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偷袭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九十一章 偷袭

凌默在车顶上趴着的同时,那只被他操控着的女丧尸已经搜索完一座大楼了。 但很可惜,于诗然她们并不在这座大楼里。 之前通过黑丝的视角,他虽然没看到外面的场景,内部又很昏暗,但那些黏液的存在就是再鲜明不过的特征了。 凌默还特意操控着女丧尸将地下层都搜索了一遍……因为从于诗然她们的移动方向来看,在地下的可能性更高一点。 但……还是一无所获。 此时当他本体看向那只狂暴者的时候,女丧尸也从那座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钻了出来,又望向了另一座大楼。 “这些不听话的家伙……等找到了,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凌默一边郁闷地想道,一边朝着车外左右张望。 周围到处都是丧尸,他一冒头估计就会被发现,而他所在的地方连一点抵挡的余地都没有。 得想个稳妥的办法…… “啊……对了。” 凌默突然回头看向了自己身后,建筑碎渣中,那只被他操控的苦工正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 “老兄,再辛苦你一下啦。”凌默眼前一亮。 这只丧尸在凌默的控制下又动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紧贴着车厢爬了出来,一只手接住了凌默递过去的刀子。 好好的一把刀子到了这尸偶的手里,顿时就糊满了血浆和灰尘,从凌默的角度看去。根本就是瞬间变成了强力病毒携带品。 不过这种普通的小匕首。凌默从各处不知道打劫了多少。 别说给尸偶用了。就是拿出来当一次性飞刀扔着玩,他都不会觉得肉疼。 这丧尸抓着小刀,慢慢从缝隙里爬了出去,靠近了一只吊在车厢边缘处的同类。 那丧尸正很凶悍地用脚踹着早就挤压变形的车厢,另一只手则抓着铁皮在撕扯。 他一点都没注意到头顶有只同类正在靠近他,更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尸偶爬近了这丧尸后,突然伸手过去一把扯住了对方,然后往自己的方向一拉。 在对方靠近自己的一瞬间。尸偶手中的小刀就划破了对方的脖子。 颈动脉被割断,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瞬间爆了出来。 尸偶丢开他后,这丧尸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就像没头公鸡一样,自带血腥喷泉在尸堆里乱窜。 不过毕竟不是从前了,以前一点血就能让尸群炸开锅,但现在却只是引起了一些小骚乱而已。 而且主要还是因为那只丧尸濒临死亡后突然开始暴走,逮住同类就开始撕扯的原因…… 一只不行,还有第二只,第三只…… 等到车厢附近偷袭不到丧尸后。凌默就干脆控制着这只尸偶在自己的脖子上来了一下。 小骚乱一多,凌默的机会也就来了。 趁着那尸偶还没强行脱离控制。凌默操控着他将一部分丧尸给引到了公交车的另一边,自己则顺着车厢偷偷溜了下去。 这一幕在车内的夏娜他们自然是看不见的,不过他们倒是感觉到缝隙处的压力突然减轻了很多。 木晨疑惑地往外瞅了一眼,正好目睹了丧尸群突然爆发骚乱的一幕。 “这是……凌默搞的鬼吧?” 木晨立刻想到了从车顶爬出去的凌默。 不过光看这些丧尸的骚乱,木晨可猜不到凌默所用的手段。 他只道这是精神系异能者的某种干扰,或者干脆是幻觉一类的方法…… “精神系果然恐怖……”这么一想,木晨突然就感觉后背有些发冷。 这种让丧尸自相残杀的手段要是用在人类身上,那就实在太恐怖了。 凌默这时候已经贴着墙溜到了外面,他的神经也算够坚韧的了,毕竟距离他最近的丧尸和他之间的距离,也就不过三四米左右。 他随时可能被发现,但他却仍旧十分镇定。 和丧尸天天生活在一起,经常承受着可能被咬一口的威胁,凌默的抗压能力早就练出来了…… 狂暴者虽然注意到了前方的异常,但他仍旧很狡猾地没有靠近。 “哼,聪明反被聪明误,要的就是你停在原地别动。” 凌默冷笑着,抬头看向了上方,一根精神触手射了出去,勾住了上方的阳台…… …… 狂暴者还在疯狂地抛掷着那些简易炮弹,以他的体力来看,这场客串自动投弹器的行动还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投掷的目标物内,此时其实只剩下两个人类了…… 就在他伸手去抓一张硬木桌子的时候,这只体型肥硕的丧尸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的双脚诡异地踮了起来,一双巨大的手掌在自己的脖子处胡乱扯着。 那双大手本身是他的特点,也是他之所以强大的原因…… 力气大,能抓取的物品也大,还能当盾牌来用…… 但此时此刻,这双手却成了一种累赘。 如果这会儿有人在他身边的话,就会惊骇地发现,这只丧尸堆满肥肉的脖子和下巴连接处,此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凹陷。 一点血珠已经从凹陷处冒了出来,但他那奇长的粗大手指却只能抓到自己的肥肉而已。 他瞪着一双红眼,一面挣扎,一面艰难地将视线转向了侧面。 他的视线和一双眼睛碰到了一起…… 那小楼的窗口处,此时正静静地站着一个人。 而那双黑色的人类眼睛,也正在盯着他。 凌默的一只手张开,正对准着狂暴者的方向,缓缓拧动着。 在他的“视线”中,十几根精神触手正将狂暴者的双脚固定在原地,而另外十几根触手则勒着这丧尸的脖子。 还有十几根触手正在凝结成一股,对准着狂暴者的眼睛。 他这个动作只是一种心理暗示,为了让他的行动更准确罢了…… 不过在狂暴者眼里,却将这种动作理解为了挑衅。 来自猎物的挑衅…… 而现在,这只猎物正在折磨着他,反过来猎杀着他…… “皮好厚啊……” 凌默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他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才能暂时将这只狂暴者控制住。 原本他的打算是出其不意地割掉这狂暴者的脖子,但现在却成了一场消耗战。 对方的皮肤坚韧度有些超乎凌默的意料,将精神触手实质化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就像是拿着一把生锈的锯子,在试图切开一根硬木。 拉锯战随时可能演变成近身战,这只狂暴者发现他之后,挣扎力度瞬间暴涨。 凌默顿时感觉到太阳穴一阵剧烈胀痛,像是血管正从这个地方被拽出来似的。 这是精神能量消耗突然增强时的表现,而一阵晕眩感也随之传来。 他强打精神,张开的手掌突然收紧。 同时,那精神触手也顺着狂暴者的脖子绕了几圈,开始用力往肉里勒去。 割不断?勒也勒死你! 那准备好的一股触手也突然刺向了狂暴者的眼睛,这狂暴者突然遭受重击,双手顿时一软,双眼紧闭,嘴里则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嘶吼。 “怎么了?” 木晨被吓了一跳,连忙朝狂暴者的方向看去。 结果他正好看见那狂暴者睁开双眼,一只像牛眼似的鼓得老大,另一只则鲜血长流,也不知还能不能看见。 而且这狂暴者还诡异地抓挠着自己的脖子,同时奋力地转向侧面…… “靠!” 木晨大吃一惊,他四下张望着,却根本看不见凌默。 尽管没有发现那个家伙,不过这狂暴者突然变得这么凄惨,显然就是凌默的杰作。 想到这个让自己又怒又无奈的异变丧尸,竟然在众多丧尸的“保护”下被一个人类给偷袭了,木晨一时间完全呆愣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