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有一个计划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有一个计划

在这光线昏暗的狭小空间内,两人沉默地对视着。 突然,夏至抿了抿嘴唇,警惕地瞟了木晨一眼后,迅速将手伸向了门把手。 “别!” 木晨赶紧伸手抓住了夏至的胳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儿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听距离大概就在门口。 “咦,他们人呢?” 紧跟着又是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夹杂着模糊不清的对话声。 而此时木晨已经一手捂住了夏至的口鼻,另一只手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并且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堵在了里面。 他自己也屏住了呼吸,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上楼了吧?这边儿也没什么……”凌默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很快,脚步声就往楼上去了。 木晨紧绷的神色立刻放松了一些,他正准备放下手,那扇陈旧的房门却突然“哐当”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木晨顿时心跳加速,一脸紧张地往后一缩。 那老式的球状门把手也开始慢慢扭动起来,木晨的视线立刻集中到了那上面。 他刚刚……有没有反锁?! 然而悲催的是,他竟然不记得了! 但如果现在动手堵住门的话,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就在这时,一个喊声远远地从楼上传来:“叶恋姐,快点!” “哦……”门外响起了一个弱弱的应答声。 门把手不转了,房门也停止了晃动。 但木晨仍旧呆站在原地,直到快憋不住了,才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 只是被叶恋发现的话其实还没什么。但问题是凌默就在附近…… “呜呜!” 一阵闷哼声突然响起,又吓了木晨一跳。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声音其实是从夏至嘴里发出来的。 毫无准备的夏至被强行捂了这么久,脸色都已经变得铁青了。 “啊啊……不好意思。”木晨赶紧放开了夏至。 而夏至一边捂着脖子难受地呼吸着,一边靠到了墙上。 “刚才那位太神出鬼没了。我一时紧张就……”木晨解释了两句,发现夏至根本没在听之后,便尴尬地将话题引向了重点,“其实一路上我都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希望我们三个能避开凌默他们,单独聊一下。” “但自从在f团被他反将一军后。他就一直没给我们机会。不过还好,几天下来,又已经到了目的地,他终于松懈了一些。” 木晨说完后,却发现夏至的表情显得很震惊,而且正瞪大眼睛盯着他。 “……好吧。在卫生间讨论这件事,的确不能算他松懈。不过我这也是找机会啊!”木晨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你放心了吧?我说了不是你的那样,闷骚也要有个限度吧!” 夏至不置可否地笑着摇了摇头,这让木晨顿时一阵火起。 不过他瞪大眼睛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憋住了这股火气,说道: “本来我想把许舒涵也叫进来的。但是三个人目标太大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所以让我们来快一点。” “我一路上都在努力尝试和0号取得联系,但却一直都做不到,这都是凌默那个混蛋搞出来的。所以直到现在,分部都不了解我们这边的进展和情况,也就是说,我们和凌默之间定下的协议,根本就是私底下的,会不会得到分部认同,这完全没法肯定。” 木晨叹了口气。道:“凌默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但他为什么根本不提呢?因为他其实是把我们当做人质的,对他来说我们就是协议有效的保证。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用不着我再多说什么。可是问题是,分部会怎么决定。你能肯定吗?我想我们谁都不能……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就这么夹在中间什么都不做!所以接下来是我的想法……” “由两个人找机会分散凌默他们的注意力,另一个人趁机逃回去,这样才能让我们不再继续被动,你觉得怎么样?”木晨征询道。 夏至似乎听得有些发愣,他目光茫然地盯着墙角,大概正在努力思考。 木晨也没催他,因为这个计划听上去虽然很简单,但有一个问题,却是相当棘手的。 谁留?谁去? 留下来的两个虽然未必会在事情暴露后就被凌默干掉,但这只是因为他们有利用价值。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会一直安全下去,如果分部对凌默的提议说不,那么这两个人的生死就难说了。 总的来说,一旦决定留下,就代表着他们的命继续被捏在分部和凌默的手中,生死全在他们一念之间。 这种“我命由人不由己”的感觉,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当糟糕的。 而逃走的那个人,也要一个人面对穿过众多丧尸群独自回到涅槃分部的风险,以及分部必然会进行的各种盘问。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身上还肩负着另外两个人的命运,能不能说服涅槃,就要看这个人的了。 所以另一个问题又来了,这三个人里面,究竟谁才能同时获得另外两人的信任呢? 夏至闷头想了一会儿,抬手起来比划了一下。 木晨眨了眨眼睛,说道:“三个人都跑吗?……别傻了。” 夏至颓然地低下了头,和他的提议比起来,的确还是木晨的计划更靠谱一些。 他们三个的实力和凌默一行人比起来,差距实在太明显了。 要想三个人都成功逃走,可能性实在太低。 而且他们一旦暴露出这种想法,凌默大开杀戒的几率也就瞬间暴涨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对凌默的性格也有了基本的了解。 虽然平时看起来这人总是笑容轻松,除了对物资格外执着外基本还算是很好打交道,可一旦让他发火,这人可是从来不手软的。 现在可不比从前了,大部分人都是硬得起心肠,下得去狠手的人。 先跑跑看,被抓到了再求饶这种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简直是作死。 “我会拖住他们一天,大概也就是……”木晨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说道,“从现在算的话,最多27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好好想想吧。” 末了,木晨有些迟疑地补充了一句:“我对你们两个都是很信任的,虽然你跟许舒涵都没叫过,不过……我毕竟是队长,我会尊重你们的决定。” 没等夏至说话,木晨就自己抓了抓后脑勺,说道:“这种一本正经的口吻对我来说果然很羞耻啊……” 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后,木晨先将脑袋小心地伸出去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后,这才轻手轻脚地溜了出去。 然而刚走到楼梯附近,一个突然响起的喊声就险些让他魂飞天外了:“喂!” 木晨僵硬地停下了步伐,然后慢慢地拧转了脖子:“干吗?” 夏娜提着那把很有特色的镰刀站在楼梯上,正从上往下望着他:“你跑哪儿去了?还有那个闷葫芦呢?” “我……我们……”木晨纠结了一下,脱口而出,“夏至说他要上厕所!” “哈……所以你去看他上厕所?”夏娜点头道。 “不不不!”看着夏娜那略带鄙夷和审视的目光,木晨顿时抓狂,“不是……我……” “你跟我说这些有意义吗?”夏娜闷哼了一声,转身朝楼上走去。 “我……那个……”木晨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对啊!我干嘛跟她说这个!” “喂,不是找水吗?我们在楼上发现了,赶紧上来搬啊。”夏娜的声音远远传来。 木晨顿时泪流满面:“原来是找我当苦力,我就说怎么会主动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