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还有没有同情心!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二十七章 还有没有同情心!

“真无情。”沈乐撇了撇嘴,自顾自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从包里摸出了一团东西。 艾峰刚瞟了一眼,就嫌恶地转过了头去。 沈乐手里抓着的赫然是一块血淋淋的肉块,他吹了声口哨,一把就将碎肉朝着门口丢了过去。 黑暗中人影一晃,那肉块就在半空中不见了踪影,紧跟着一阵咀嚼声就传了出来。 “别告诉我这肉是……”艾峰还是忍不住问道。 “嘿嘿,你多半猜对了。”沈乐笑眯眯地答道。 “擦……”艾峰吐了个脏字,然后看向了那男人。 不过没等他开口,男人就抢先说道:“不行,这事儿你不能拒绝。你知道的,我这次的任务之一就是向你们展示这项最新成果。我问你,你还有比实战更好的展示方法吗?” “问题它是半成品啊……”艾峰仍旧提出了异议。 “哎呀什么半成品,明明完成百分之八十了。”男人抱着胳膊,一手捏着下巴,两眼放光地说道,“而且正因为还没彻底完成,所以它才需要进行更多实战!要是它能在你这里成长为完全体,那这功劳也有你一份啊!艾峰,你在这个等级上停留很久了吧?想想清楚,你这样早晚会被人取而代之地,到时候去外面出生入死的可就是你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也是再也不会去过那种日子了。” 艾峰抿了抿嘴唇,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什么叫在我这儿成长为完全体?” “我们就差一些数据。而这些数据无论经过多少次内部测试。得到的结果都不准确。这是因为我们缺乏合适的实验对象!我们需要人类,有实力的异能者!我想……有胆子在晚上放烟花的,就算不是上次伤到0号那个,也肯定是个挺有实力的人吧?” “这可是绝佳的实验品。”男人说着,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显得很自信了。 果然,片刻后,艾峰点了点头:“行吧,按你说的做。” 而这时沈乐则转过身来抓住了椅背。下巴放在上面,抬头看着艾峰和那男人:“我现在可以去干掉他们了?” …… “这边。” 街道的一侧,几个人影正沿着墙根迅速地往前疾冲着。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密集的丧尸以及燃烧的楼房,还有升腾的黑烟。 “嘭!” 跑在最前面的镰刀少女在冲到一辆轿车前时猛地一跃,一刀将正从车后跳起的一只丧尸斩落在地。 “嗷嗷……” 半边身子几乎被砍断,但那丧尸的双手却还抓着镰刀,张大着嘴巴嘶嚎着。 镰刀少女的动作却毫不停顿,在砍倒之后,刀身迅速一拧。然后顺势拔出,带出了一道狂飙而出的血流。 直到此时镰刀少女才轻巧落地。但脚步却完全没有因此停下的意思,双脚触地之后就继续往前疾奔而去。 紧跟在后面的两个女孩和一名年轻人也都是一样的动作,倒是落在最后的一男一女在从那丧尸身上跃过的时候,都明显犹豫了一下。 没办法,那丧尸胸膛大开,可还在努力仰起上半身,试图伸手抓他们呢…… “凌默,还有很多丧尸在往这边来啊。”木晨紧赶慢赶地追到了凌默身边,呼吸急促地说道。 他很是郁闷地看了一眼凌默的脸,这人明明是精神系的,怎么就没累得跟死狗一样呢?在屋顶上跳来跳去比起平地逃跑,消耗的体力可是以倍数计算的,加上白天也没怎么休息过,晚上又和两只霸主级丧尸奋战了一场,此时他和许舒涵看起来都不算太好。 按理说他们两个强化系都累得够呛,那凌默这个精神系就该直接倒地不起了。 可他虽然也在喘息,额头也冒出了汗水,但却明显还有一些余力。 这实在太让人费解了! 至于那三个女孩……木晨只是看了她们一眼,就放弃了对比。 这种情况下,还是给自己留一些尊严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成功逃出了火坑。但那越蹿越高的火光简直就像是召集丧尸的信号灯,引得远处的丧尸纷纷冲向这边。 “他算着时间呢,我们再能跑也就差不多这个时间才能脱离重围,但火却在这个时候正好开始变得更旺。”凌默双手撑着膝盖,深深吸了口气,望向前方说道。 “草!他这是不遗余力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这会儿他都不知道逃到哪儿去了!”木晨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急……”凌默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笑容看得木晨和许舒涵都是一呆。又来了……这人还真是到什么时候都笑得出来啊…… 不过他这份自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这时凌默的目光突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在他眼中看见的,是一条乱七八糟的街道,但在他另一双“眼睛”里出现的,却是两根长长的红色半透明精神纽带…… 这两根精神能量凝成的线拧在一起,时不时闪烁着阵阵红光,而这正是精神能量传输时的表现。 它们一直伸向街道尽头,穿过建筑物和围墙,另一端最终没入了两个人影身体内。 一条进入了一只变异熊猫的体内,而另一条则钻进了一个小女孩的围脖内。 于诗然的眼睛泛着红光,带着一丝婴儿肥的小脸则鼓着腮帮。 她伸出手来拍了拍变异熊猫的脑袋,然后爬到了它身上:“走吧小白,继续我们被人类支使的悲惨命运。哼……愚蠢的人类……” “等等,先离开火圈,人类怕你被烤焦了。”于诗然突然又说道。 白影一晃,很快就冲进了一条小巷内…… “休息够了?加快速度。”凌默偏头看了一眼木晨,说道,“那边的丧尸数量好像少得多,走那边。” 他指着一条岔路说道。最前面的夏娜连头也没回,就立刻掉头冲了过去。 而一听这话,木晨不由得长叹了一声,但却不得不按着肚子继续跟了上去。 不过当许舒涵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正唉声叹气的木晨却突然听到了一句:“现在知道女人那几天什么感受了吧?你不是最喜欢说不管什么情况都要坚持训练吗?现在你正好能体会下。” 木晨先是一愣,随后大怒:“卧槽!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不要拿以前的事情来说事啊!话说……有没有人能背我一下?喂!你们要见死不救吗?” 就在这时,刚冲到街道拐弯处的夏娜突然往后一跃,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看到她这个举动,木晨倒是很惊喜:“我就知道还是有好人的!这样我找个滑板还是拖车什么的……” “最好还是找副棺材吧。” 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打断了木晨的话。 而这个意外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慢慢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夏娜所在的位置。 很快,一道影子出现在了拐弯处,随后慢慢走出了一个人影来。 月光下,这人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不过他本人却是个身材比较矮小的少年。 他站在破损的路灯下,双手插在衣袋里,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格外显眼。 面对着凌默一行人,甚至包括两个已经对准他脑袋的枪口,这少年却很镇定,甚至表现得很轻松。 他微微眯着眼睛,笑嘻嘻地说道:“开个玩笑。” “你们用不到棺材的。”他这话仍旧是笑着说的,但却让人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而沉寂了几秒钟后,凌默扯动了一下嘴角,答道:“你也一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