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来,为你的死亡姿势击个掌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三十六章 来,为你的死亡姿势击个掌

“谁!” 夏至心头一跳,立刻转过了头去。 但身后仍旧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倒是一股夜风此时突然刮过,围墙上的杂草也跟着使劲晃了晃,一时间整条巷子内都似乎有无数影子在舞动。 一丝异样的感觉顿时浮上了夏至的心头,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 不可能连续听错两次,而且声音也不像是从火场那么远的地方传来的。 这附近,一定隐藏着什么…… 难道是他们追上来了?不可能……除非他们有分身术。 那……丧尸?也不对,丧尸要是偷袭,不会提前搞出这种动静的。 “出来!” 夏至又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句,却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咬了咬嘴唇,眼珠左右转了转。 “跟我玩这种把戏……” 夏至眼中闪过了一丝狰狞之色,他慢慢举起了枪,然后小心翼翼地贴到了墙边。 巷子就这么宽,而且前后一目了然。不管发出声音是谁,能躲的地方也就只有围墙后面了。 而他只需要贴在这种地方,那无论对方想怎么偷袭他,都必须要现身才行了。 只要这个家伙一出现,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失去了目标,总会出来了吧?”夏至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 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月光下,一道细细的影子突然从他的影子里钻了出来。然后慢慢地接近了他的“头部”。 “咯咯……救……” 影子的双手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双脚也开始乱蹬起来。 而那把手枪则掉到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夏至张着嘴巴,眼睛向外鼓出,两只手使劲在脖子上抓挠着,他的双脚也被迫离开了地面。 “救……” 他的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恐惧,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在这种地方的! 在他慢慢贴着围墙被拉上去的时候,一道黑影也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夏至拼命地翻着眼望向上面,视线中却出现了一个蹲在围墙上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看着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表情甚至还充满了好奇。 但夏至却清楚地看见,一根银丝从她脖子伸了出来。 “救……救……” 他伸出手来,使劲在自己和她之前挥动着,想要抓住那根几乎看不见的线。 “唉,你就是那个人啊。我见过你。”小女孩抱着膝盖,突然甜甜地笑了笑,没头没尾地说道。 “救……” 夏至努力将手伸向了她,用完全变了调的声音艰难地喊道。 他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但他怎么能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就死在这里! 不甘心!他不甘心! “啊,对了。”小女孩看了一眼夏至的手。歪头道,“是凌默让我来的哦。” “咯咯咯……”夏至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凌默?! “我也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意思,反正是让我处理掉你。怎么样,你觉得我这处理办法不错吧?”小女孩兴奋地问道。 “救……” 夏至使劲伸着手,双眼鼓出。 小女孩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她想了想,又把袖子扯了上来,裹住了自己的手掌,这才慢慢递了过去。 “啪”,小女孩和他击了个掌…… 而看到小女孩面带笑容地放下了手,夏至的那只手却仍旧呆呆地举在半空中。 他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屈辱和不甘,但却已经慢慢没有了神采…… 看着夏至紧绷的身体瘫软下去,小女孩拍了拍手掌,站了起来。 “噗通!” 夏至的尸体摔在了地上,而小女孩则跳到了围墙的另一边,准确地落在了一只巨型熊猫的身上。 “走吧小白,多亏你和黑丝才没有跟丢哦。对了你看见没有,这个人类也对我的处理方式很满意呢!嘻嘻……”小女孩的声音,很快就在寒风中越飘越远…… …… “哈……” 凌默放下许舒涵的同时,却突然抬起头,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怎么了?”木晨敏感地问道。 “这个嘛……”凌默回头看了木晨一眼,说,“你不会再看到夏至了。” “什么?”木晨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足足呆滞了好几秒,才猛地回过神来:“可……” “帮个忙,出去望风。”凌默又说道。 木晨还张着嘴巴,但凌默却对着他挥了挥手:“快去啊。” 在调头走向门口时,木晨还保持着那呆若木鸡的表情。 他满脑子都在喊着同一句话:“发生什么了?!” “凌哥,这样没问题吗?”夏娜看着木晨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转头问凌默道。 “没事啊,他想不明白的,再说就算想明白了也不要紧。”凌默无所谓地说道,“来把那个沙发拖过来。” 夏娜立刻转头去搭叶恋的手,但嘴里却还说着:“我不是说这个,以这个人类的智商,我才不担心这些呢。我是说,让于诗然干这种事好吗?” 凌默略微想了想,皱眉道:“虽然从年龄来说,她的确是个小萝莉,但她又不是人类……” “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是说,”夏娜扭过头来,眼睛突然微微眯了起来,“这种好事,你居然就这么让给她了啊……” “好吧……”凌默干咳了一声,说道,“刚那种情况。也只能让她去了。” “不是想让那个人类得到更多的惩罚吗?”夏娜问道。 叶恋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一丝好奇之色。 “按于诗然的性格。应该会气死他的。就算没有,光是被一个小女孩杀掉的事情,就已经让他很不甘心了吧。”夏娜分析道。 凌默想了想,道:“我不喜欢被人算计。” “算计……是什么?”叶恋突然问道。 “就是……大概就是瞒着我做某些事吧。”凌默说道。 “嗯……”叶恋呆呆地点了点头,然后低下了脑袋。 她有些犹豫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 “你在干什么?”李雅琳突然从她背后钻了出来。 “啊……”叶恋连忙将手抽了出来,睁着大眼睛,使劲摇了摇头。“没……” “来,凌默让我们把这个也拖过去。”李雅琳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一号。 凌默小心地将许舒涵放到了沙发上,看了她一眼后,就伸手将她的脑袋偏向了一边。 脖子上的血洞总共有五个,其中四个在一边,这会儿伤口还在渗血,并且周围有些发黑。 “已经开始了吗……”凌默皱起了眉头,想道。 强横的病毒会让人类活生生地经历身体的腐烂过程,而这种感觉,估计比死亡还要难受得多。 如果她只是普通感染。倒还好说一点…… 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变成丧尸,但总有找回记忆的那一天。虽然找回记忆。并不等同于找回感情…… “不过就算她变异了,难不成我还带着她?”凌默想了一下,赶紧摇了摇头,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她现在是感染了一号体内的病毒,而这种病毒在它体内经过新一轮进化变异,已经和母体体内的不同了,不过根源应该是一样的。”凌默思考道,“她体内也有属于她自己的病毒……不过现在一号的病毒明显是全面压制住了她体内的。” 病毒的根源性,可能就是暂时让许舒涵免除腐烂的唯一办法了。 其实凌默脑子里也只是有个不成熟的念头,但现在除了尝试之外,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 “许舒涵,你听得见吧?喂,醒醒。” 凌默蹲在了许舒涵身边,在她耳边喊道。 “是我,我是凌默。”他连续喊了几声,许舒涵却仍旧呆呆地望着天空。 “她很绝望。”夏娜突然插嘴说道。 但当凌默看向她的时候,这少女却已经走到一旁,去准备别的东西去了。 “你在听吗?听着,我想救你,你要是同意,你就说句话。”凌默说道。 这次许舒涵总算有了一些反应,她眼珠转动了一下,然后慢慢转向了凌默:“你说什么?” “我说,我有个办法,也许能救你,但是有风险。”凌默说道。 许舒涵盯着凌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这时凌默注意到,她的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 果然,她已经被感染了…… “最差还能怎么样呢……”许舒涵点了点头,“那……先谢谢你了。” “你这会儿说也太早了。”凌默说道。 “一会儿说不定就没机会说了。”许舒涵看着凌默,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凌默一时间感觉有些不是滋味,他忍不住看向了夏娜。 当时的夏娜,也是这种心情吧? 只不过她和许舒涵的性格不同,许舒涵是在绝望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而夏娜则是在主动地反抗命运。 但无论如何,当时那个想要在感染前杀掉自己的女孩儿,和此时这个绝望的女生,都是在经历同样的一种过程…… “先说一句,我会收费的。”凌默轻声说道。 许舒涵闭上了眼睛,嘴角却忍不住上扬了一下:“好。” 凌默回过头去,看向了叶恋和李雅琳,又低头看了一眼一号:“把他嘴撬开。” “刷!” 李雅琳抽出了一把螺丝刀,然后蹲了下去。 凌默眨了眨眼睛:“这个撬不是那个……算了,继续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