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发光“水母”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零七章 发光“水母”

“嘭!” 幽深的黑暗中,一声沉闷的响声从远处传来,像是什么重物落地时发出的声音。 “黑丝,你听见没有?” 一个小脑袋从墙角处钻了出去,红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小心翼翼地看向了黝黑的走廊:“会不会是尸体呢?” 她使劲吸了吸鼻子,然后突然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那些丧尸……应该是都被小白引走了吧!那边好浓重的味道啊!” “嘻嘻!这下好了!” 说着,丧尸萝莉偏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 那里已经被鲜血完全染透了,被划破的布料下,血迹之中还有一道新鲜的粉痕。 “嗯,已经好了。”于诗然伸手摸了摸那道痕迹,说道。 首领级丧尸的愈合能力确实恐怖,只要不是骨头断开或者内脏被打破之类的重伤,总是能很快愈合的。 这是病毒的特殊之处,也是丧尸身为猎杀猛兽所获得的一项特殊天赋能力。 进化的程度越高,自我愈合的速度也就越快。 配合丧尸不怕受伤的疯狂进攻,可想而知让幸存者们的压力有多大。 但断肢重生这种程度,目前好像还没有丧尸能达到。 至少丧尸萝莉自己是达不到的,所以她很武断地将这个作为了最终结论。 不过造成这伤口的凶手,却还是让于诗然很在意的---- 那种讨厌的,会发脑电波的,和香肠人类一样的丧尸! 明明有她和黑丝联手,却仍旧被那只丧尸用奇怪的手段干扰了,不仅没有干掉对方,反而让自己受了伤。 加上当时小白吸引了那只小鬼以及其他丧尸的注意力,所以于诗然立刻发挥了卖队友的天赋,带着黑丝就跑路了。 但那只讨厌丧尸却一直追着她们。好像在她们身上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似的…… 能有什么感兴趣的?! 还是黑丝提醒了她,说不定是因为黑丝和那个香肠人类之间的某种能量联系! “可恶的香肠人类,到哪儿都不忘刷存在感!”于诗然当时在脑子里,用这个好不容易回忆起来的新词怒骂道。 这种联系也不能说断就断,再说黑丝也不会全都听她的…… 但是就这么放弃了,她又心有不甘。 不过当她决定再返回去的时候,这丧尸却不知何时不见了。 为什么不跟了?于诗然可想不明白。她也不会费劲去想。 反正这是好事啊!说不定转过头去追小白了呢? 小白皮糙肉厚,被打个八下十下的又不要紧嘛…… “重点是……东西到手了!” 于诗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探进了自己那条深沟里。 两根嫩白的手指从沟里夹出了一块半透明类似发光水母一样的玩意儿,这东西很有弹性,在她的手指里微微抖动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丧尸萝莉两眼放光地盯着这块小东西。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不枉我们冒险回来,小白也真是不负所望啊,居然真的把他们都给拖住了。” 丧尸萝莉拿着这块“水母”翻来覆去地看着,期待道:“黑丝,你说这东西是怎么用的?吃吗?我看像……” 说着,她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了舌尖。 然而就在她即将舔到“水母”的一瞬间,她的那张小嘴巴却突然毫无预兆地合上了。 “啊啊啊!” 丧尸萝莉瞪大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小脚在原地乱蹦,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叫嚷着:“黑丝你……!呜,我的舌头!这个断了不会再生的!” “呜?什么?你是说……香肠人类他们也在那个方向?” 于诗然慢慢放下了手,一张还痛得有些扭曲的精致脸蛋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狡黠之色:“这样……不是正好吗?如果他们两败俱伤的话,我们岂不是可以趁机摆脱他了?!哈哈哈哈!我真是丧尸中的天才啊!夏娜什么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哼,成天歧视我做人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变成丧尸后顶多相当于六岁。他们真的懂吗?” “黑丝,我们走!说不定……嘻嘻,我还能趁机得到一两根香肠呢!” 丧尸萝莉依依不舍地将“水母”又塞回了领口,然后朝外面望了一眼,见没有人影后,便迅速地蹿了出去。 一片寂静的黑暗中,丧尸萝莉突然又低声说道:“黑丝。我们顺便把小白救回来吧。” “什么?!我我我!我才不是喜欢它呢!我可是丧尸!作为丧尸,我怎么会喜欢什么东西呢!这是常识你懂吗?我只是……我需要……我是说……带上它可以当车子,必要时候还能做干粮啊!死了太可惜了……嗯嗯,就是这样。” “不……不许笑!一只狗而已。笑什么笑!你背地里这么多话,那个香肠人类可不知道啊!信不信我告诉他!” …… “奏效了。”凌默拉着叶恋又跑过了一个拐角,有些高兴地低声道。 “什……什么?”叶恋问道。 夏娜也紧跟着贴到了一边,但她手中的镰刀却没有闲着,而是一下子将一只从侧面扑过来的丧尸给挑上了天:“凌哥是说,她们跟来了,于诗然和黑丝。” “哦……”叶恋似懂非懂地点头道。 “凌哥往这边跑,就是为了这个吧?距离停车场越远,感应力就越强。不过我们能感应到她们,她们不是也能感应到我们吗?”夏娜有些疑惑地问道。 凌默嘿嘿一笑:“不光是为了这个。还有啊,她们要是感应不到我们,怎么会来呢?丧尸也有丧尸各自的性格啊,这个于诗然,她的性格太容易被摸透了。” “十二岁嘛……” “变异后智商得打折了吧?” “对半?” “一折。” “哦……” 这次叶恋和夏娜同时恍然大悟地点头,看向黑暗中的神色也变得期待了起来。 虽说偷袭是挺爽的,但是偶尔这样牵开口袋等对方自己来钻,好像也很有意思嘛! 带着丧尸们又转悠了好几圈后,这些丧尸的数量也在追击中开始锐减了。 那只幼体丧尸可能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妙,一个劲儿地嘶叫,结果被夏娜用一团破布给堵住了嘴巴。 凌默原本还觉得有些不人道,但当他伸手去扯那团破布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这幼体丧尸张大嘴巴。 那半截吸管就在里面抖动着,上下两排细密尖利的牙齿则直接咬向了他的手腕。 而那双闪烁着残忍与血腥的眼睛,则一刻不停地盯着凌默的颈动脉。 “跟这种怪物……讲你妹的人道啊!”凌默一把将破布又给塞了回去。 而这个时候,于诗然和黑丝也已经到达了附近。 丧尸萝莉隐蔽在后方,听着前面丧尸们的动静,捂嘴偷笑:“要是他们打得正激烈的时候,我们再添一把火……好了啦,我知道你不会动手的,那你让我动手好不好?我们可是共生体……” “说好了哦?嘻嘻,我们再靠近点。” 于诗然半蹲着身子,迅速地贴着墙根往前一蹿,就躲进了一家小店里。 蹲在桌下的于诗然激动地注视着前方,她的目光在丧尸群中迅速地搜索着。 “看见了!” 那个躲在女丧尸后面,一看就知道在玩鬼花招的香肠人类! 那些丧尸冲过去的时候,行动都会突然变得奇奇怪怪,然后两个女丧尸趁机扑上,三两下就解决掉了一个。 “哎,这些愚蠢的同类!”于诗然看得心里着急,这样下去,凌默岂不是赢了吗? 她又用目光搜索了一会儿,总算在不远处看见了白色的一团。 “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