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七十九章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呼!” 半夜,凌默突然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月光下,他的脸色看上去很糟糕。 “怎么了?”被窝里又冒出了三个脑袋来,都疑惑地盯着他。 “没……”凌默摇了摇头,然后往后一靠,有些粗重地喘着气。 夏娜支着下巴看着凌默,说道:“不对,你精神力很混乱。” 她有个纯粹的精神体在身体内,对精神力波动的感应自然很敏感。 “嗯……做了个噩梦吧。”凌默苦笑道。 夏娜盯着他看了两眼,然后信以为真地摇头叹息道:“真是麻烦的人类……” “什么是噩梦?”李雅琳则开始提问。 而叶恋看了凌默一眼后,突然抬起头来,嘴唇轻轻在凌默的脸颊上碰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道:“别……别怕……” “知道了。”凌默心中一暖,揉了揉叶恋的脑袋。 噩梦? 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噩梦。 实际上,自从被蜘蛛女皇抓到过之后,他就一直出现这种情况。 白天他还能自己控制,但到了夜晚精神松懈的时候,那些异样的感觉就会变得格外明显。 血液流速加快,精神波动开始变得剧烈,老是有一些幻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蜘蛛女皇,那只异变丧尸,一定是趁着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对他做了什么…… 可精神光团已经被他仔仔细细地搜索过很多次了,绝没有任何遗漏,但还是没有发现。 这样一来就可以肯定。她做的手脚。一定是藏在这具身体的某一处了。 可这样能怎么找?把自己解剖了? “感觉就像被绑上了一个不定时炸弹……”凌默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有些郁闷。 这件事他倒是没有怪谁,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大意了。 只惦记着涅槃,却没想到蜘蛛女皇竟然也盯着他。 现在暂时没有别的办法,要想找到身体内的异常,恐怕只有等他的身体完全变成丧尸的时候。 丧尸对于身体的情况感应格外敏感,这是人类远远比不上的。 “至少在她繁殖之前,我还有时间。暂时不会要命的,这么一想就心安了……”凌默刚自我安慰了两句。就突然一阵光火,“心安个毛啊!” 被一只丧尸这么算计,凌默很不爽! 不过好在对方不是什么一般的丧尸,躲进丧尸群里就找不到了。只要她对自己还心怀不轨,就总能找到的。 但在找到她之前,自己得先想办法把炸弹解除了。 要找炸弹,先改造身体,而要改造身体…… 凌默将目光转向了身边躺着的女丧尸们,然后伸手扶了扶自己的腰…… “凌哥的表情……好奇怪……” 正偷偷打量凌默的叶恋此时默默地拉起了被子,然后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 与此同时。在f团某处的一个小房间内,一个人影也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又感应到了!” 木晨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兴奋不已地左右张望着。 对方自然不会在这儿,但肯定就在电视台的某一处。 连续几天的感应,让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对方了。 “不过这人为什么总是半夜出没啊……” 木晨迅速披上了衣服,然后悄无声息地溜上了楼。 现在他已经能确认对方的大致位置了,完全可以试着去找找。 至于夏至和许舒涵,他没喊,因为人多反而坏事。 前两天他也出门找过,但因为实在太难定位,所以根本一无所获。今天他也没抱多大希望,但总要尝试一下的。 半夜的f团内很寂静,偶尔能听到巡逻人员的脚步声。 以木晨的实力,要躲过他们的巡查并不难。 黑黢黢的电视台大楼内,只有少数几个地方亮着昏黄的灯光,而这些地方往往用黑布挡着窗户,以确保不会吸引到丧尸。 在这种阴森的氛围中,灯光下,一条人影突然蹿过,随后又在某处阴影中停了下来。 木晨一边感应,一边向上搜索着。 “又快没了!”木晨突然焦急起来,“给点力啊,别在这时候又没了啊!” 他加快了速度,但就在他悄无声息地到达一处楼梯口时,却突然浑身一僵,停下了脚步。 木晨敏锐地转过身去,一双眼睛迅速地扫向了阴影处,同时低声喝问道:“谁?” 没人回答,但刚刚那一瞬间被盯上的感觉,却让木晨顿时警惕了起来。 他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出现,又慢慢地转过了身去。 “卧槽!”木晨险些没吓得魂飞天外,在他面前,此时正阴森森地站着一个人影。 “你这个时间,来这里干什么?”来人问道。 “我……怎么是你?”木晨刚想回答,却突然发现,出现在这里的人,竟然是“大哥”。 他觉得有些不对,自己正在搜寻那个人的踪影,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大哥? 而且刚才一瞬间,他的感应突然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这也太巧了…… “怎么不能是我?我房间在这层楼啊。你来这儿干什么?”凌默也狐疑地问道。 别说他正好醒着,就算睡着了,有人靠近时他也会有一点察觉的。哪怕他没感应到,不还有叶恋她们吗? 不过这人都接近到这儿了才被发现,也说明他很有些隐蔽手段了。 实际上,木晨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凌默所在的房间,也不过就十来米左右了。 木晨不说话,凌默也没再问。 两人各怀心思,静静地对峙了起来。 沉默了两分钟后,木晨突然开口道:“哥们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嗯,我知道你是谁。”凌默接了过去。 “……”木晨顿时被噎住。 那种不祥的预感越发明显起来,眼前这人真是那个又贪财又坑爹的家伙? 他说的知道……到底是知道什么? 木晨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被动,这话他没法接,一接过去,就等于自报家门。 “也知道你来干嘛。”凌默又说道。 话说到这儿,木晨总算明白了。这人还真不是诈他…… “那……”木晨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没等凌默回答,他又接着说道:“你把我们绑在你身边,既帮你训练了队伍,又被你一直监视着……你……” “靠!!你是凌默?”木晨自己反应了过来。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木晨就突然意识到,其实有很多证据都已经指明了这一点,只是他完全没注意到罢了。 一开始和凌默的接触,让他对这人有了一个根深蒂固的第一印象,结果后来再出现那些细节问题的时候,竟然被他完全无视了…… “啊啊啊……”木晨心中顿时开始咆哮起来。 凌默太无耻了!这么有实力的一个人,面对三个陌生人居然也撒谎,而且还打劫! 谁能想到他这种人,就是那个传闻中很厉害的家伙? 难道刚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他当时的犹豫不决压根儿就不是因为为难,而是在想怎么算计他们! 木晨一阵咬牙切齿:“你这混蛋……” “别这么说啊,我们最近不是相处得很愉快吗?”凌默笑道。 “愉快个毛!我还帮你打工!”木晨越说越郁闷,他突然感觉到自己需要补充下智商了。 虽说总有人被蒙蔽,身在一个简单的骗局中,看着众多的破绽却不自知,但木晨一直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接个电话就跑去给人汇款的人…… 但这会儿他却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不过要怪,就怪他把凌默设想得太狂拽酷炫叼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 万万没想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