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什么叫袭胸?这是正当防卫!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三十七章 什么叫袭胸?这是正当防卫!

“唔唔唔……” 一号仍在昏迷当中,嘴巴被撬开后,也只是本能地挣扎了两下,然后就没了动静。 凌默蹲到了它跟前,先是从兜里摸出了一块半透明的红色晶体,然后又拿出了一瓶水。 “母巢?”李雅琳吸了吸鼻子,双眼放光。 “嘘。”凌默回头看了许舒涵一眼,见她还闭着眼睛,便转过头悄悄将晶体扔进了水里,低声说道,“拿这个试试。” 李雅琳也学着凌默的样子偷瞄了一眼,然后偷偷摸摸地问道:“试什么?” 不光是她,叶恋和夏娜也露出了好奇之色。 “看着吧。” 凌默慢慢晃了晃瓶子,然后凑到瓶口边闻了闻:“可以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瓶口对准了一号大大张开的嘴巴,隔着十多厘米的高度往里慢慢倒起水来。 灌了大概半瓶之后,一号咳嗽了几声,却似乎没什么反应。 凌默又耐心地等了几十秒,随后便摸出了另一块母巢。 他这次拿出来的,却是不久前刚刚从霸主级丧尸那儿得到的战利品了。 霸主级母巢刚一扔进水里,一股病毒气味就已经飘了出来。 “再试试这个。”凌默又晃了晃瓶子,然后再次将病毒水倒进了一号的嘴里。 刚才他用的是首领级病毒母巢,但这样泡水服用却没什么效果。 实际上单论等级的话,一号看起来顶多是变异级到进阶之间的样子。 它之所以强大。很大一部分原因主要是来自于它原本的异能者身份。 不过在凌默看来,它虽然还能使用部分异能。可在意识混乱的情况下,它根本发挥不出异能的真正威力。 但比起一般的异能者,它那悍不畏死的精神却又相当可怕…… 至于说到体内的病毒浓度,它就远远赶不上霸主级丧尸了,就算和首领级相比也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把刚刚那块首领级母巢直接塞它嘴里,它必然是有反应的,但那样对凌默来说就有些浪费了。 “这次应该有用了吧。” 凌默灌完之后,就开始观察一号的反应。 作为丧尸。它受到病毒的影响要比一般人刚被感染的时候快多了。 刚过了一分多钟,一直毫无反应的一号就突然弓起了上半身,瞪着血红的眼睛,发出了一声嘶吼。 它身上紧绷的肌肉也似乎在鼓动似的,骨骼更是不断发出“咔咔”的响声。 “啊!” 它刚刚一跃而起,就仿佛撞上了一根无形的绳子一般,直接栽倒在地。 没等它爬起来。它的嘴巴就被迫大大张开,一股股黑血不断从它喉咙里涌出来。 浑身抽搐了几下之后,一号就彻底没了动静。 “还好早有准备。”凌默呼出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道。 又一瓶水被凌默拿了出来,那块霸主级母巢也再次被他放了进去。 这次他只晃了两下。就立刻将母巢给捞了出来,然后拿着水走到了许舒涵身边。 “来,起来。”他扶着许舒涵坐了起来,而这女生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然后便无力地点了点头。 她的眼睛几乎已经全红了。神色也变得恍惚起来。 顶多三分钟内,她就会被病毒完全侵蚀。身体也会迅速地开始腐烂。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反倒会变得十分清醒。 这比一般的变异还要可怕多了…… “把这个喝了。”凌默将瓶子递到了许舒涵嘴边,她动了动嘴唇,但刚吞了一口,就猛烈地咳嗽起来。 “没事吧?”凌默着急地问道。 许舒涵咳完之后,又无力地倒回了凌默怀里,轻轻摇了摇头。 凌默虽然没经历过完全相同的过程,但也受到过病毒的影响。 这时候许舒涵的身体,大概正在经受冰火两重天的考验吧? 一方面是体内的热血沸腾,一方面却又完全使不上力气,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折腾了好一会儿,许舒涵才终于将水都给喝了进去,但最后一口还没吞下肚,她就突然瞪大了眼睛。 “啊……” 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沙发,身体往上弓起。 那瞪大的一双眼睛中全是血丝,而在凌默的观察中,她的精神光团也正在剧烈波动中。 守在外面的木晨几次回头去看,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这种情况,他实在帮不上忙…… “这怎么了?”夏娜问道。 凌默紧盯着许舒涵,答道:“病毒正在她体内打仗呢。” “打仗?”叶恋疑惑地重复了一句。 “嗯,”凌默点了点头,“还记得那个病毒同源的说法吗?她体内现在有三种病毒,虽然来源相同,但进化变异方向却完全不同。让她变成异能者的那部分病毒,明显是扛不住一号病毒的,但一号病毒又会被霸主级病毒给压制。这样基本算是内部竞争了……当然了,那个霸主级病毒的变异方向有点诡异,不过已经经过了稀释,所以大概没问题……” “这话为什么听着很糟糕的样子……话说,你是想让三种病毒达到平衡点?”夏娜很快就听出了重点。 凌默看了她一眼,道:“这倒不是。其实我也想过关于完美体的说法,我体内的异能病毒,和丧尸病毒基本上就达成了平衡吧?就算不完全对等,也没有达到绝对压制的情况,所以我才能保持清醒,又能让身体素质得到提升。但我这是长期微量吸收换来的,对她来说并不适用。”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呢?”李雅琳也好奇地伸过头来。 “能让一号病毒和这种霸主级病毒达到平衡,勉强就行了。这样她应该能暂时保持在……感染和未感染之间。”凌默捏着下巴说道。 夏娜略微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道:“就是我当初……” “嗯,差不多吧。”凌默点头道。 不过当时他的想法却没有这么全面,过程也要曲折得多。 想到这儿,凌默有些歉意地看了夏娜一眼。 谁知夏娜也正好看着他,两人目光一对视,夏娜先是一呆,随后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咳咳……” 凌默又看向了许舒涵,她这会儿显然是听不进旁边人在说什么了,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 光看她深深抓进沙发里的指甲,就已经能看出这一点了。 不过她的身体还没有出现腐烂迹象,这却是件好事情。 “啊啊啊!” 她嘴里不断发出尖叫声,身体也在持续地扭动着,就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拼命地想钻出来似的。 中途凌默又给她灌了两次病毒水,足足折腾了五六分钟后,她终于身体一软,瘫倒在了沙发上。 “成功了?”凌默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手抓着许舒涵的肩膀晃了晃。 双眼大睁的许舒涵此时浑身都已经被汗透了,头发贴在脸颊上,露出的胸口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外套下面薄薄的衬衫完全贴在了皮肤上,将内衣的轮廓完全地勾勒了出来。 而在刚刚的挣扎中,她的外套这会儿也被弄得乱七八糟,甚至连肩头都露了出来。 “啊……”许舒涵的嘴唇动了动,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低声。 “有意识吗?”凌默将手指放在许舒涵面前晃了晃。 许舒涵那双泛红的眼睛跟着他的手指转了转,然后慢慢转向了他:“啊……肉……” 说着她就一把抓住了凌默的手腕,猛地将他向下一拉。 虽然凌默已经有了准备,但却没料到她有这么大力气,顿时“哎哟”一声,然后脸就撞上了两团柔软的山峰。 “等等!” 许舒涵张着嘴巴,却没能咬下来,两根精神触手已经将她给按住了。 凌默赶紧挣扎着爬了起来,结果过程中手掌却又按在了其中一座山峰上。 而这倒是让许舒涵有了反应,她条件反射般的一声惊叫,瞪着红眼含含糊糊地吼道:“干……干什么!” “果然对这种情况格外敏感么……”凌默连忙以示清白地举起了手,嘴里却忍不住说道。 身后则传来了女丧尸们的对话---- “什么叫这种情况?” “就是被侵犯……” “或者被这样那样吧……” “两种都不是啊!”凌默转头吼道,“我只是正当防卫!” 不过来自袭胸的刺激果然让许舒涵将注意力从凌默这个人类身上转移开了,她瞪着眼睛,一副很茫然的样子。 “她这样……到底算不算彻底被感染了?”夏娜凑过去看了一眼,问道。 “再等一段时间就知道了,不过这样也坚持不了多久的,她早晚会彻底丧失意识。”凌默不动声色地伸出了手去,将她凌乱的外套给整理了一下。 “那怎么办呢?”李雅琳好奇地问道。 她倒不是为许舒涵的命运担心,单纯是对这件事本身感兴趣罢了。 倒是夏娜的反应,让凌默觉得,她似乎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不过她自己大概意识不到这一点吧。 凌默伸手将从沈乐那里得到的手机又掏了出来,按下了开机键,嘴里说道:“不是说涅槃总部有个实验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