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你看不惯我,又打不过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二十九章 你看不惯我,又打不过我

许舒涵慢慢向旁边退去,在她身后正是另一条岔路。 而她一边后退,一边就腾出了一只手来,冲着凌默等人轻轻挥动着。 “再见。”说着,她扬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不过这笑容看上去既有些苦涩,也有一点无奈。 哪怕只是求生之路,每个人要走的方向也总是各有不同的。 而对于许舒涵来说,她已经无法在以前那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了。 “凌哥,”夏娜侧过头来看了看凌默,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啊?”凌默顿时回过神来,摇头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人和事……” “是吗……”夏娜似乎没听懂。不过她还是觉得,凌默那双眼睛和平时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在那深邃和明亮之中,隐约还夹杂了一些别的东西。 “人类的感情,还真是复杂啊……”她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一句。 目送着许舒涵离开的同时,凌默的精神力也正锁定着沈乐。 不过这少年并没有什么异动,他同样只是站在那儿,笑嘻嘻地盯着许舒涵。 但就在许舒涵彻底退入岔路,准备转身的那一刻,凌默却突然从沈乐眼中看到了一丝寒意。 他心头一惊,脱口喊道:“小心!” 同时,一个黑影突然从旁边的小楼跳下,“轰”的一声重重落在了许舒涵的面前。 许舒涵虽然已经听到了凌默的喊声,但却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黑影落地的瞬间。她就感觉一只手死死地扼住了自己的喉咙。然后脚底猛然离地。整个人被重重向后抛去。 动作太快了! 而凌默意念所控制的精神触手此时也已经到达了黑影附近,可这黑影却十分敏锐地往旁边一闪。 凌默一咬牙,那触手转了个弯,迅速追上了被砸出去的许舒涵,赶在她即将撞到墙上时将她拖了回来。 在触手和许舒涵接触的那一刻,凌默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和自己的精神能量撞击在一起,太阳穴立刻传来一股胀痛感。 “这什么怪物!” 凌默忍不住脸色一变,要不是他反应及时。这精神触手估计在接触的瞬间就会被冲散掉了。 单凭**力量就能达到这种程度,即便是刚才那两只霸主级丧尸比起这黑影来,也要稍逊一筹。 “嘭!” 凌默伸出胳膊接住了被触手拉回来的许舒涵,问道:“没事吧?” 不过话刚问出口,凌默就已经愣住了。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罢了,刚刚还面带笑容的许舒涵竟然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她瞪大着眼睛,微微张着嘴巴,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咳嗽声。 而她的脖子上则多出了五个血洞,不断冒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领口。 单论伤口,这种深度并不足以致命。但那股熟悉的病毒气味,却让凌默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他回头一看。那黑影正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右手垂在身边,血珠正顺着他的指甲不断滴落在地上。 “我……”许舒涵艰难的低语声响起,她看着凌默,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似的,眼圈开始渐渐泛红。 “我……我不想……”话还没说完,两行泪水就从她眼睛里滚落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凌默赶紧说道。 许舒涵呆呆地望着凌默,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给她喂凝胶。”凌默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浑身瘫软的许舒涵交给了身边的夏娜。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也许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这病毒味道浓烈,和普通丧尸体内的病毒浓度有着天差地别。这样下去她不止是被感染,而是会死得很凄惨。 虽然之前彼此似敌非友,但就冲她刚刚做出的选择,凌默也不会见死不救。 夏娜也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凌默一眼,又凑近闻了闻:“不是普通的病毒……” “那就先看着她。”凌默说完后,就站起来转过了身去。 从感染到发作,大概能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凌默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专注,而且比刚才更亮了。 那道黑影也在此时走出了建筑物的阴影,露出了真容。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他的时候,凌默还是吃了一惊。 原本他以为是一只高级丧尸,但……这看起来却像是个人类…… 三十来岁,男性,身材健美,肌肉感十足,身上还穿着一套干净的运动服。 除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外,他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可他的眼睛除了颜色异常外,目光却和丧尸又有着很大的区别。 普通丧尸面对人类的眼神,是血腥而残忍的,仿佛在打量着一只蝼蚁,又像是在注视着一顿美餐。 但他看向凌默一行人的眼神,却很呆滞茫然…… 这情况和凌默所操控的尸偶所表现出的有些相似,但凌默一个精神探测丢过去后,心中却更加疑惑了。 看精神光团的混乱程度,他应当是一只丧尸。 但那精神力强度,却又是人类才会具备的。 这种情形下,恐怕只有用“它”来称呼这只生物了。 “这是什么……”完全傻眼的木晨这时才总算回过神来,瞠目结舌地低声说道。 他看着靠在夏娜怀里的许舒涵,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刚刚那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他甚至连过程都没有看清楚。 不过许舒涵那沾满鲜血的脖子,却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一切。 而此时,沈乐已经闪现在了那只怪物的身边,正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 木晨和凌默脸上的表情,似乎让他觉得很满意。 “你……你tm……”木晨红着眼,语无伦次地嘶吼道。 “嘘,把丧尸引来就不好了。别这么激动嘛……”沈乐笑眯眯地将手指放在了嘴边,说道,“她这是自找的,以我的级别处理一两个叛徒,应该没有问题吧?” “她没有跟涅槃作对!”木晨咬牙道。 “唔……”沈乐思考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这时候脱离涅槃,跟背叛有区别吗?我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选错了人,走错了路,这就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咯。然后呢,你怎么选?” 他握紧了手掌,很期待地看向了木晨。 “你……”木晨握紧了刀柄,额头上青筋暴起,“脱离又怎么样?她一直为涅槃出生入死,你说动手就动手?!” “她那是为自己吧?你要是选错了,我也会杀了你。” 沈乐这无所谓的口吻,轻松的态度,极大地激怒了木晨。 他此时只感觉一股血在不断往上冲……去他妈的利害关系!我要宰了这小子! 看到木晨的眼神,沈乐也顿时明白了。 不过他却不怒反喜道:“嗯,我知道了。这不错啊,我就喜欢看你这种人抓狂。你看不惯我,却又打不过我……哈哈。” “不过……” 沈乐又将目光转向了凌默,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倒是挺厉害的,我还以为能看到叛徒被砸成肉酱的样子呢,唉……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一会儿再看也是一样的。你猜猜看,要是所有人都变成肉泥混到一起,还能分出谁是谁吗?” 说着,他有些兴奋地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副场面似的。 看着这个挺“开朗”的少年表现出如此变态的一面,木晨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要不,让你亲自体会下?”凌默冷笑着答道。 沈乐眼里的兴奋略微消褪了一些,他直起了腰,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凌默,很是挑衅地扬起了下巴:“你可以试试,不过机会渺茫哦……” “嘭!” 他话音刚落,就被凌默的精神触手射了个正着,顿时往后飞去。 “你装什么逼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