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糊你一脸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九十章 糊你一脸

“他什么?” 木晨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同时抬头看向了凌默的视角方向。 “嗖!” 一团白影正呼啸着从尸群里飞出,直接砸向了这辆公交车。 体积庞大,声势惊人…… 木晨刚瞥了一眼,浑身的汗毛就都炸起来了。 tm的……那是个石制的花坛! 保守估计至少得有两三百斤重的玩意儿,完全被当成板砖在用啊! 这还不算,紧跟着花坛飞来的,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自行车,摩托,不知道从哪儿找到的微波炉,大一点的甚至还有生满铁锈的冰箱之类的…… 木晨往后一看,顿时一阵咬牙切齿。 怪不得刚才没见那狂暴者,原来跑去搜集凶器了! 他这会儿正站在尸群后面,身边则堆着一大堆破烂玩意儿。 位置那么安全,这狂暴者完全就是悠闲地把他们当靶子玩了…… “这你让我拼个毛啊!”木晨怒吼。 人用的是远程投掷,他却拿着把砍刀,怎么拼? 许舒涵倒是能打他,可一边是不断扔过来的手抛式炸弹,一边是狡猾万分,躲闪动作很灵活,并且将自己的同类当成了盾牌的狂暴者…… 这完全打不中啊! 五分钟……这情况还能坚持五分钟? 狂暴者的准头也不算糟糕,除了之前的花坛偏了点角度,最后砸到了公交车的另一角外。其他东西基本都能达到缝隙附近。 夏娜和木晨两人挡在缝隙前硬抗。没挡几次。手臂就完全酸麻了。 最倒霉的还是木晨,一个黑黢黢的东西飞来后,夏娜突然偏了下脑袋躲了过去。 而木晨不明就里,本能的一刀砍了上去。 “当!” 也不知道是他的刀太锋利,还是那玩意儿已经朽烂了。两者刚一碰撞,那黑色的一团就彻底散开了。 木晨还来不及高兴呢,就看见一大团污水当头浇了下来。 这水来得突然,木晨根本没机会躲开…… “刷!” 从头往下。上半身立刻被这臭水笼罩住了。 “草草草!快告诉我这是个水壶!” 木晨被绿油油的脏水糊了一脸,整个人看上去都发绿了…… 他也不敢闭眼,脸上的肌肉一边抽搐着,一边抬手嫌恶地擦着这些脏水。 “就算不是夜壶,这水也不比那什么好吧……”夏娜斜了他一眼,说道。 真相了! 木晨的心在滴血,这水的肮脏程度,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 “妈的!我要弄死他!” 木晨吼归吼,但还没失去理智。 趁着他们躲“飞弹”的工夫,又有七八只丧尸爬到了车上。这种情况出得去才怪。 其中两只丧尸都已经从缝隙里伸进了半边身子,逼得许舒涵一边后退。一边扫射。 夏娜则迎上去,找机会一刀将对方砍成了两半。 可就这么一个小破绽,就已经逼得他们连缝隙都没法靠近了,只能彻底被压在车厢里被动阻击。 整个车厢内恶臭弥漫,夹杂着浓重的血腥气,汗水更是让他们眼前都模糊了。 体力的迅速消耗,被压制的巨大心理压力,这些都让车厢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重。 刚才还有点斗嘴的心思,但现在却只剩下麻木的战斗了。 “你们顶着。”凌默这时突然来了一句。 “本来就是我们顶着……”木晨回了一句,抽空回头一看,却发现凌默已经不见了。 他刚要破口大骂,却一眼发现了车顶上的一个小洞。 从洞口边缘的手指印来看,凌默明显是从那儿爬出去了。 “他准备干吗?”木晨茫然了。 从那儿可逃不出去啊,难道…… 木晨突然想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性,他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这人找死啊!” …… “呼!” 凌默费劲地从洞口爬了出去,顿时就郁闷了。 虽然提前用精神触手探查过了,但真正爬上来才知道,要在这里活动起来,实在太困难了。 这辆公交车撞进墙里以后,基本就像是镶在了这房间里。 不过车顶和天花板之间,还是留有一点点空隙的。 但这空隙的狭窄程度,也就只够一个人趴着行动,稍微胖一点的人恐怕都没法把手肘撑起来,只能向前蠕动。 还好凌默的体型属于偏瘦型的,虽然头低得有点难受,但勉强还能把上半身撑起一点来。 不过最麻烦的还是周围的那些障碍物,比如被撞下来的碎砖块一类的,有一部分就堆在这空隙里。 车厢内的空气已经够糟糕了,但这上面却更闷人。 而且凌默一动,就有不少细小的灰尘被扬起,呛得凌默十分难受。 周围的光线也很糟糕,凌默足足趴了几秒钟后,才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看清了周围的东西。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精神触手探了出去。 然后,他面前的障碍物就开始自动地朝两边缓缓推开,为他让出了一条“路”来。 这一幕要是让别人看见,可能会觉得挺神奇的……但对于凌默来说,也就是一些小把戏而已。 可凌默这么一边操控着精神触手清理路障,一边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刚刚在木晨他们面前还显得很有精神的凌默,这会儿却一脸疲态,哪怕光线糟糕,也能清楚地看见他脸色有多苍白。 不仅如此,就连那双平时很亮的眼睛,这会儿也显得有些没精打采。 日夜分神压制体内的异常状况,对凌默来说,其实是很有压力的一件事…… 在f团内的时候还感觉不明显,但一旦走出来,需要时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注意周围的情况,甚至像这样抵抗丧尸的猎杀时,精神状况对凌默的影响就开始显露出来了。 “那只黑寡妇……” 凌默不爽地念叨了一句。蜘蛛女皇给他留下的这份“礼物”,还真是让他印象深刻……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越是精神状态不好,越需要集中精神力。 他现在还正操控着尸偶在那些大厦里搜索着呢! 而他的本体,则开始贴着车厢慢慢地朝前方挪去。 没前进多远,凌默就突然听见“哐当”的一阵乱响,随后就看见一只手突然从前方的碎块里伸了出来。 那只手上全是血浆,长长的指甲和瘦削的手掌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 同时一声闷响还从碎块里传来:“吼……” “咦?” 凌默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就乐了。 现成的苦力啊! …… 等这只倒霉丧尸帮凌默把路障完全清理之后,凌默就紧贴着车顶爬到了边缘处。 他躲在那歪歪斜斜的灯箱后面,悄悄地探出头去望了一眼。 车外全是丧尸,大部分丧尸都挂在车上,导致整辆车都在使劲摇晃。 不时能看见前方有鲜血突然飞溅开来,然后就是尸体落地的闷响声。 这会儿同类的尸体已经不能引起这些狩猎者的兴趣了,他们更想撕裂的是车内那些人类的身体。 有木晨他们吸引注意力,车厢上的凌默并没有引起这些丧尸的注意。 就连那只躲在远处的狂暴者,也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狡猾的家伙……找不到你家祖宗,先拿你开刀。”凌默冷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那只尸偶。 对目前的他来说,能同时将目前这些尸偶操控住,其实也不算是极限。 但他没有选择直接操控那只狂暴者,却是有原因的。 那狂暴者的操控难度虽然没有首领级丧尸那么高,但也相当不容易。 于诗然她们那边还情况不明,凌默怎么也不会把精神力全部耗在这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