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里面好黑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八十五章 里面好黑暗

此时在f团内,一双眼睛正隐蔽在一线窗缝后,静静地目送着凌默一行人沿小巷离开。 露西一直看着凌默的背影,直到他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时,才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站在高处,遥望着偌大的一座城市,露西的眼神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茫然了。 活着不再是唯一的目标,她所要争取的,还有很多…… 凌默和f团的合作,此时成了露西的一种动力。 奇迹小队…… 露西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声。 这支小队是凌默留在f团的一把利刃,既能为他谋取更大的利益,也能和露西互惠互利。 这一点,凌默和露西心照不宣,奇迹小队的成员心里很清楚。 不过至少在现阶段,刚刚成形的奇迹小队,还需要更多地倚仗身为会长的露西。 “自作主张地把麻烦留给我,结果却连再见都不想说啊……” 露西突然撇了撇嘴角,朝着凌默离开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也不管他是不是能看见…… …… “咝~!” 凌默猛地感觉到脖子后蹿起了一股寒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向了被抛在身后的省电视台大楼,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于诗然她们身上。 光靠感应,凌默也只能确定她们的方位,无法准确找出她们具体在什么位置。 通过黑丝的视角,凌默倒是可以肯定她们应该在某座大厦内,但这附近到处都高楼,哪怕同一方位上,也足有好几座楼房矗立在那儿。 要是身边没有木晨三人。凌默早就毫不犹豫地挨着搜过去了。以他的速度,这也花不了太长时间。 但有这三人跟着,自己不加紧赶路,却专往大楼里钻…… 这种反常的举动。就跟张嘴大喊“我有问题,快来怀疑我”没什么两样了…… 得想个办法,解决掉这个问题才行…… “考虑不周啊,昨晚就该让她们老实待命的……话说回来。她们到底是怎么钻到这种地方去的?”凌默对此一头雾水。 而且这话他也就是想想,最近这几天的晚上,他哪有那个工夫来分心处理这些事…… 此时从黑丝的视角看去,她们显然已经又下了一层楼。周围的黏液也变得越来越多。 哪怕通过黑丝这个“中转站”,凌默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恐怕穿过这条黏糊糊的通道后,到达的地方不太可能是什么好去处…… “里面好黑暗啊……”凌默头皮有些发麻。心中感慨道。 周围光线又下降了许多。这下就更难判断具体位置了,而且两边也看不见窗户,通过观察窗外景物来定位的办法也行不通。 不过黑丝的精神波动却明显兴奋了起来,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可口的美味,迫不及待想要扑过去似的。 这种感应凌默很熟悉,每次黑丝看见他的时候,精神波动就是这样的…… “果然是在狩猎……不过她们到底在猎什么啊……变异兽?异变丧尸?新型变异种?”凌默越发觉得好奇。能让黑丝兴奋的猎物可不多。莫非是首领级丧尸?不应该啊……首领级丧尸有这种癖好的他还没碰到过呢。 那么……霸主级? 但要是霸主级,这狩猎双方的位置就该换一下了…… 而且凌默很快又有了新发现。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凌默和她们之间的感应却没有因此变得更清晰。 这种感觉就好像精神联系受到了什么阻碍似的,就仿佛有一层薄膜挡在他们之间一般。 凌默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但随后他就注意到了那些黏液。 这些黏液挂得到处都是,除了恶心人之外,肯定还有别的用处。 这周围也没有其他异常,如果真有什么东西对他的精神力造成了干扰效果,毫无疑问就是这些黏液了。 这里距离f团也不算远,却一直都没有被发现,想来也是这些黏液的功劳。 发现这一点后,凌默对这个“消化器官”顿时也来了兴趣。 他身为精神系异能者,对精神力的锻炼倒是从不懈怠,可却始终没找到任何有效屏蔽其他人精神探测的方法。 要是能证实一下这种黏液的确有对精神力的屏蔽效果,那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当然了,要是能找出屏蔽原理,那就更好了…… “你赶路的速度一直都这么慢?”木晨这时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凌默看了他一眼,道:“你急什么?” “我跟分部的联系断了,你说我急不急!”木晨抓狂道。 这都得怪凌默,一个小手脚,就把他脑子里那团来自0号的精神种子给弄没了。 不仅如此,连他跟分部的精神联络,竟然也彻底断了。 当然了,他的保命办法还在,这点他和凌默彼此都清楚。 不仅是他,就连许舒涵和夏至也是一样。他们脑子里虽然没有精神种子,但也被掐断了联系。 郁闷之余,木晨也对凌默的这种手段很忌惮。 果然这家伙就是0号的克星啊……但0号是费了多少力气研究出来的?怎么就被这怪物给克制了呢…… 不过木晨不知道,这种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神秘手法,对于凌默来说,却只是两个很简单的小手段而已。 一个精神绞杀,不用太强,就足以切断这些非精神系异能者脑子里的那点猫腻了。 即便没有彻底切断,短时间内他们也不可能再用。 至于0号的精神种子,处理起来就更简单了。 两个字:吞噬。 毫不客气的笑纳了这一团十分纯粹的精神力后,凌默这些天因为那些异常所消耗的精神能量,顿时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这倒是个很意外的收获。 不过在吞噬的时候,凌默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没能把这团精神种子彻底吞干净。 还有一些残渣,就藏匿在木晨的意识深处。 要想把那些残渣吸出来,就不可避免地要伤害到木晨的精神光团。 而一旦凌默那么做,这些精神能量就会对凌默的入侵发起反攻,也就是凌默所猜测的那种最后保命手段。 这办法很被动,但却让凌默很感兴趣。 如果能在自己的精神光团内搞上这么一出,那么一旦受到外来精神力冲击的时候,就多了一重保障。 不过要实现起来其实并不怎么容易,把自己的精神力分离出来,又放回自己的精神光团里去,还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想想都麻烦啊! “你倒是说话啊!”木晨吼道。 “反正你不是要回去了吗……”凌默很淡定的说。 许舒涵跟在一旁默然不语,但看向凌默的眼神却有些意味深长。 两人的目光一接触,笑容顿时都变得有些心照不宣。 “你们眉来眼去干嘛呢……”木晨这时候倒是变得眼尖了,凑过去问许舒涵道。 “注意你的用词。”许舒涵白了他一眼,道,“他不相信我们,所以用了这一手。现在我们既是他的合作伙伴,也是俘虏。这你还不懂……” “靠!!”木晨发泄似的低吼了一声。 “不过他既然还愿意动这种手脚,倒是也证明了他的确有合作的诚意。”许舒涵接着道。 “这还能叫有诚意?”木晨不禁翻了个白眼。 “当然算了,他要是就这么跟我们去,我反倒会怀疑他是不是别有居心呢。”许舒涵也没刻意放低声音,显然是不怕凌默听见。 她有些戏谑地看了木晨一眼,忽然道:“不过你的确该着急,艾峰要是觉得你死了,会不会立刻找人顶替你的位置呢?” “……”木晨无语了几秒后,突然冲着凌默喊道,“兄弟,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要不要再考虑下!买一送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