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成天不说话,必定有所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七十五章 成天不说话,必定有所

反应过来后,在场的四人顿时觉得遍体生寒。. 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儿,甚至还是在遇到了多次危险的情况下,这才磕磕绊绊地到了这里。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已经有一张纸条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是……他吧?”古霜霜突然开口说道。 在场的人一愣之后,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除了他,还能有谁? 一想到凌默能在不惊动任何丧尸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潜入这里,放上一张纸条后又全身而退,而且整个过程都很可能是在昨天晚上完成的,叶开等人就体会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差距……太大了。 但在无力之余,叶开四人对视一眼后,又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种期待。 跟着这样的人,自己的前途是不是会更光明一点?会不会找到除了活下去以外的其他希望? 叶开想得最简单,他除了活着,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变得更强。 比现在更强,强到足够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闯荡,强到……能够去找到他,然后杀掉他…… 一想到他,叶开那双凶神恶煞的眼睛里,就闪过了一丝深深的憎恨和痛苦。 只不过这一抹异色一闪而逝,在场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罢了。 要变强,还有什么比跟着一个比自己强十倍,强百倍的人来得更快? …… 而张新成就想得比较复杂了,他是个老成持重的人,尽管实力不强,但在f团,他并没有混成瘦猴那样。可以说他是个存在感很微弱的人,既不出风头,也没有被人踩在脚下打压。 答应进凌默的小队,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想过要得罪凌默。 在他看来,凌默早晚是要离开的,他不属于f团。所以这个小队,多半也是暂时姓的而已。 但加入之后他才发现,凌默对这个小队很重视。 而经过这一天的演习和训练后,张新成觉得,自己的潜能好像突然被激发了出来。 许多异能的应用方法,以及这种默契的团队配合,都是他从前未曾体会过的。 这种感觉……很好,真的很好。 在丧尸面前,他尽管内心还恐惧,但已经有了反抗的能力,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能逃跑…… 如果一开始异能觉醒的时候,他就已经掌握了这些方法,那么,那些亲人也许就不会死在自己面前了吧…… 张新成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剧痛,但在这种剧痛中,他又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过去的事情无论如何后悔,都不可能再改变了,但未来呢? 奇迹小队,对他来说是个极好的机会,是一直随波逐流地平庸下去,还是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瘦猴和古霜霜两人则完全处于兴奋状态,他们在f团都是处于很弱势的地位,对自己的异能也从来没有任何信心。 但经过今天,他们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废物,垃圾,而是真正的异能者,地位不比别人低,作用不比别人小。 这种得到认同的感觉,让他们感觉舒爽极了! 而这巨大的改变,是凌默给了他们机会。 “你们……怎么看?”瘦猴突然问道。 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低头看向了那张纸条。 “来吧。”古霜霜突然伸出手来,很是激动地说道,“跟着凌哥,一起创造奇迹。” “嗯!奇迹!”瘦猴也紧跟着将手放了上去,由衷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对他自己来说,那就是个奇迹。 “奇迹。”张新成也把手放了上去,低沉地说道。 三人的手掌重叠在一起,然后三双眼睛看向了叶开。 叶开微微低着头,眼睛往上瞟着……这姿势很拽,而且他的表情也有些不耐烦。 “你们别盯着我……” “……” “服了你们了。”在三人的注视中,叶开很无奈地将手拍了上去,说道,“我们能一起活下去,才叫奇迹。” “肯定可以的!”古霜霜使劲点了点头。 “是啊!”瘦猴此刻也有了信心。 张新成微微笑了笑,没说话。他觉得,这还只是刚开始…… …… “你干脆加入f团吧。”许舒涵看了木晨一眼,又回头看了看凌默他们,确定不会被听见后,突然走过去低声说了句。 木晨正叼着烟,听到这话差点把烟都给掉下去:“什么?” “我说,你这么卖力,该不会真的打算就在f团呆着了吧?”许舒涵说道。 “怎么可能……” “你要真的呆着也行,正好夏至觊觎你的位置很久了。”许舒涵继续说道。 啪嗒! 木晨的烟这次是真的掉下去了,这女人果然是媒体人出身啊,一张口就冷不丁爆了个大料。 “等等等等……你是说……夏至他……不会吧,那个闷搔居然觊觎我!”木晨张口结舌,结结巴巴半天才把话说清楚。 “他是觊觎你位置,不是你……”许舒涵纠正道。 “我就是那个意思……”木晨顿时郁闷了,“死闷搔,我就知道他成天不说话,必定有所图!” 许舒涵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又将话题给扯了回去:“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现在不没办法吗?f团的人都防着我们,什么话都不说。只有这人愿意跟我们接触……”木晨很可惜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烟头,想了想,还是蹲下去捡起来了。 虽然有点脏,但这年头烟是抽一根少一根啊…… “先取得他的信任也不错,再说,我们跟f团也没仇。见崎在这儿做的那些事,你我都清楚对吧?虽然谈不上什么愧疚,但……唉,大家都不容易。”木晨叹了口气,又贪婪地吸了口烟,“没点牺牲,我们要做的事永远都不可能成功,这一点我很明白。” “做都做了,就不要找这些借口了。”许舒涵白了他一眼,突然说道,““你说……f团的人是不是被下令封口了?” 木晨一愣,然后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你别说……还真有可能。” “那如果这样的话,不就更说明问题了?”许舒涵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她看了木晨一眼,突然掏出了录音笔,然后将一只耳机递了过去:“你听听这个。” 木晨疑惑地接了过来,塞进了耳朵里。 许舒涵按下了播放键,一个断断续续声音立刻传入了木晨的耳朵里:“……是……嗯……凌哥……” “凌哥?”木晨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你哪儿弄来的?” “参照狗仔队……”许舒涵含糊地回答了一句,转而说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可以说明一件事。那个凌默,就在f团,而且从f团的反应来看,他和见崎的死有关。我觉得,他和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应该是同一个。” “不……不是应该。”木晨突然摇了摇头,“我觉得就是一个人,肯定是。” “理由?” “直觉。虽然还没见到,但是我感觉就像是已经和他接触过了一样。”木晨说到这里,有些费解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许舒涵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没啊。”木晨否认道。 许舒涵审视般地盯着木晨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向了凌默他们:“靠你是套不出什么了,你只会给人白打工。还是我去问问吧。” “哦。你加油。”木晨毫无诚意地鼓励了一句后,又调头看向了窗外。 他的手指还停留在太阳穴上,眼神像是在看向远处,又像是在茫然发呆。 “给点反应啊,这么模糊的感应,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啊……” 木晨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又长长地叹了口气。