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狗娘的特别之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一十章 狗娘的特别之处

“这个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凌默捏着那“水母”,问道。 有些软,摸上去冰冰凉凉的,虽然味道跟那种黏液很相似,但从外形上还真是看不出半点共同点。 “你们就是冲着这个东西来的吧?”没等她们回答,凌默就将目光转向了于诗然。 被凌默这么盯着,于诗然的表情看上去很别扭。 虽然既没有挨骂,也没真的受到什么惩罚,可她心里却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于诗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有些纳闷地想到:说不定这种胸口闷闷的感觉,根本就不是因为体力消耗…… 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和半月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感觉。 而在做出这件事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自己会突然遭遇这种情况。 卖队友?这有什么啊! 又不是配偶,而且对小白动手的也不是自己啊! 可……为什么看到凌默的眼神时,她会觉得有些抬不起头呢? 而且逃跑失败,自己应该感到愤怒才对嘛! 但为什么稍微冷静下来一些之后,她却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想吃掉黑丝? 这感觉……好复杂。 努力逃跑,离这个人类还有这些堕落的同类们越远越好,这不是自己最强烈的渴望吗? 丧尸萝莉有些懵,她突然觉得这个香肠人类至少有一句话好像没说错。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脑子里,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这可不是丧尸该有的脑袋啊!丧尸的想法明明应该更简单,更直接一点的! 于诗然的心中很郁闷…… “喂喂,问你呢。”凌默抓着那“水母”,就朝着于诗然的脑袋敲了过去。 “啊……”于诗然猛地回过神来,有些别扭地答道。“是……” “那这到底是什么?”凌默问道。 “不知道……可能算是某种婴儿用品……”于诗然将目光转向了夏娜提着的那只幼体丧尸。 凌默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顿时愣了一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母”。然后又看向了那只幼体丧尸,一脸纠结地问道:“你该不是从他那儿弄来的吧?” “嗯……也是他让我们发现这里的。他外出狩猎的动静太大了……”于诗然低声答道。 “哈……”凌默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沉思了几秒钟后。他突然吼道:“明明是你们不听招呼到处晃悠啊!不然怎么能碰上!” 不过这事都已经发生了,凌默咆哮了两句后,还是将注意力放回了手中的“水母”上。 “那,用途呢?喝奶?” 见凌默又看向了自己,于诗然很自觉地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 “不要敲我!只是不清楚,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于诗然赶紧往后躲,她现在已经完全被解禁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她暂时也不会再有逃跑的心思了。 “那个小怪物……”于诗然指着那只幼体丧尸,说道,“他嘴里有一根吸管。你们知道吗?” “这个当然……”凌默点头道。 于诗然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他那个吸管不光能往丧尸身体里注射自己体内的病毒,还可以吸取对方的……” “等等,吸什么?”凌默顿时皱起了眉头。 于诗然茫然地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刚看到他时候,他就正爬在一只丧尸的脑袋上。我本来以为是……” “丧尸母子?”凌默接着说道。 “嗯……”于诗然点了点头。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怪异,声音也压得更低了,“但是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一回事。他正把吸管插进那丧尸的脑袋,在吸着什么。等他吸完。那丧尸同类竟然都还没死。” “然后,他把吸出来的东西,都放到了这个里面。”于诗然目光炽热地看着那“水母”,补充道,“这个本来是长在他头顶的……” “什么?”凌默拿着“水母”,一脸呆滞。 “我们偷袭他的时候给他拔下来了,然后他就一直追着我们不放,这玩意儿也掉在停车场里了。后来……” “你就把小白卖了,让它一个去面对那么多丧尸,自己趁机去找回了这个?”凌默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于诗然垂下了眼皮,绞着双手点了点头。 凌默盯着丧尸萝莉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将“水母”塞到了自己包里:“学姐那边估计也差不多了,我们赶紧离开这儿。” “可小白它……”于诗然指着小白道。 但她话音刚落,一双眼睛就瞪大了。 刚刚还半死不活的变异熊猫,这会儿却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和刚才那样绝对是判若两兽。 “你你你……”于诗然惊骇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凌默伸手揉了揉变异熊猫的脑袋,道:“我这里好歹也是有些药剂的,虽然它被感染了,但适当恢复一点体力还是没问题的。” “那……刚……”于诗然一副完全呆滞了的样子。 “引你上钩而已。”凌默往上提了下背包带,说道。 没等于诗然给出回应,凌默又补充道:“不过……你能来救小白,这很好。” 看着凌默的背影,于诗然似乎仍旧有些发懵。 不过她倒是听到了耳边传来了夏娜和凌默模模糊糊的对话声---- “她要是彻底放弃小白,你是不是会赶她走啊?”夏娜问道。 “嗯?” “别这个调调,你倒是给个肯定回答啊!” “喂,凌哥!” 呆滞了几秒钟之后,于诗然突然惊醒了过来,然后慢慢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我要去救小白啊!明明可以愉快被赶走的!”于诗然一脸悔恨。 “黑丝你闭嘴!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什么叫如果重来一次!重来一次我……我大概也会……” “讨厌!别以为钻进我脑子里就能为所欲为了!” “……啊!别用我的手捏我的脸啊!” …… “对了。”凌默突然转头看向了夏娜,问道,“黑丝之所以变得那么奇葩……” “……” “好吧我们换个问题。它智商有多高了?”凌默换了一个让自己相当费解的问题。 夏娜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大概到了可以骂人的地步了。” “比如?”凌默一下子来了兴趣。 “汪!”夏娜轻声学了句,还很敬业地用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盯着凌默,就差伸爪子了。 “虽然很可爱……不过什么意思?”凌默疑惑问道。 “真是一群愚蠢的人类,只要在外形上稍微表现得可怜一点,就能把他们完全唬住了……呵呵呵呵。” 夏娜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阴沉,语气也变得怪腔怪调起来,尤其是在她同时还保持着那副讨人怜爱的表情时,这种鲜明的反差和对比就显得更诡异了。 凌默很纠结地和夏娜对视了一会儿,动了动嘴唇,然后挤出了一句:“这含义也太丰富了。” “对吧?!狗娘什么的……其实都是话唠啊。”夏娜的表情在一秒内迅速变回了正常状态,一边摇头感慨,一边朝前方走去。 “是……吗?” 凌默皱着眉毛,回头又用电筒扫了一下于诗然的脖子。 那根围脖……竟然会是个话唠? …… 两分钟后,凌默一行人就看见了出口。 这里距离手机商场估计至少也在一两条街以外了,木晨他们再怎么也找不到这里来。 “不过……我们得给他们一点信号。” 凌默从包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物体,然后率先从出口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