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血的温度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六百零六章 血的温度

“快点快点!” 凌默一边催促着,一边推开了挡在面前的那扇黑黢黢的大门。 吱呀! 门一打开,一股冷空气就灌了进来。 “呼!” 凌默立刻深深吸了口气,脑袋也清醒了不少。这里的通风条件还不错,至少比停车场要好多了。再在里面待一会儿,凌默都怀疑自己的呼吸系统是不是要遭殃了…… 他用电筒迅速扫了一眼,然后从横七竖八的通道中选中了一条:“走这边。” “那些丧尸快追上来了,而且数量也多了。”夏娜回头瞟了一眼,说道。 “没事,这里的屏蔽强度已经开始减弱了,就算再出现那种脑变者,也可以解决掉。”凌默已经朝前方走去,顺手推开了一个挡在路中间的挂衣架。 但这挂衣架却早已经腐朽了,轻轻一推,下半部分就散了架,“哐当”一声砸在了一堆像是破抹布似的衣服里。 一个白森森的东西也从衣服堆里露了出来,凌默用电筒一照,顿时和那一双黑洞对上了。 “这里也有尸体……”凌默头皮有些发麻。 “这种地方以前应该很热闹的吧,有尸体也不稀奇。何况你看过的也不少了……”夏娜摇了摇头,一边大踏步迈了过去,一边说道。 凌默定了定神,也赶紧绕了过去,嘴里还说道:“我这不是以为这里也没开放吗?而且……我是看过很多了,但每次看到,还是感觉不舒服。” “为什么?”李雅琳跟在后面问道。 “物伤其类吧。总想着亲戚朋友是不是也变成了这样……”凌默低声道。 “可你不也杀人吗?人类看见仇敌倒下的时候。会体会到快感的吧?”夏娜很犀利地追问道。 凌默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又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所以说人类很复杂。” “既有同情心,也有冷血的一面吗?的确是够复杂的。”夏娜道。 这话让凌默一时有些无言以对,这就是丧尸眼里的人类啊…… 就在这时,凌默却感觉衣袖被扯了一下。 他回头一看,黑暗中,叶恋的眼睛微微泛红,但看起来并不血腥。反而透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她眨了眨眼,似乎正在仔细地看着凌默。 “怎么了?”凌默和声问道。 “凌哥你……”叶恋说话还是有些结结巴巴的,但吐字却很清楚,“这样就……很好。” “嗯。”凌默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呢? “啊,对了!”夏娜突然回过头来,“小心别踩到……” “嘎吱……” 凌默的身体立刻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顿住了,包括脸上的表情。 “尸体……”夏娜很无辜地摊了摊手。 “谢谢……提醒……”凌默从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来。 从地下停车场跟出来的丧尸足足有十来只,这么多异变丧尸,随便往哪儿一丢都是大麻烦。 但还好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新鲜出炉的。不仅对自己的身体不熟悉,进化程度也不高。 这些丧尸基本就是丧尸工厂内残留下来的全部了。托夏娜的福,幼体丧尸叫得那可是相当卖力…… “先别急着出去,带着他们在这里转一下。对了,学姐你赶紧去找那些东西,我刚刚告诉你的那些。”凌默吩咐道。 “嗯!”李雅琳答应了一声后,身影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他们追来了!”夏娜则低声喊道。 身后不远处传来了大门被撞开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丧尸们的嘶吼声。 “走!” 凌默将身后的背包使劲往上一提,顺手抓住了身边的叶恋,在黑暗中狂奔起来。 前方只有电筒余光隐约照亮的一点距离而已,凌默的速度也并不快。 被拉着的叶恋茫然地抬头看着凌默,突然有些好奇。 在身后那些丧尸的追击下,他的嘴角怎么还带着笑容呢?人类不是很害怕危险和死亡的吗? 说起来,很少看到他因为艰苦的生活而发火,也没见过他抱怨什么…… 哪怕当他骂人的时候,眼神里也总是带着笑意…… “人类……好奇怪。”叶恋的脑袋瓜里突然钻出了这样一句话。 她眼前隐约闪过了一些记忆片段…… 好像很久以前,他们就认识了吧? 虽然回想起那些记忆的时候,她总是体会不到任何感情,也不会有什么心理波动,但不知为何,她还是很乐意去想。 …… 那时候,这人总是满脸胡茬,双眼布满血丝,一开门,嘴里必定叼着烟,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 但是在看见她的一瞬间,这人的脸上就会立刻露出轻松的笑容。 “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那只大手会伸出来,乱揉她精心打理好的头发。 “你又吃泡面?说过多少次了,对胃不好,你就不能自己做点什么吗?”她推开他的手,说道。 “我哪有你做得好吃?” “我要上课的嘛,只有周末才能来啊!”她一边念念叨叨,一边往里走。 “我做了啊。”那家伙跟在她后面,不用看她也知道,这人正盯着她手里的饭盒流口水。 “做的什么?”她顺手开始收拾乱七八糟的茶几,将沙发上的外套丢进洗衣机。 “煮面……” “泡面吧?” “加了菜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他,说道:“你总是这样……” “反正有你照顾嘛。管家婆大人。”他笑道。 “我哪有那么老!”她假装生气。“再说我也不能一直照顾你啊!” “哎哎。这可不行,你答应我妈一辈子照顾我的。”他很厚脸皮地说道。 “你这……耍赖啊你!算了,你能这样就很好了,可不要变得更不听话啊……” …… 那时候,他好像也一直表现得很轻松…… 叶恋又想起了另外一些片段,这些记忆是她这些日子断断续续想起来的,但她还谁都没有说起过。 大概……那是刚刚开始有记忆能力的时候吧…… 她感觉自己很浑浑噩噩,有时候能记住什么。有时候又什么都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只要一睁眼,那一层血色里,就必定有他的脸出现。 想撕咬,想看他的血从脖子里飚出来,想抓出他的内脏…… 好饿啊……好饥渴…… 但是……怎么动不了?! 好想动手,却不能自己控制…… 好难受啊! “啊啊……”她奋力地挣扎着,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类。 “叶恋别动,来我帮你擦脸。”人类拿着一张帕子,小心翼翼地朝她凑了过来。 “嗷!”强烈的烦躁让叶恋极度抓狂。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凑近自己。 那让她渴望的气息,从鼻腔不断钻进来。甚至喷在她的脸上,她的脖子上。 “我家叶恋果然最好看了,不过沾着血就不太好啦……哎哎,别动别动,你这样我头很疼的……” 好吵……好吵的声音…… 但动作却很轻,眼神也很柔和…… 为什么?明明是猎物…… 他的掌心有时候触碰在自己脸上,会传来一股让她觉得很躁动的温度…… …… “对了,这是人类的温度。” 叶恋的思维又回到了这家地下商场,这条走廊里。 她仍旧看着被凌默握住的手,呆呆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异色。 “体温……”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慢慢地、很轻柔地,反过去握住了凌默的手指。 微弱的光线中,凌默仍然在狂奔,他没有察觉到叶恋的小动作。 不过他隐约感觉到手更冰凉了,然而他没有放手,反倒握得更紧了一些。 “人类的温度……感觉好舒服。”叶恋微微动了动嘴角,这是她变成丧尸以来,第一次想真正地学这个人类一样,露出轻松的笑容。 黑暗中,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牵强,但眼神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得多…… 她突然觉得,对于冰冷血腥的丧尸来说,人类的体温……无论是内脏、又或者是血液的温度,也许才是真正吸引他们的东西。 他们失去了这些,却又在追逐着这些…… “凌哥。”叶恋突然开口道。 “嗯?”凌默头也不回地问道。 丧尸们正在后面紧追不舍,不时能听见“嘭嘭”的声音。 不过在这种复杂的环境里,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 “你现在……是在照顾……我的吧?”叶恋很轻声地问道。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也不算是吧……”凌默抓紧了叶恋的手,带着她迅速一个转弯,有些气喘地说道,“没你们我也活不到现在的,再说,你们进化的程度越高,就越不需要我照顾了吧?现在都会自己穿衣服了,而且还是内衣!” 他最后一句话明显带着一些怨念…… “我……我们……可以照顾……”叶恋断断续续道。 她说话的同时,一声巨响又从后面传来,随后一个大型玻璃柜就重重地砸碎在了他们身后不到十米的地方。 “卧槽!” 凌默下意识地一把将叶恋按到了自己怀里,精神触手网也立刻张开。 碎得稀里哗啦的玻璃碎片砸在了触手网上,纷纷又被弹回地面。 “没事吧?”凌默胸口起伏着,皱眉问道,“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叶恋从凌默的怀里抬起头来,缓缓摇了摇头:“没……我说,我们可以照顾你的。” “咦?变乖了嘛。嘿嘿,乖乖听我话就是照顾我啦……”凌默很诡异地笑了笑。 前面则传来夏娜的声音:“凌哥?” “嗯?” “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被玻璃割破皮的吧?” “……哈哈哈我这不是本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