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有人想掰弯我的天线!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九十八章 有人想掰弯我的天线!

嘎吱! 铁门被彻底推开的同时,凌默手中的电筒也“啪”一声关掉了。 既然刚刚已经有了那种不详的预感,那么这种肆无忌惮使用光源的行为也就该停止了。 凌默可不想成为活靶子,可能的话,他倒是很乐意成为打靶子的那个人。 四周瞬间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而凌默的视角在关掉电筒的那一刻,就已经转而和叶恋共享了。 虽然这样做会消耗一点精神力,而且对于此刻的凌默来说,哪怕一丁点的精神能量也很重要,但这部分的消耗却是必须付出的。 但在视角转换的那一瞬间,凌默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在黑暗中一闪而逝的红光。 “好黑啊……” 虽然经历过很多次了,但不得不说,凌默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这种感觉。 透过丧尸的双眼所看到的画面始终蒙着一层血色,尤其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当中,看到的东西就好像热成像似的。 不过这双眼睛的确比人类的视力要管用多了,哪怕是在这种绝对黑暗,一点光线都没有的地方,也能够看得比较清楚。 铁门后出现的是一个很宽阔的空间,乍一看的确像是个停车场。 但不管它本来是什么用途,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它现在和停车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地上仍旧铺满了那种半凝固的黏液,而且厚度比外面的走廊还要强上不少。 这意味着在这空间内,有更多的水尸正在里面分泌着体液。 不仅如此。墙壁上,天花板上,也都挂满了这种黏液,有些甚至还在往下滴。 各处都在传来“啪嗒啪嗒”的轻响声,而在这种瘆人的环境下。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股闷热感。 “跟个蒸笼一样……” 这会儿可不是表达惊讶的时候,凌默还要抓紧时间行动呢。 所以他忍着恶心,抬腿迈了进去,同时低声抱怨道。 身后传来夏娜的声音:“可不就是蒸笼吗?不觉得他们就像灌汤包?” “……你这样让我还怎么正确地对待灌汤包?”凌默郁闷道。 “呵呵呵……”李雅琳怪怪地笑了两声,说道,“没关系,反正灌汤包什么的,已经成为历史了嘛。” “学姐智商见长啊!不过用错地方了!”凌默一边说话,一边艰难地挪动着脚步,朝深处走去。 头顶虽然在不断滴落那种白浊液。不过托丧尸视力的福,凌默每次都躲得很及时。 但这样一来,他的移动速度就立刻直线下降了。 让其他人来戴个视线扭曲眼镜,然后一边通过其他角度看周围的情况,一边走直线试试? 这感觉可是相当别扭的! 比较愉快的是。叶恋最喜欢习惯性低头。所以偶尔她的视角会突然转到一对跳动的高峰上…… “咳咳……我看看于诗然她们在哪儿。”凌默说道。 按进度,于诗然她们应该在几分钟前就已经到达这里了。 不过为了节省精神力,凌默在观察无果后,就将视角转换终止了。 这会儿他试着寻找黑丝的所在方位,却仍旧感觉很模糊,只好将主意再次打到了视野转换上。 但视角转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些黏液对精神力的屏蔽实在太强了…… 折腾了一分多钟,又出了一头冷汗后,凌默的“眼前”景象终于出现了一丝异常。 然而就像是信号接收不良的电视一样,这些画面显得很不连贯。断断续续,并且有些模糊…… “这……边……” 于诗然的声音也像是卡带一样,凌默也只能半靠听,半靠猜了。 一抹深深的沟壑同时闪过凌默眼前,而且这抹深沟还在颤动当中。 “咦?她们这是去哪儿了?” 凌默先是吃了一惊,等到画面晃了晃,又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看错了。 那是丧尸萝莉“养”的一对小兔子,可不是地形…… “黑丝你明明是母的,为什么视角老停在这种地方?难道这就是你变异成那样,挂在人家脖子上的真相吗?” 凌默郁闷地吐槽了两句,终于等到黑丝的视角出现了变化。 它好像看向了侧面,红红的画面中,一大团血迹出现在了凌默眼前。 “出事了?”凌默吓了一跳。 黑丝依附的于诗然显然正在奔跑当中,不过速度并不是很快。 那些血迹好像都是她身上的,而且听她粗重的呼吸声,很可能是受伤了。 就算没有受伤,体力消耗也够呛,这对丧尸来说就已经很致命了。 看来她们的情况并不好,也许敌人比她们想象得要强大吧…… 一只首领级丧尸,两只高级变异兽,却像是落到了下风似的,这停车场里究竟隐藏着什么? “对了……小白呢?!”凌默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前于诗然都是骑在小白身上的,这会儿却自己在跑。 而她和黑丝的前方并没有小白的身影,身后也没有动静…… “卧槽,小白呢!”凌默抓狂道。 但是郁闷的是,他只能单方面地接收来自黑丝这边的“信号”,但是却无法和黑丝自由交流。 一个人和一只狗娘怎么可能正常聊天?虽然凌默的确这么期望着…… 这时于诗然又开口了:“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救它?” 它?是指小白吧?当然要救啊!赶紧回去救! 好不容易从动物园拐带了一只国宝出来,而且还越长越拉风……这么正常的变异兽可不能再没了啊! 凌默在心中不断咆哮道。 “咕噜咕噜……”从黑丝处传来了一阵精神波动,但内容凌默是完全没听懂。 倒是于诗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要不先去找凌默?可是……” 丧尸萝莉纠结地捏了捏自己的小下巴:“趁机逃跑不是更好吗?在这里也感觉不到他在监视我们了。” “尼玛!”凌默怒道,“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于诗然图谋逃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执着。 你不是丧尸吗!成天想着这么正经的事情还能叫丧尸吗?! “但是小白……”于诗然天天充当小白的饲养员,对那只变异熊猫好像还是有些舍不得,“小白怎么办呢?” 于诗然犹豫了好一会儿,但就在凌默以为她会毅然决然卖队友的时候,这只丧尸萝莉却突然转过了身去:“我们去看看!” “小诗然……”凌默不由得感动了,谁说丧尸没人性的? “万一他们两败俱伤呢?呵呵呵,值得赌一下!”丧尸萝莉提起了连衣裙的一角,露出了一双穿着皮鞋的小脚丫,猛地开始加速…… “……”凌默瞬间无语,可就在他想多看一会儿的时候,突然一股精神冲击从黑暗中传来。 这是一股更强的精神屏蔽力,而且带有一种侵略性。 但是和凌默的那种操控力不同,这更偏向于摧毁。 猝不及防下,凌默顿时感觉到太阳穴传来一阵胀痛,视角转换也立刻中断了。 不仅如此,他脑子里就好像有一股风暴正在刮动一样,让他瞬间感觉浑身瘫软,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 同时无数画面开始不断地从他脑海中闪过,要不是精神能量够强悍,估计他已经丧失思考能力了。 在尚且清醒的情况下,凌默立刻开始了对这股冲击力的抵挡。 好在这股能量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几秒钟后,这种被冲击的感觉就过去了。 “啊!” 凌默捂着脑袋,痛哼了一声。 “怎……怎么了?”叶恋赶紧扶了他一把,关切地问道。 “没事……”凌默一边揉着眉心,一边皱眉道,“就是天线被人弄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