刀也抽了出来,寒声问道:“说,命令是什么?艾峰带了多少人来,什么部署?” 张老二脸色难看地说道:“我说了。会死得很难看的,木队……” “不说?那现在就死。”木晨手上又用上了一点力。 感觉到锋利的刀刃正在压迫自己的皮肤,颈动脉像是随时可能被割破,张老二顿时紧张地闭了下眼睛。 “我说我说……”他压低了声音,快速道,“这里面除了我们刚刚进来的那批人外。凡是活物,都是目标。能活捉最好,不能的话……就全部杀掉。” “这是命令?那剩下的呢?”木晨追问道。 “带的人不多,十来个,部署的话。进出口全都堵住了,我估计还会有人来。木队。你要是帮我们抓住其他人,也算立功的!虽然总部的那小子死了,不过只要不是你杀的……”张老二焦急地说道。 “我倒是想杀……”木晨冷笑了一声,猛地在张老二的膝盖弯踹了一脚。 张老二顿时一声闷哼,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木队!你别冲动啊!这里可是东明市,你犯不着……啊!”张老二背上又挨了一下,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木队,不要这样,你跟涅槃作对不会有好处的,帮我,功劳都是你的!你到时候想要什么没有?酒,烟,女人!只要立了功,对涅槃有用,谁会杀你?别为一时之气,把自己逼上绝路啊!” “立功什么的,听着是挺诱人的。”木晨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张老二立刻感觉到一丝希望,继续劝说道:“是啊!那些破事,只要往外人身上一推,跟你就没什么关系。现在正是好机会啊!木队!” “的确是个好机会。”木晨的声音一下子接近了张老二的耳边,“但是……那种人太恶心我了,我总不能把自己也变得那么恶心吧?” “木队,你别犯傻……” “我跟你说,有些事,有些人不能做,但有些人就是做不了。我木晨,就是那种无论如何都做不了的蠢货,满意了?”说着,木晨一把伸手抓住了张老二的头发,让他把咽喉彻底暴露了出来。 “别,不要杀我……木队……”张老二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他的身体也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那刀锋贴在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上,仿佛随时都会切进去,将他变作一具冰冷的尸体。 木晨半蹲在他身后,抓着他的头发一阵咬牙。 突然,他猛地举起了刀,然后重重地挥了下去。 “噗通。” 张老二闭着眼睛倒在了地上,但木晨的刀上却没有血迹…… “你最好别醒太快,不然下次……” 木晨盯着张老二看了一会儿,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水中的刀,然后左右望了望,调头跑向了一边。 几十秒后,他进入了一间小小的仓库内。 “是我。”一看到面前的寒光,木晨就立刻低声说道。 寒光一闪而逝,一道女孩儿的身影从门后闪了出来,向他身后望了望:“进来。” “干脆把门关上好了。”木晨随口说道。 另一个女声从黑暗中传来:“关上不是更容易引起注意吗?” “这样不是搞得跟捕鼠笼似的……”木晨一边说着,一边越过了几座货架进入了仓库内部。 角落里,凌默正扶着许舒涵坐在一堆箱子上。 许舒涵还在喘着气,眼睛在黑暗里看起来红得有些瘆人。 一看见木晨,她一下子抬起头来,嘴里发出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磨牙声。 不过凌默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后衣领,将她又给拖了回来。 许舒涵不甘地扭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 “她这样……真的还没完全变丧尸?”木晨的表情看起来很受惊。 “真变了我就拽不住了,而且,等她熟悉后,就不会再试图咬你了,暂时……”凌默说道。 木晨一愣,随后说道:“这个暂时听起来很微妙啊!” “你问得怎么样了?”凌默立刻转移了话题。 “找到了一个以前的熟人,他跟我说了一些情况。听起来不太好,那小子和实验品都死了,艾峰肯定会奉陪到底的。而且,连我们的死活也不管了。还好夏至被解决了,不然他把你们的情报一卖,那就糟糕了。不过他们对我很熟悉……所以……” 木晨叹了口气,道。 “那熟人呢?”凌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后,突然问道。 木晨一愣,然后摇了摇头:“我……我没下手……” “那看来指望你做无间道是不行了啊……”凌默很遗憾地说道。 “我刚刚已经拒绝过了啊!”木晨吼了一句后,又补充道,“如果他们出动0号,我就算做无间道也没用的,会立马被揪出来。” “0号很厉害嘛。”凌默眼中隐约闪过了一丝期待之色。 这种精神监测,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同时覆盖许多人的。事实上,他还得集中精力对准一个人,观察好一会儿才能发现是否有什么波动异常。 这样听来,0号的特长主要还是监测和信息传递。 而凌默,他现在的精神光团正感觉到饥饿呢…… 之前那个涅槃总部的小子虽然也是精神系异能者,但为了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凌默并未贸然吞噬他的精神力。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动用吞噬能力,根本不可能完全瞒过木晨。 即便木晨没看出来,可他脑子里还有个0号的精神种子呢…… 虽然木晨现在和他在一条船上,可那颗种子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总让凌默心怀警惕。 那玩意儿就像是个随时可能苏醒的“间谍”…… 不过这会儿看到木晨回来,至少证明了他本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之后只要想办法将他脑子里的种子去掉就行了。 但这会儿提这个显然不太合适,凌默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用一直跑了,到了外面他们地形比我们熟,还有0号一直跟踪你们……我们就在这儿,先把这批人做掉!” “就我们几个?”木晨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人都什么思维回路啊! 他这边刚说完对方准备周全,这家伙脑子里竟然就想着把人全部干掉了…… “嗯,解决一批,我们的压力也就少一分。”凌默却很是认真地点头道。 “等等……”木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不对,你根本就没想逃出东明吧?喂,不要转头啊!” “嘿嘿。”凌默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喂,我可不想作死啊!你有没有听人说话?”木晨在一旁抓狂道。 而此时,在这幢商场内的各处,都正有人影在慢慢移动着。 距离入口不远的正面楼梯上,一个人正带着几个人影,紧贴着墙边缓缓向上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