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各怀心思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一十六章 各怀心思

在这座招待所的老房子内,凌默倒是真找到了一点东西。 位于三楼的一间小仓库,一推开就是一股霉臭味,以及大量灰尘。 屋内堆着的一些箱子上全是霉斑,有些地方甚至还堆着可疑的黑色小颗粒。 不过无视掉这些细节后,光看凌默挑选出来的一些运动饮料和零食,还是很吸引人的。 “而且还在保质期内!” 这个发现让郁闷前来的木晨顿时高兴了起来,甚至选择性地无视了凌默所说的话:“你知道这些都不准的吧?” “这里还有几个箱子,你们看过没有?”木晨将所有东西装进包里后,又眼尖地注意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 这房内除了堆满的箱子外,还有一张弹簧床,看上面那脏兮兮的被褥就知道,这里以前应该还是某员工的“宿舍”。 “都是洗浴用品吧,宾馆专用的。”凌默走过去翻看了两眼,不太在意地说道,“这东西你们涅槃也不缺才对吧?” “不缺……”木晨很快答道,“其实还是爽身粉一类的更受欢迎一点,你懂。” “说起涅槃……你们总部又在什么地方呢?”凌默突然问道。 这问题让木晨顿时身体一僵,他愣了一下,然后丢掉了正在端详的一块袖珍小肥皂:“我也不是很清楚。” “拒绝得太没有诚意了。”凌默摇了摇头。 “呵呵,等你跟我们合作得足够熟悉了,说不定你会成为总部的合作对象呢?”木晨尴尬地笑了笑。 “这个嘛……再说了。”凌默很随意地答道。 “对了,”凌默刚沉默了不到两秒钟,又开口了。“想好怎么跟你们分部说了吗?” “那你想好……到了分部后,该怎么处理了吗?”木晨心里“咯噔”了一下,却也忍不住问道。 他这话问得大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尤其是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夏至之后,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有了条后路似的。 反正问问又不算作死。能多掌握一点信息,还能让那个逃跑的人多点把握。 不过凌默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只是微微笑了笑:“你心里没答案?” “就是没有才问你啊!” 木晨心中的忐忑和期待瞬间化为了乌有,但这句咆哮他倒是忍住了。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不能被他看扁了。 “呵呵……”木晨不咸不淡地笑了两声。 这种回答,应该算是此生无声胜有声了吧……他暗自想道。 不过郁闷的是。他还是没能从凌默这里问出任何东西。 见凌默终于不再提问了,木晨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时不时就想套我的话,问他点什么却什么都不说……” 随后他又忍不住愁眉苦脸起来,一边艰难地扛着背包,一边偷偷瞥向凌默一行人。 说是27小时。但要怎么才能拖住他们呢…… 而且事实上时间远远没有那么充裕,他这还是将那个选定之人逃跑的时间也计算进去了! “对了,我现在说我肚子痛的话,能不能先拖个两小时?”木晨想着,视线就瞟向了旁边一个打开的箱子里。 在那到处都是啃噬痕迹的箱子里,几袋破损的饼干正孤零零地摆放在那儿…… 木晨盯着看了两眼,然后伸长脖子吞了口唾沫:“还是算了!” …… “当!” 招待所侧面的一条小巷内。一只大得夸张的熊猫正艰难地挤在两堵墙之间,而在它头上则趴着一个看上去很无聊的小女孩儿。 在距离他们不算太远的地方,就有十来只丧尸,但这小女孩儿却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一样。 她正咬着一块凝胶,眼睛盯着前方的一扇老式铁门。 那铁门几乎是全封闭的,只有下方有大概一掌宽的缝隙,从她所在的方向根本看不见里面。 不过从她脖子上探出去了一根银丝后,这小女孩就立刻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哎,是那个女人类。” “咩咕!”变异熊猫也耷拉着眼皮,有些没劲儿的样子。 “说起来。小白,你体内到底在怎么变异啊?”也没见小女孩儿怎么动弹,她就突然往前一蹿,然后将身子探了下去,将脑袋挡在了变异熊猫前面。和它来了个面对面,“你是要变成我这样呢,还是黑丝这样?还是像那个感染你的小怪物一样?” 小白晃了下脑袋,闷哼道:“咩咕……” “既然是国宝的话,为什么变异得这么缓慢呢?怪不得八百万年都是这幅样子……哪怕被病毒感染了也只是变点颜色。” 说着,丧尸萝莉的眼睛微微红了一下,然后叹气道:“染色了也能看出你是熊猫。” “咩咕……”小白这次叫得有些委屈了…… …… 此时的许舒涵怎么也没想到,大门之外,此时正有三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不过她虽然主动留下来看门望风,却压根儿没想过趁机逃脱。 三人里面她的行动力是最低的,体力也是最差的。 而且认真想想,说不定另外两名同伴还会参与对她的追击呢。 许舒涵对这一点还是看得很通透的,但即便如此,她此时感觉还是有些怪异。 “他们还真是放心我啊……”许舒涵坐在自行车上,盯着大门看了一会儿,又回头看向了楼上。 整个院子里,此时就她一个人。 “这个凌默……还以为他会在楼上盯着我呢。”见没有任何发现,她又低下头来,嘴角却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我这是怎么了,不被盯着反而不舒服了?不行不行,这样可不行啊……” 但她再次抬头之后,却在招待所门口发现了一个人,。 “夏至?”她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抬头看下楼上,“你们不是在找东西吗?” 夏至看上去还是那副德行,不过顺着许舒涵的目光,他也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怎么,你有事要跟我说?”许舒涵有些疑惑地问道,同时伸手摘下了耳机。 夏至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后,却又摇了摇头。 许舒涵顿时笑了笑,说道:“那就是木晨太烦了?” 这次夏至倒是点头了,他又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我也挺烦他的,不过你没发现,凌默那个人也挺话多的吗?”许舒涵问道,“我倒是有点习惯了,这种感觉也挺好啊,没那么压抑了。” “你在听吗?”许舒涵又问道。 夏至慢慢低下头来,转过去对着许舒涵点了点头。 许舒涵并未向上看,她又面带笑容地继续聊了起来。 但如果她刚刚抬头的话,就会发现楼上的一处窗帘还在微微抖动。 “让存在感最弱的夏至去当传话筒,果然是明智的决定啊!” 窗帘后的木晨一脸兴奋:“换做是我和许舒涵的话,凌默他们就不会不在意了。” 虽说今天选中夏至来商量是因为没办法,但凌默他们的盯梢也的确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这方面,夏至有着天生的优势。 事实上哪怕是作为他同伴的木晨,都经常遗忘掉夏至的存在。反倒是时常能注意到他手势和表情的凌默,让木晨和许舒涵都很震惊。 但是……果然还是不会太防备的吧? “夏至啊,你真是天生奇葩必有用啊!”木晨嘿嘿笑道。 “嘭!” 一声闷响突然从身后传来,吓得木晨顿时浑身一哆嗦。 “喂,你这也耗时太久了啊,前列腺出错?”凌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木晨赶紧干咳了一声,皱着眉头绕过了卫生间一角的一具骷髅,吼道:“你被死人盯着试试?我就出错了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